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15章 问心无愧
    腊月二十三,农历的小年,距离释放韩宽,还有不到两天时间。

    北迁警局,特调组办公室中,赵玉紧闭双眼,用心查看了一下脑中的奇遇系统。可惜的是,他今天开出的卦文中,仍然没有“艮”卦的踪影,乃是一个普通的“巽离”卦。

    虽然案情没有进展,但是系统开出的卦文,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准应验。赵玉才刚刚打了一个哈欠,他的手机便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正是他老妈打过来的。

    赵玉知道,他老妈给他打电话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件事,就是问他到底哪天回家过年?

    可是,对于这个日期,赵玉又哪里说得准?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能不能回家过年,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他拿着电话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接。

    “玉啊……”这时,女神苗英看透了赵玉的心思,急忙来到近前,关切地说道,“为什么不接呢?担心阿姨跟你絮叨吗?案子要紧,但家人永远更重要!还是……赶紧打回去吧,别让阿姨着急!”

    “什么阿姨阿姨的?”赵玉撅嘴一笑,“不该叫婆婆吗?叫咱妈也行啊!对了,你过年……”

    “对呀,我让你回电话就是这个意思,”苗英微微脸红,“我老爸老妈又接任务去了,我今年……总得有个地方过年吧?”

    “是……是啊?”赵玉顿时面露喜色,急忙搂住苗英的蛮腰说道,“嘿嘿,真是太好了!带着媳妇回家过年,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奶奶个熊的,今年不管案子破不破,咱都要回家好好过个大年!”

    “好啊,那还等什么?”苗英娇羞一笑,把赵玉的手机往上一托,然后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工作去了。

    赵玉心花怒放,赶紧打开手机,准备给老妈回个电话,告诉她不管自己工作多忙,都会带着媳妇回家过年……

    谁知,赵玉刚打开通讯录,崔丽珠却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跟前,对他小声说道:“喂,老大,你们都成双成对了,我呢?我咋办?我无家可归呢还,要不……我也跟你回家过年成不?”

    我去……

    闻听此言,赵玉差点儿栽倒,手一抖,把通讯录按飞了都。

    “嘿嘿嘿……看你那熊样!”崔丽珠坏笑一声,撅嘴说道,“要是过年放假,你必须得给我搞个通行证,让我去看我爸!要不然,我就跟你回家……”

    “哦……哦哦……陶香是吧?”赵玉急忙擦汗说道,“没问题,你好好表现,通行证我一定给你搞定!”

    “太好了!你可说话算话啊!”崔丽珠打了个响指,也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小丫头,吓老子一跳!”

    赵玉愤愤骂了一句,这才把手机通讯录重新打开,开始重新寻找老妈的电话。谁知,当他拨动通讯录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号码,不由得怔了一下。

    那个电话号码不是别人,正是写下了黄皮笔记本的金振邦队长!

    哎?

    赵玉认真琢磨了一下,忽然心血来潮,涌起了一股给这位老队长打个电话的冲动。

    是啊……

    金队长当年是03特调员之一,曾经亲身经历过恶魔案的调查工作,那么……我何不向他请教一下,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出个主意呢?

    想到就做,赵玉当即拨通了电话,给金老打了过去。

    金队长一家应该正在准备包饺子,电话里可以听到人员嘈杂,还有剁肉馅的菜刀声……

    当赵玉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金队长这才去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和赵玉攀谈起来。

    赵玉是有求于人,自然不敢隐瞒,当即把恶魔案的所有经过,从头到尾地向金队长讲述了一遍。

    金队长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缓了半天才无比惊诧地冲赵玉吼道:“赵玉啊,你小子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实在是太佩服我自己了,我说我当初怎么跟中邪一样,非得把笔记本交给你呢!现在看起来,真的是托付对了人啊……

    “唉!要不是老头子我疾病缠身,我真想跟你一起去查案啊……”

    “嗯……”赵玉皱了皱眉,催促道,“老爷子,感慨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你先帮我分析一下,就我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有没有办法取证呢?给我支个招吧!”

    “好……好……”金队长想了想,说道,“赵玉啊!你算是找对人了,如果我有办法的话,我就不至于把恶魔案写到笔记本上去了吧?”

    “哎?”赵玉凌乱,“老爷子,你这话好矛盾啊?你到底是有办法还是没办法,来个痛快话行不?”

    “嗯……是吗?”金老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道,“赵玉啊,老了,老了!说话都没逻辑了,我刚才啊,可能是这么想的……

    “主意呢……我是真的一个也没有了,案子能查到这个份上,我对你的评价,只有俩字——够牛逼!

    “我们当初只是隔了一年,而你现在是隔了十好几年,你这样都能把嫌疑人找出来,我老金真是望尘莫及啊!”

    “嗯……”赵玉想要纠正一下“够牛逼”不是俩字,可听到金老大发感慨,还是忍住没说。

    “但是……有些小小的领悟,我还是想跟你分享一下才好!”金老郑重其事地说道,“想当初,能作为特调员,参与那些悬案的调查工作,的确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虽然……我们收效甚微,捉襟见肘,最终也没能破掉几件;虽然……我归来之后,经常受人冷眼奚落……但是……我老金却可以问心无愧地拍着胸脯地说,我不后悔!”

    说到这里,金老显得异常激动:“是!我们的能力确实有限,没能把所有的案子破掉,让那些悬案留存至今,让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但是有一点,赵玉……你给我听好了,当时的我们,我们每个一人,真的已经——尽力了!我们付出了我们最大的努力,虽然没有换来应有的结果,但我们全都问心无愧,从不后悔!

    “你记住,我们做刑侦探员的,千万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金老铁骨铮铮地说道,“不管什么事,只要尽力而为,问心无愧,那就是最好的,最棒的!!!”

    “嗯……”

    听到金队长的金玉良言,赵玉亦是用力点头,倍受感动。金老的态度正是代表着老一代刑侦人。当年的他们,办案环境差,技术条件落后,可纵然如此,他们却从不气馁,从未向困难低过头。

    是的,虽然结果差强人意,但他们的确努力付出过,从不后悔!

    所以,不求结果,只求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赵玉,放手去干吧!你比我们当年的压力小多了,因为你破过无头女尸案,所以,就算恶魔案搞砸了,你依然还能留在特调组,依然还能当你的组长,所以……你怕个什么劲儿呢?干就是了!”金老刚刚说完,电话里便赫然响起了一个老大妈的催促声。

    “好了,不多说了!”金老着慌地说道,“我得包饺子去了!你好好干,等回来我给你庆功……还有……案子有什么进展,别忘了告诉我一声,恶魔案啊那可是,想想就激动……”

    就这样,金队长又跟赵玉絮叨了好几句,这才终于挂掉了电话。

    然而,此时的赵玉却已然茅塞顿开,眼睛放光!

    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金队长说得对啊!?我特么是中央特调组的组长,老子破过无头女尸案,那我还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做什么?干就是了!

    想到此,赵玉把自己的袖子一撸,对苗英喊道:“苗组长,马上联系北迁警方,让他们尽自己能力所及,组织一场规模最大的新闻发布会!”

    “啊?新闻发布会?”苗英瞪大眼睛,“你……又想做什么?”

    “哼!古人云:邪不压正!我要把恶魔案的案情细节公布出去!”赵玉正气浩然,雄心勃勃地说道,“我要动用全社会的力量,一起来挖掘韩宽的罪证!这一次,我倒要看看,是恶魔厉害,还是人民群众的力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