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7章 无懈可击的犯罪
    “曾可!”苗英回头冲曾可喊道,“马上给吴秀敏打电话,让她直接问询韩宽,问他郎向阳死后,他回没回过北迁,看看他怎么回答?”

    “是!”曾可领命,立刻去打电话。

    “哦……怪不得……”崔丽珠点头说道,“韩宽交代得那么清楚,毫不隐晦他在学校中的经历,以及在北迁打工的事了,他是在故意引导我们!”

    “对,他知道这些事情我们肯定能查出来,所以才主动交代!”冉涛说道,“但是关键的问题,却一个字也不提!让我们自觉成才,发现恶魔套装,从而怀疑郎向阳,怀疑有个恶魔组织!”

    “是啊!”崔丽珠吐了吐舌头,“他居然早在9年前就埋伏好了脱罪假证,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怕了!真像老大说的那样,是个犯罪大师啊!我就想不明白,他这么厉害,可他的小说为什么会没有出名呢?”

    “是啊……扮猪吃虎!”赵玉咬牙切齿地说道,“就连我,也被他那没有杀伤力的外表给迷惑了!”

    “不过……”苗英走过来,对赵玉认真地说道,“虽然如此,但是你的推测,还是存在两个重要问题没有解决!”

    “对!”赵玉承认,“第一,如果韩宽就是凶手,为什么他会收手,这么多年都不再犯案?第二,他当初在北迁,是怎么寻找那些目标的?半年之内连杀9人,9个人生前都有污点,还与他自己毫无瓜葛,他是怎么找出来的?别忘了,韩宽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而且还在坚持写他的小说!”

    “对,杀人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想伪造成自杀,就更加困难!”苗英附和,“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认为恶魔案并非一人所为!”

    “还有啊……”崔丽珠想起一件事,又道,“郎向阳带了5个学生过来北迁,里面唯独韩宽不是他的亲学生,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对!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但是……当我看过韩宽当年的手稿,还有后来他写的书以后,我还是有了一些领悟!”赵玉长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可能还忽略了另外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恶魔的成长!!!”

    “啊?”

    赵玉的理论惊人,再度引起众人惊呼。

    “韩宽也是在不断进步着的,所谓的犯罪大师也并非一日练成!”赵玉说道,“回想一下他的那些手稿,那些阴暗恐怖的绘画,你们不觉得,心理有问题的人,其实一直就是他自己吗?只不过,这个心理有问题的人太聪明了,他成长了,在成长中掌握了犯罪的真谛!”

    “哇……好深奥啊……”崔丽珠叹了一声。

    “小崔,还记得我们得到的那些口供吗?韩宽的同学,包括姜科本人……”赵玉继续道,“他们都说,韩宽从不说话,还给他起了哑巴的外号?”

    “对,对啊!”崔丽珠点头。

    “可是……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黄金城见到韩宽时的情景?”赵玉说道,“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韩宽说得可头头是道呢!对我大加赞扬之后又为自己开罪辩解,口若悬河,情真意切!”

    “哦……还……还真是……”崔丽珠点头。

    “你的意思是,”苗英说道,“韩宽通过自身成长,发生了改变?”

    “差不多吧!也有可能,他跟我们的说辞,全都是事先准备好的!唉……”赵玉叹了口气,认真地回忆着说道,“我现在想起来,大盗姜科也真特么是个神人啊!这人的眼睛很毒,他一早就非常肯定地跟我说过,韩宽就是杀人凶手,他本人确定无疑!

    “当年,当那个老瓜把韩宽的手稿撕掉的时候,他便从韩宽的眼神中看出了难以描述的杀气!现在看起来,姜科可能全中,老瓜就是被韩宽所杀!”

    “嗯……”

    看到众人的思维跟不上节奏,赵玉急忙解释道:“这样吧……我们从头来推测一下,先捋一个大概的思路:首先,韩宽在上学的时候,心理一直有问题,然后在长期的压迫之下终于爆发,所以杀掉了那个老瓜!

    “在杀人之后,韩宽上了瘾,用姜科的话说,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可能是老瓜最终以意外坠楼结案,让他产生了侥幸心里,让他认为自己可以用那身恶魔的伪装,除掉世间的不公,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杀死更多的恶人!所以,他产生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

    “但是,那个时候韩宽已经在写《11杀》了,《11杀》表明,韩宽不但非常谨慎小心,而且特别懂得用脑思考,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从学校,甚至是耀名犯下同样的案子!

    “所以,他找了个机会,主动要求郎向阳带他去北迁。而到了北迁之后,他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由于他的工作接触学校,所以,他最先把恶魔之手伸向了那些欺负同学的人!

    “可是学校的恶霸毕竟只是少数,所以他又把目光转向了社会,瞄准了那些欺压他人的所谓的‘恶人’!这才犯下了震惊天下的恶魔大案!

    “然而,韩宽和别的变态杀手不一样,他一直在坚持写作,坚持学习,坚持完善,他在不断成长,不断成熟。那时候,他或许是感觉到案子做了太多,亦或者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也或者,是因为日期已到,他要返回黄金城等等……总之,他在郎向阳临出事之前离开了北迁,回家了!

    “而回家之后,他很快认识了张井茹,很快发表了小说,或许是这样的成就感满足了他,所以他从此戒掉了恶魔杀人的瘾!

    “可是,一年后,恶魔案事发,还是深深影响到了他!”赵玉近乎神经质地急促说道,“他知道,恶魔案之所以被称之为恶魔案,一定是出现了目击证人,有人看到了他的恶魔打扮!所以,惊吓之下,他这才又做了一套恶魔套装,然后不远千里地放到了郎向阳家的地下室,想要栽赃陷害!

    “然而,他最终高估了警方的实力,警方根本没有查到郎向阳的头上,恶魔套装也永远地留在了地下室之中。

    “从此以后,随着恶魔案的影响渐渐退去,韩宽也安稳了下来,过起了他的幸福小日子!可是……”赵玉停顿一下,又说,“直到某一天,当张井茹不小心发现了韩宽的恶魔套装,并且意识到韩宽有可能是杀人凶手之后,一切都变了!

    “所以……这才发生了后来的事情……为了灭口,韩宽不惜杀掉结发妻子,并且上演了一出欲纵故擒的好戏!”赵玉恨恨说道,“后来,当韩宽发现我们已经把他和恶魔案联系起来之后,这才故意从口供中引导我们去调查郎向阳,去发现郎向阳家的恶魔套装,转移我们的视线!

    “所以,在整个案件之中,韩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他一直在悠然自得地看着我们被他耍得团团转!!”

    “老大,既然这样,那我们还等什么!?”崔丽珠攥拳吼道,“干他啊?我们警察,怎么能罪犯给耍了呢?”

    谁知,崔丽珠说完,现场顿时一片死寂,静的连电脑的风扇声都清晰可见。冉涛和曾可更是面露难堪,不停擦汗。

    “可是……”数秒之后,赵玉这才略显颓然地打破寂静说道,“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我们的凭空猜测,虽然已经很接近事实,虽然我们明知道韩宽就是凶手,可是没有证据,我们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是啊!”苗英同样恼怒地点头说道,“恐怕,这才是韩宽最高明的地方吧?他一早断定,我们不可能得到确实的证据,所以才会如此有恃无恐,高枕无忧!犯罪大师!呵呵……”苗英苦笑着说道,“恶魔案真正的根结源于此处,这根本就是一场无懈可击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