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6章 犯罪大师
    上午11点,北迁警局,特调组办公室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讨论。

    “赵玉,我不否认你的推测,但是……”苗英激动地说道,“那个箱子就算不是从一开始就放在那里的,但也有可能是郎向阳的老伴在他死后,从楼上拿下去的!所以郎向阳依然不能摆脱嫌疑,那个箱子有可能就是他的!”

    “不……不……从一开始我们就错了!”赵玉坚决地否定道,“我们之所以犯下如此错误,不是因为案子太难,也不是因为我们麻痹大意,而是因为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了!

    “其实……自始至终,不管是恶魔案也好,韩宽杀妻案也罢,凶手就只有一个,而他一直就在我们眼前,他就是那个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韩宽!!!”

    这……

    听到赵玉的说法,众人顿感一阵复杂。

    “可是……”苗英反驳道,“就算韩宽是凶手,但是……我们不能排除是团伙作案,不能排除韩宽还有帮凶!”

    “不!”赵玉异常坚定地说道,“恶魔案只有一个凶手,那些帮凶和团伙,都是我们在凶手的引导下假设出来的!这是凶手最希望看到的情况,他一直在牵着我们的鼻子走!”

    “组……组长……”冉涛忍不住说道,“韩宽一直关在黄金警局,他……他怎么能左右的了我们?”

    “就是因为他一直被我们看着,所以才会让我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从现在来看,韩宽不仅仅是一个犯罪天才,他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犯罪大师!”赵玉提高声调说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放屁瞅别人,实际上就是他放的!

    “恶魔案不光没有团伙,更是连一个帮凶都没有,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韩宽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只不过,他这一出独角戏,可是把我们折腾惨了!”

    “组长,你光这么说……”曾可疑惑道,“但是……这么大的案子,他是怎么一个人完成的呢?还有……郎向阳家的恶魔套装又是怎么一回事?”

    “哼,老子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事没有经历过?”赵玉拍着胸脯说道,“但凡团伙杀人,全都是最容易被警方侦破的那种!为什么?人多嘴也多,线索也多!你们仔细想想,其实,最不容易侦破的,反而还是个体作案!尤其是凶手和死者没有利害关系的那种……

    “就拿恶魔案来说……”赵玉用手指了一下大屏幕,“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恶魔组织,那么好吧,我们开始筹建:首先,我们得找到几个曾经遭受他人欺凌侮辱的人,或是特别有正义感的人吧?这些人明显不难找,但是,要想让这些人合起伙儿来杀人,而且还是杀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你们觉得……谁会乐意?”

    哦……

    众人默默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侦破过那么多案子,但凡不是深仇大恨,不是走投无路,不是精神失常,一个人是不会轻易拿起屠刀的!”赵玉又道,“所以,什么狗屁的恶魔组织,不过都是我们臆想出来的,现实之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再者,如果真是团伙作案,为什么北迁之后,世间再无恶魔案了呢?”赵玉又道,“那么多人假扮恶魔杀人上了瘾,不可能轻易收手了吧?”

    “嗯……”曾可犹豫着说道,“不是组织,但郎向阳的嫌疑也不小啊,他为什么单单选中韩宽去北迁,还有他家的恶魔套装……”

    “是韩宽放进去的!”赵玉果决地说道,“仔细想一下,如果郎向阳参与了韩宽的恶魔案,那么……那件恶魔套装上面,为什么没有留下他的皮屑组织?

    “别忘了,郎向阳去诊所看病的那天,也发生过最后一起恶魔案,没多久他就住进医院病发身亡了,他根本没有时间把恶魔套装清理得那么干净!

    “而且,当时那个年代,人们根本不知道皮屑组织是个什么东西,恶魔套装实在太干净了,完全不符合情理!还有……”赵玉又道,“郎向阳的心理特征与凶手侧写不符;他走得那么突然,不可能不留下点儿其他线索!”

    “或许……”苗英说道,“韩宽看到郎向阳死了,就到他家毁灭了那些线索呢?”

    “那……那也不对啊!?”冉涛说道,“如果韩宽毁灭线索,为什么还要留下恶魔套装?”

    “所以,恶魔套装,是韩宽故意留在那里的!”赵玉异常肯定地说道,“而且……是在一年以后,他特意从黄金城返回北迁,特意放在郎向阳家地下室的!”

    “啊!?”众人皆惊,“为什么?”

    “这个简单!”赵玉冷冷一笑,“你们回忆一下,郎向阳去世一年后,北迁发生了什么?”

    “恶魔案的调查!”苗英几乎是出于本能地道出了答案,“并案合查的时候,一位警员发现了坠楼者之间的关联,从而引出了特调组的调查,恶魔案的说法正式成立,从此震惊世人!”

    “对!”赵玉说道,“韩宽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担心东窗事发,所以不远千里回到北迁,把恶魔套装放在了郎向阳家的地下室里,想要依此栽赃嫁祸给一个死人!”

    哇……

    众人忍不住惊呼。

    “郎向阳是最合适的嫁祸对象,因为他的行动轨迹和韩宽完全一样!”赵玉说道,“如果警方调查到郎向阳的身上,并且发现那个恶魔套装的话,郎向阳就会替他背下恶魔案凶手的罪名,实现他的完美脱罪!反正郎向阳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警方也巴不得尽快破案,所以,嫁祸给他,最合适不过!”

    “可是……那样一来,恶魔套装就应该是韩宽的了?”曾可问道,“上面应该留下韩宽的皮屑组织才对?”

    “不!”赵玉异常肯定地说道,“这件恶魔套装是韩宽新做的,并不是原来那件!我查过资料,郎向阳死后的那一年,皮屑组织的说法已经在国外实行了,甚至还有部美剧中提到过这个名词。

    “韩宽一直在钻研罪案小说,他应该是知道的!所以,韩宽应该是做了一件新的,然后放在了郎向阳的地下室之中!”

    “这……”

    现场的组员们全都紧皱眉头,疑虑重重。

    “怎么样?我说到现在,你们还不觉得似曾相识吗?”赵玉问了一句。

    “我……我明白了!”还是苗英反应最快,当即点头说道,“恶魔套装的栽赃……和张井茹的录音口供——如出一辙!!!”

    “厉害!”赵玉竖起大拇指,赞道,“真亦假时假亦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韩宽的这招欲纵故擒,可是玩儿得炉火纯青啊!!!”

    “欲纵故擒?”冉涛惊讶地张大嘴巴,“想要逃跑,所以故意被我们捉住?”

    “这就是韩宽这位犯罪大师最为高明的地方!”赵玉收起笑容,重重地说道,“欲纵故擒还得加上一招浑水摸鱼,他恰到好处地利用了警方疑罪从无的原则,故意把自己放在一个最危险、最浑浊的风口浪尖,吸引够了我们的眼球,可到头来,我们却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