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16章 寻魔热潮
    赵玉说到做到,当天就在北迁警局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亲自公布了恶魔案的案情进展,把当年恶魔案凶手可能是什么身份,如何寻找目标,寻找怎样的目标,以及怎样假扮恶魔下手之类的细节全都公之于众。

    当然,赵玉之所以公布细节,就是要呼吁当地群众积极配合警方,如果有人能为警方提供线索,警方将会给予高额奖励等等……

    可想而知,该新闻一经发布,立即像重磅炸弹那样,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一时间,媒体躁动,民众沸腾,掀起了一股全民热议的寻魔热潮!

    赵玉也算是开了一个刑侦界的先例,以往但凡警方召开如此规模的新闻发布会,要么是案子已破,向公众讲述真相;要么就是出了新案子,需要民众合作。可是,像调查一件已经沉寂了15年之久的悬案,这在全国范围内,当属首次。

    当然,赵玉并不是意气用事,在召开发布会之前,他不但经过了深思熟虑,目的明确,而且也按照程序向刑事厅做了详细汇报,以及递交了申请。

    虽然明知道恶魔案如此高调处理,有着巨大的隐患,但刑事厅的领导们还是被赵玉那句“但求尽力而为,只为问心无愧”的豪言壮语所打动,一致认为调查真相的过程,远比最后的结果重要!所以最后还是批准了赵玉的请示,并给予了高度的支持。

    当然,除了赵玉的决心以外,领导们也非常看重他现在获得的线索资料,他们同样认为,这是一举侦破这起超级悬案的最好时机!所以,他们完全有理由、有信心和赵玉一起——博一次!

    自从进入特调组之后,这还是赵玉头一次做出如此巨大的动作,所以当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他心里也是非常忐忑,不知道自己这一招儿是否可以收到成效?

    好在北迁警局经验丰富,他们知道新闻发布之后,会出现铺天盖地的反馈情况,所以一早调动了相关警力,成立了专门的接待中心,去接待和处理那些民众反馈。一旦他们从反馈信息中发现重要情况,便会立刻报告给特调组知晓。

    所以,赵玉等人只需要在办公室内耐心等待即可,没必要去亲力亲为。

    媒体的力量是强大的,慢说北迁地区,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恶魔案都是一件知名度相当高的悬案。当赵玉等人打开电视,打开手机之后,有关恶魔案的新闻全都霸占了头条位置,已然传遍全国……

    终于,当新闻发布出了两三个小时之后,接待中心的电话便陆续被人打响,接待员们开始耐心接听,认真记录……

    当天晚上,有五六条最新线索被接待员报送到了特调组办公室,然而,经过核实之后,这些消息要么不实,要么就是无关痛痒……

    不过……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强,赵玉当即抖擞精神,又和组员们奋斗了一宿……

    ……

    眨眼间,一夜过去,新一天的太阳冉冉升起,当第一缕和煦的阳光穿透落地窗,倾洒在赵玉脸上的时候,昨夜因疲惫而熟睡的他这才悠悠转醒。

    不过,眼睛尚未睁开,赵玉便出于本能地开了一卦。结果,开卦之后,他蓦地从椅子上惊坐而起!

    只见系统界面中央,赫然出现了两个大字——“艮坤”!

    我滴个奶奶熊!

    赵玉重重地吸了一口凉气,“艮坤”卦啊!“艮”卦不但出现了,而且还带出了一个“坤”卦!

    这……这这这……

    这个卦文……应该是对应的恶魔案吗?是不是……因为自己多日来的不懈努力,才拼命换出来的?

    今天可是释放韩宽的最后一天,下午6点,韩宽将会在黄金城看守所准时释放,由此成为无罪之人!

    难道……

    蓦地,赵玉猛然想起副本奇遇,打开一看,但见副本奇遇指示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他现在所在的这间办公室,时间则是一个小时之后!

    要是这样的话……

    谁知,就在赵玉来不及振奋感慨之际,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但见冉涛带着两个中年男子,来到了办公室之中。

    “组长,组长……”冉涛急匆匆地来到赵玉跟前,指着那两名男子说道,“你看……来人了,这位是……”

    赵玉抬眼一看,但见其中一名男子是他认识的,正是郎向阳的弟弟郎向前。而郎向前后面的那位却从未见过。

    “你好啊警官!”郎向前礼貌地与赵玉握了握手,然后指着陌生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公司过去的老员工高世伟。昨天看了新闻之后,他就找到我的联系方式,跟我通了电话。在我们经过一番交流之后,我们觉得有必要把当年的一些情况,跟你们反映反映,说不定,可以派上什么用场呢!”

    “哦?”赵玉急忙指着椅子伸手示意,“请坐吧!”

    三人落座之后,那位名叫高世伟的男子急忙说道:“警官,是这样的,当初在向前那里上班的时候,我曾经和韩宽是同一个组的,经常跟他一起出门……我听说……你们怀疑这个人,所以……特意跟你们汇报一下……”

    “哦……”赵玉点头,客气地说道,“请讲,请讲……”

    “唉……怎么说呢!每次出差,我们都住在同一间屋里,在众多的员工里面,我应该算是跟他接触最多的人了。但是,韩宽这个人不怎么爱说话,经常拿着个小本子写啊画啊什么的……

    “这人很闷,但真的很聪明……

    “还有,这人特别喜欢上网,一旦闲着没事了,他就去网吧……有时候……还彻夜不归……我后来都习惯了……

    “还有……这个人好像没有什么喜怒哀乐,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一副不紧不慢,面无表情的样子,什么着急生气之类的,仿佛跟他没有关系……

    “对了,我今天特别想跟您说的就是……”高世伟想了想,说道,“我觉得,韩宽最后跟郎老师请辞,离开北迁的时候……有些反常……”

    “哦!?”赵玉一直认真地听着,当他听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反应强烈,急忙问道,“怎么个反常?”

    “嗯……是这样的……”说着,高世伟拿出了一个小本子,边看边说,“不好意思,记性不太好,这些都是我昨天晚上慢慢想起来的。

    “喏……是这样的,韩宽离开的那一天,是腊月26,按韩宽原来的计划,他应该是腊月27才走的,因为27公司还有一批大活儿,急需人手,可是他却早走了一天!

    “最主要的是,他走的时候,显得特别慌张!我还是头一次看他那样着急,我们还都以为,是他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呢!

    “当时吧,郎老师也生病了,特别难受,他本想让韩宽多留一天,帮自己赶完了最后那批活儿……可韩宽说什么也得走,最后郎老师实在没有办法,这才让会计给他结了帐!”

    “啊?”闻听此言,赵玉隐约觉察到了什么,忙问,“那你还记不记得,韩宽临走之前,去了哪里?”

    “这个记得清楚,是广安!”高世伟肯定地说道,“韩宽一个人去的,从23就走了,直到26早上才回来!我印象里,广安的那批活儿应该没那么复杂,要不然,我就跟他一块儿去了!”

    当赵玉听到“光安”二字之后,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广安正是恶魔案最后一起案子的发生地!既然韩宽临走前从广安回来,分明有着重大嫌疑。

    “那么……”苗英亦是听出了该信息的重要性,急忙问道,“韩宽是独自一人去的广安了?”

    高世伟点头。

    “那郎老师呢?”苗英又问。

    “没有……”高世伟肯定地回答,“过年了,公司那么忙,郎老师自打过了小年就再没出去过!可谁也没想到,他后来……唉……”

    “哦……原来是这样,”郎向前说道,“我那个时候去省会跑关系去了,公司的大小事情,都交给哥哥搭理的!”

    “警官,我要说的就是这些!”高世伟说道,“当初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可是昨天看完了你公布的凶手描写之后,我觉得……韩宽……真的很有问题!你们可要好好查查……”

    “高先生,感谢您提供的资料!”赵玉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与高世伟握了握手,说道,“不过,还得麻烦您一下,帮我们做一个详细的文字记录吧……”

    随着赵玉摆手,曾可立刻上前,把高世伟还有郎向前带去做笔录了。

    这边人刚一走,苗英便按耐不住地指着白板资料对赵玉说道:“赵玉,不对啊!发生在广安的最后一起恶魔案,是在郎向阳到诊所看病的那天发生的,那天是腊月25!”

    “可韩宽……却是在腊月26返回的北迁,并且跟郎向阳递交了辞呈!”赵玉亦是发现了问题,“那起恶魔案发生在凌晨三点左右,广安距离北迁仅有40公里,按道理说,韩宽杀完了人,应该在当天返回北迁才对啊?他……干什么去了?”

    “还有……”苗英亦是惊疑非常地说道,“韩宽为什么会显得那么慌张呢!?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