<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18章 终极启示
    汽车飞驰,窗外的景物飞快地向后倒退。

    可是,车上的赵玉等人,哪里还有心思去看风景?

    此刻,他们正在赶往江兴县的路上,要亲自到那里的现场查看,并且与那位名叫刘玉堡的举报者见面。

    江兴县距离北迁有110公里,好在有高速公路,如果速度够快,他们完全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到达现场。

    “曾可刚刚发过来消息!”车上,苗英看着自己的手机说道,“他已经查过,刘玉堡的身份属实,他的姐夫在当地非常有背景,刘玉堡仰仗着姐夫的威名称霸校园,欺压同学,连老师都敢怒不敢言!

    “还有……郎向前方面也已经证实,江兴县以及附近县市都在他们公司的经营范围之内,韩宽一定去过那里的!”苗英又道,“所以……韩宽找上刘玉堡的几率很大!”

    “嗯……如此说来……”车上,赵玉指着自己的笔记本说道,“在腊月26的凌晨,韩宽应该还做过一起案子,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成功!”

    “恶魔案的9起案子里面,没有一起发生在江兴县附近!”冉涛说道,“所以,这个地方一直被警方忽略,认为和恶魔案没有关系!”

    “这样一来,就全都对上了!”苗英说道,“韩宽是腊月23去的广安,并且在腊月25的凌晨,犯下了最后一起恶魔案!但是……犯案之后,他并没有返回北迁,而是从广安直接去了江兴,准备从江兴再杀一个!而那个目标,正是刘玉堡!”

    “真够疯狂的了!”冉涛叹道,“是不是已经杀红了眼?还想一天杀一个吗?他原计划腊月27离开,难道27还要再杀一个不成?”

    “我想……”赵玉推敲道,“韩宽应该是提前调查好了相关资料,所以才敢那么疯狂杀人的!他的目的性非常明确!”

    “不知道,在准备杀害刘玉堡的过程之中,到底是什么让韩宽罢了手?”苗英表示疑惑,然后又自问自答地猜测道,“我估计,应该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吧?会不会……被另外一个人看到了?”

    “太有可能了!”冉涛说道,“刘玉堡是从顶楼的楼道里醒过来的,人都已经快要到位了,没理由收手罢?没跑了,肯定是被什么人给看到了!”

    “可是……如果有目击证人,为什么这个人一直在沉寂着,不站出来呢?”苗英琢磨道,“而且,为什么韩宽回北迁的时候,显得那么惊慌?如果目击证人看清了他的样貌,那他也就没必要再去栽赃郎向阳了吧?”

    “哇塞!”冉涛一惊,忙捂着胸口猜测道,“你们说,会不会……目击者的确出现了,打乱了韩宽的杀人计划,但是……但是……韩宽却把这个目击者也给杀了!?由于不是采用他惯用的杀人伎俩,杀人匆忙、抛尸匆忙……所以他才会显得那么慌张!?才会早早地离开北迁,逃回了老家?”

    “这……”苗英皱眉,重重叹道,“要真是这样的话,如果能找到尸体,那就好办了!只不过……唉……”

    赵玉自然知道苗英唉声叹气的原因,时隔那么多年,就算真有那么一具尸体,又何从找起呢?

    刹那间,赵玉甚至感觉自己前去江兴都是一个错误!试想一下,到了案发现场又能怎样?刘玉堡说,那个嘉禾小区已经完工多年,现在都算是当地的老住宅小区了,怎么可能还有线索留存?

    在此之前,他们也向刘玉堡询问过,问他当年被人昏迷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证物留下,比如当时的衣服、鞋帽之类?

    然而,刘玉堡的回答自然是否定的,那么多年前的衣物,就算还能找到,也必然清洗过很多次了,找到证据的可能性已然微乎其微……

    不过……一想起自己今天开出的“艮坤”卦,赵玉便重又拾起信心。他坚信,副本奇遇的启示必然有着一定的道理,所以这次江兴之旅,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开车的司机知道赵玉等人着急,也不顾超速违章之类,一路150多麦,连一个小时都不到,便开到了江兴县境内。

    根据导航提示,他们很快来到了那个嘉禾小区的门口。虽然江兴县不属于金源省管辖,但毕竟特调组的名头响亮,所以一早有当地的刑警在那里早早等候,而举报人刘玉堡亦是来到现场,为赵玉等人指示了他当年从昏迷中醒来的地方。

    “警官,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出太阳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刘玉堡朝小区的某栋居民楼一指,“我就是从这栋楼最高的那一层的楼道里醒过来的呀,后脑勺上的大包过了很久才好的……”

    “组长……那我们……”苗英指了指楼道口,那意思是不是现在就上去看看?

    然而,望着已经是老旧残破的居民楼,赵玉却没有做声,他紧锁着眉头,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许久,赵玉这才转身冲刘玉堡问道:“你再好好回忆一下,当初……你醒过来之后,有没有发现别的异常?”

    “别的?”刘玉堡想了想,说,“没有了啊?就是特别想不通而已……我一直到出了小区,走到大街上,才想明白我到底在哪儿呢!”

    “那……看到人了没?”

    “没有……一个都没有!”刘玉堡肯定地说,“当年这个地带可偏着呢!有的楼还没封顶!又正赶上过年,别说小区里边,大街上都看不见几个人,我走了好远才找着个摩的,把我送回家的!”

    “警官……”这时,一位当地民警上前汇报道,“我们详细调查了一下,当时的开发商和政府闹了一点儿小矛盾,建筑工地在过年那段时间全面停工,连一个看大门的都没有的!”

    腊月26,又是一个偏僻的未完工的小区……

    赵玉嘟囔了一下,然后便进入楼道,一直上到6楼,来到了当年刘玉堡醒过来的地方。

    楼道已经破旧不堪,两旁的住户也已经住了那么多年,大门紧闭着。

    很明显,这里已经不可能再找到15年前的任何东西了……可是,赵玉却望着昏暗的楼道,踱起了步。

    少卿,他迈步来到了楼道的窗户边,由于年久失修,窗户上的玻璃已经没有了,站在那里可以感觉到冷风扑面。

    赵玉向窗外眺望了一下,但见外面的街道上,亦是格外冷清。只不过……当他驻足眺望的时候,脑中却忽然跳出了一个念头。

    “对呀,大年26!15年前的腊月26……”赵玉小声念叨着,然后对苗英说道,“苗组长,你发现了没?其实,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非常精确的时间呢!”

    “哦……”苗英冰雪聪明,赵玉这么一说,她立刻领悟,急忙转回头冲当地刑警们命令道,“你们现在马上去查一下,15年前的腊月26那天,在这座小区附近,发没发生过什么案子?不管是大案小案,哪怕只有一个报警记录也好!”

    “对!”赵玉看了看表,表情凝重地说道,“时间紧迫,你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给我们查到!要不然,耽误了恶魔案破案,我就向你们省厅追责!”

    赵玉说得如此严重,当地刑警自然不敢怠慢,立刻飞奔下楼,往局里面汇报去了……

    “两位组长……”下楼的时候,冉涛对赵玉二人小声说道,“不至于吧?如果这附近有案子……嗯……哦……”冉涛仅仅说了一句,便赫然领悟了重点,忙说,“我明白了,原来,我忘了刘玉堡的事根本没人知道了,所以……”

    “所以,就算这里出过案子,也没人会把它跟恶魔案联系在一起!”赵玉说道,“而如果韩宽真在这里出现了意外的话,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说话间,三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谁知,他们才刚下楼,便有一个当地警员拿着手机上前,不太确定地对他们说道:“领导……我们刚刚查到了一个消息,15年前阴历腊月26的凌晨3点14分,在嘉禾小区东面的玉河大道上,曾经出过一起——交通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