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17章 我可能捡了一条命
    “难道……”崔丽珠瞪大眼睛猜测道,“韩宽在广安遇到了什么意外?而这场意外,就在他进行最后一次杀人的时候?我的天!会不会……有目击证人!?”

    “有可能……”苗英不确定地点头,“但是……最后一个死者确确实实是死了的,就算发生意外,也不能导致他迟了一天返回北迁吧?”

    “他神色慌张……”冉涛又道,“出什么事才会神色慌张?他爸妈至今建在,家里应该没出什么大事吧?”

    “赵玉,要不……我们去趟广安?”苗英犹豫着问了一句。

    “没用!”赵玉摇头,“广安的案发现场是拆迁中的废弃楼房,现在早就没有了,过去也什么都看不到!”

    “那……”苗英又道,“我给吴秀敏打电话,直接问询韩宽本人?”

    “先等一下……别着急!”一时间,赵玉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面劝阻苗英,一面来到其中一面白板跟前,从众多的线索中仔细地寻找起什么来。

    组员们早已习惯了赵玉的思考模式,全都屏息凝气,谁也没有出声。

    赵玉则手按白板用心思索,完全投入到了案情之中……

    一直过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赵玉这才敲打着白板上的一行文字,说道:“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当初……”他转而面向众队员说道,“当初,我就感觉自己有个扣一直没有解开,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明白了!”

    “那……”苗英着急催促,“问题在哪儿?”

    “就在这里!”赵玉再一次指了一下那行文字,说道,“当初……我们只记下了恶魔案凶手为什么会停止杀人这一个问题,却忽略了这个问题之后,还有一个衍生问题……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们,因为写下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的信息根本不全!”

    “组长啊……老大……”冉涛懵懂挠头,“就不能通俗易懂一点儿么?”

    “你是说……”苗英猜道,“韩宽之所以就此收手,有可能是源于这场意外!?那么……什么样的意外,才能让他收手?”

    “不光如此……”赵玉用心用力地说道,“还记得……恶魔套装吗?现在看起来,恶魔套装就是韩宽用来陷害郎向阳的!可是……我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话不对!怎么没有想过?”崔丽珠抢白道,“你不是说,因为1年以后,恶魔案引起轰动,韩宽担心警方查到自己,所以才回来栽赃的吗?”

    “是啊!但是有一点却被我们忽略了!”赵玉重重地说道,“仔细想一下,他为什么会担心警方查到自己呢?如果韩宽真的无懈可击,那他干嘛还要回来栽赃!?”

    一句话,赫然把众人问楞,偌大的办公室顿时鸦雀无声。

    “正所谓画蛇添足……”赵玉继续说道,“栽赃的话,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举动,作为罪案专家的韩宽来说,他应该非常清楚。可即使这样,他还是那么做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崔丽珠恍然大悟,“说明当时韩宽确实出现了重大失误,确实留下了重要把柄,他确实担心会被警方查到,所以才要铤而走险,前去栽赃……”

    “对!”苗英亦是明白了赵玉的意思,附和道,“我觉得,应该是韩宽在杀人过程中出现了意外,留下了什么决定性的证据……可是……即使这样……”

    说到此,苗英的眼神忽然暗淡了下去。

    “可是……”赵玉亦是不无沮丧地说道,“那些证据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当时重要,却并不代表现在仍然重要!时隔15年之后,韩宽确信,那些证据已经消失,所以……他才会表现得那么镇定,那么有恃无恐!”

    “啊?”冉涛郁闷,“说了半天,等于是白白兴奋了一场啊?反正都是没有证据,那还有什么用?”

    “不管有没有用……”苗英说道,“但韩宽当时出现意外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得搞清楚,这场意外,到底是什么?”

    “对!”崔丽珠附和,“要万一……真有目击证人呢?”

    “不可能!”冉涛说道,“当年恶魔案那么轰动,要是真有目击证人,还会等到现在吗?”

    “别着急,至少……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方向!”赵玉耐心地劝了一句。

    “老大,不能不着急啊……”冉涛焦躁地看着表说道,“还有9个小时,韩宽就要被释放了!”

    “释放就释放呗!”崔丽珠无所谓地反驳道,“找到证据,再抓起来就好了!”

    “什么嘛,要是韩宽跑了怎么办?”冉涛不服。

    “跑了就更说明他心虚了,跑了倒好……”

    “但是,那就坏了风水了……”

    “我去,你们警察还信风水么……”

    “……”

    听着冉涛和崔丽珠相互争辩,赵玉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得住气。因为,他还在耐心地等待着,那个重要时刻的到来。

    他深深地相信系统,今天的“艮坤”卦是绝对不会白白开出的,而副本奇遇,也必然有着重大提示。

    等待中,赵玉看到一早有人送来了早餐,便随手打开餐包,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而且,还气定神闲地让崔丽珠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期间,北迁工作组给他们送过几次资料。吴秀敏还给赵玉打来了电话,询问案情进展,以及汇报黄金城方面的工作情况……

    终于,距离奇遇发生时间越来越近了,而就在刚刚到点的那一刹那,办公室的电话忽然铃铃铃地响了!

    “喂?”赵玉正好距离电话最近,急忙第一个冲过去接听。

    “特调员您好,我是接待中心24号警员!”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声音甜美的女子声音,“我刚刚接到了一位来自江兴县群众的反馈信息,他说他有关于恶魔案的重要信息要向警方汇报。我刚才记录完毕之后,感觉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

    江兴县?

    赵玉听说过这个地名,该县位于北迁以北较远的地方,那里非但不属于北迁地区,而且已经出了省界。

    “是这样的!”女警员继续说道,“这名男子叫做刘玉堡,他在看过新闻之后,感觉15年前,在他身上发生过的一件亲身经历,与恶魔案有些相似……”

    “什么!?”联想到今天的副本奇遇,赵玉顿觉浑身一颤。

    “嗯……”听到赵玉如此惊诧,女警员有些惊慌,急忙说道,“特调员同志……这样吧……如果您觉得该信息比较重要,我现在就给他回拨过去,您亲自问他!”

    “嗯……好!”赵玉想了一下,立刻挂掉了电话。

    “老大,怎么了?”

    听到赵玉的异常声音,组员们也都凑了过来。

    几秒过后,电话再次响起,很明显是女警员已经接通了举报者的电话。

    “喂?这回行了不?能说了不?”接听后,电话里赫然传来一个口音较重的男子声音,赵玉见组员们好奇,便干脆按下了免提。

    “能说了,你再把你刚才所说的情况,详细讲一遍吧!”赵玉出言提示。

    “警察同志,咱可说好了!我可是好市民一个呀,”刘玉堡抑扬顿挫地说道,“我可不是为了什么悬赏奖金来的,我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帮助你们警方破案呀!我可以用我滴人格发誓,我说得都是真的!”

    “好,好……那你快说吧!”赵玉催促。

    “我看了新闻了,哦呀西塞滴我个娘(当地方言)!我感觉15年前的那个晚上,我应该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的呀!”刘玉堡后怕般地说道,“那一天,我姐夫过生日,我多喝了几杯,喝醉了!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楼道里呢,衣服上都是土,脑袋上还磕了个大包!

    “我吧,当时就感觉挺蹊跷的,我晚上虽然喝多了,但那点儿酒不至于断片!就算断片,也不至于回不了家!就算回不了家,也不可能跑那么老远出去,跑到一个陌生的小区里边去的呀!”刘玉堡说道,“而且,我后来慢慢想起来,那天晚上,我似乎是被什么人给捂了一下子,然后就懵了……

    “不过吧……毕竟人没有事呀,所以我当时也没太在意,就走咧!可是,一直到昨天晚上……你们的新闻可真是把我给吓住了!”刘玉堡张皇失措地说道,“真是太像了呀!15年前,我就是个校园霸王,经常欺负人滴啊……可吓死我了!现在想想,那天,我可能真的被魔王给盯上了,我是捡了一条命回来呀!”

    “哦?”赵玉顿觉后脊梁冒出一股寒气,急忙问道,“你醒过来的那个小区,是个什么样子?”

    “就是泰禾小区嘛!”刘玉堡不假思索地回答,“当时还没盖好呢!大过年的也没人看守……”

    “那……”苗英已然听出了问题,急忙急不可耐地插嘴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昏过去的时候,是哪一天?”

    “腊月25呀!”刘玉堡说道,“我姐夫滴生日嘛!这个是不会记错的!”

    “腊月25?”苗英一愣,又问,“晚上么?”

    “哦……对……也对……”刘玉堡想了想,急忙纠正道,“腊月25的晚上,我是半夜12点多从姐夫家出来的,那时候,已经是腊月26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