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8章 史上最难的取证
    北迁市南外环的南面有一处废弃多年的工厂,10年前,恶魔案中的第5名死者,便是从这里的一栋厂房中坠楼而死的。

    时过境迁,如今在所有恶魔案的案发现场之中,唯有这里被保存了下来,其他的地方则或是拆迁或是改建,已经无处可寻了。

    今天下午,赵玉和特调组的几名同事,特意来到此地考察现场。此时此刻,他们正在沿着那栋厂房的台阶,前往案发楼层。由于年久失修,台阶陡峭,赵玉的轮椅自然无法攀登。

    但是,倔强的他宁可拄着拐杖,也坚持要爬到案发现场,亲自查看。

    台阶不但陡峭,而且大部分栏杆已经锈掉,别说拄拐,就是正常人攀登至此都十分危险。

    担心赵玉出问题,冉涛和曾可好似左膀右臂一般,用心用力地搀扶着赵玉,一点一点地往楼上走去。

    “死者章武,男,捷报县第一中学的高中学生,曾因打伤多名同学而被迫退学。”崔丽珠背着一个双肩包,手里拿着手机,跟在赵玉等人的后面念起了资料,“死者的家庭环境也很特殊,父母离异,后爹又欠债逃跑,死者疏于管教,生前结识了许多不良的社会青年,甚至还涉嫌参与过抢劫……

    “捷报县虽然是县,但是距离这家工厂仅有两公里而已……

    “别看案发现场在厂房的四楼,但是厂房不同于平常楼房!”崔丽珠说道,“那里的高度在20米左右,相当于7层楼高,地面又都是坚硬的水泥地,所以跌落下去,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嗯……”赵玉对资料早已烂熟于心,一面费力地攀登,一面附和着说道,“死者的体重虽然只有113斤,但是将这样一个大活人背上四楼,也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所以,当年的调查员判断,凶手要么还有同伙,要么就是一个身体非常强壮的人!”

    “我记得……”曾可接茬说道,“资料上写着,韩宽在北迁工作的时候是附和这个条件的。某人的口供上说,韩宽可以一个人独自将一面音乐黑板扛上六楼!那个时候,正是他最年轻力壮的时候呢!”

    “你说……”崔丽珠不服气地说道,“你们警察那么厉害,为什么就对付不了韩宽这个贱*人呢?关起来暴打一顿,还不什么都交代了?”

    “别开玩笑了!我们是警察,又不是黑涩会……”冉涛说道,“不能随便打人的!再说,打一顿也不见得真能招供啊?”

    “那……随便给恶魔套装上按个他的指纹,或是装几根韩宽的头发!”崔丽珠又道,“那不就是证据了吗?如果你们自恃清高,那我来做总可以了吧?”

    “那怎么行?”曾可摇头,“那叫栽赃陷害,一旦被查,我们不光是饭碗不保,还会坐牢的!”

    听着几个人的谈话,赵玉则还在用力地拄着拐杖攀登楼梯。其实,崔丽珠所说的方法,以前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对于韩宽的案子,他自然可以故技重施,用那个有枣没枣打三竿子的办法来诈唬一下他。

    然而,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些想法。因为,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韩宽非同于其他罪犯,他的心理素质最为坚硬,不像以前的刘鹏飞、艾莉莉还有窦自力那样有着自身缺陷,容易上当。

    而且,韩宽现在已经请了律师,如果赵玉采取特殊措施,一旦失败,必然会得不偿失,惹上麻烦。到那时,如果再想获得真相,就更加没有可能了!

    所以,要想真的让韩宽认罪,就必须有更加确凿的真凭实据才行。然而,恶魔案已经发生了10年之久,别说韩宽万无一失,就算他当年真的留下什么疏漏,如今查找起来,也是难比登天!

    说话间,四个人已经来到了案发现场的楼层,但见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间巨大的厂房,厂房四周漏风,地面上布满了垃圾。

    “行了,我站得住!”赵玉拄着拐杖说道,“曾可,先把案发现场的照片调出来,比对一下详细的位置!”

    “好……”曾可急忙掏出手机,可照片尚未调出,便赫然收到了一条信息,急忙对赵玉说道,“组长,吴姐来信了,说韩宽不承认回过北迁。他说自从他当年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就连郎老师的葬礼也没有参加!”

    “哦?不承认吗?”赵玉叹道,“要么……是他刻意隐瞒,要么,就是他确信,我们找不到他任何返回过北迁的证据!唉!不过……就算能找到证据也没有用,只要他不承认,我们就不知道那个恶魔套装是他放进去的!”

    “真该死,真想好好揍这个混蛋一顿!”崔丽珠攥拳大骂,“竟然比我们这些做贼的还要阴险!”

    接下来,曾可打开了案发照片,为赵玉指示出了当年死者跳楼的位置。但见那里没有任何栏杆之类的遮挡物,如果是在漆黑一片的半夜,很容易造成坠楼事故。

    赵玉拄着拐杖来到跟前,小心翼翼地往下看了一眼,但见楼下方乃是一块空旷的水泥地面,死者正是落在那里摔死的。

    然而,就在那块地面的旁边,却赫然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水池!

    哎?

    水池?

    刹那间,不光是赵玉的眼睛被那水池吸引了过去,其他人也同样引起了高度关注。

    “这个游泳池……”崔丽珠终于想了起来,“怎么跟照书杀人案上的那个特别像呢?”

    “那不是游泳池,是工业用的蓄水池!”曾可解释道,“而且,准确地说,不是和照书杀人案特别像,而是和《11杀》中的插图特别像!”

    “啊!?”刹那间,崔丽珠只觉汗毛直立,惊诧地指着下面的水池说道,“恶魔案发生的时候,韩宽正在创作他的《11杀》,难道……难道那个插图并不是他想象着画出来的,而是……而是确有出处!?”

    “不但确有出处,而且很可能就是这里!”赵玉说道,“如果《11杀》里的插图就是按照这里画下的,那么就说明韩宽曾经来过这里,而恶魔案中的恶魔——就是他!!!”

    “我的天呐!这……太可怕了!”崔丽珠紧张兮兮地说道,“这么说,恶魔案和《11杀》也是有关联的了?韩宽怎么偏偏喜欢这些废弃的、阴暗的地方呢?哦,还有……是不是《11杀》的其他插图,也有根恶魔案吻合的地方?”

    “唉……”赵玉板着脸,摇头叹道,“有没有,也都没有用了!仅凭着一副插图,是没有办法给他定罪的!”

    “是啊!”曾可环顾着四周说道,“恶魔案已经过去了10年,恐怕已经什么都找不到了吧?”

    “韩宽不可能主动开口承认,我们又找不到证据,这案子……唉……”冉涛亦是皱眉不展,垂头丧气。

    “丽珠!”这时,赵玉虽然脸上挂满了失望,但他还是打了个响指,对崔丽珠说道,“把恶魔套装打开,给我穿一下吧!”

    “啊!什么?你穿……这……”崔丽珠赫然大惊,这才明白赵玉为什么要把恶魔套装也一并带到现场,原来,他要亲身体验一把,当恶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