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5章 恶魔箱的启示
    上午9点,明媚的阳光倾洒大地,使得整个城市熠熠生辉。然而,眼前的一片光明,却无法驱走笼罩在赵玉心头的恶魔阴霾。

    此时此刻,赵玉正坐在警车之上,前往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郎向阳的家!

    和以往的调查不同,当赵玉乘坐警车的时候,除了冉涛和崔丽珠相伴之外,北迁警方还特意调派了三辆车的警力前来协助,非但万无一失,而且派头十足。

    当警车快要开到目的地的时候,赵玉习惯性地看了看表,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前来郎向阳家查看,除了要勘验现场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今天的副本奇遇。

    他也是没有想到,今天的副本奇遇位置,正好与郎向阳家重合。由于今天开出的可是“乾艮”卦,所以,赵玉认定,在郎向阳家里,他必定会有重大发现!

    由于事先接到了通知,当赵玉抵达郎向阳家楼下的时候,早有当地警员在那里等候着,而郎向阳的亲弟弟郎向前也在其中。

    看到这种办事效率,赵玉不禁对北迁警局更加赞赏。如果每一次办案都能得到这种待遇和协助,必然会事半功倍。

    按照惯例,在那位许局长的介绍下,赵玉和一干人员打过了招呼。

    郎向阳家是老式的低层楼房,他们家住在二楼,是个三室一厅的经典户型。不过,赵玉的目的明显不是冲着房子去的,而是他家的地下室。

    因为根据副本奇遇上的高度显示,本次奇遇的目标应该在地面之下,分明指示的是他家地下室。

    于是,当赵玉向冉涛示意之后,冉涛立刻喊来了好几名壮小伙子,几个人用力抬着,很快就把赵玉连同轮椅一起抬到了地下室之中,并且推到了郎向阳家地下室门口。

    赵玉低头,和手机地图比对了一下,发现目标再准确不过,的确就是郎向阳的家的地下室。

    只不过,他早到了五分钟而已,真正的奇遇将发生在五分钟之后。

    啧啧……

    赵玉不禁咂嘴好奇,不知道在这地下室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按理说,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被警方仔细搜查过了,不应该再有什么遗漏了吧?

    难不成……这地下室里会另有玄机?有什么暗门通道?

    是不是……待会儿得使用个隐形透视仪之类的道具才好?

    谁知,赵玉刚刚猜想到这里,却猛听得地下室的门里面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哎?

    赵玉大感意外,冉涛亦是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前去打开了地下室的铁门。但见地下室里非但亮着灯,而且还有两个身穿白色采集服的人。

    手机铃声,正是来自于其中一个人的。

    那人掏出手机之后,一面迈步出门,一面摘掉了自己的口罩。

    哎?

    怎么是她?

    赵玉一眼认了出来,这个人不就是张培培么?

    怎么一眨眼,她跑到自己前头来了?

    哦……

    赵玉反应不慢,甫一看到张培培,便立刻明白了。回想之前在办公室分开的时候,他去了鉴证科查看恶魔套装。而张培培则提前表明过,说她要再到现场勘验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提取的证据。所以,他们才会在此相遇。

    “高老师,您看到我的照片了?”张培培看到赵玉和冉涛之后并不意外,而是走到地下室走廊的另一边,对着手机说道,“对,除了同位素,还可以做一个简单的侵入实验,时间是可以精确到半年以内的!哦……”

    说话的时候,张培培看到冉涛和赵玉想要进入地下室,急忙出言阻止道:“你们先别进去!等一下啊……”

    “嗯……这……”

    赵玉和冉涛对视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看这样子,张培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此后,张培培又对着手机说了好一大通专业术语,这才放下电话,对赵玉二人说道:“麻烦一下,喊下房子主人!”

    “什么?”赵玉和冉涛又是一愣,房子的主人明明已经死了。

    “哦……他弟弟……就是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位……”张培培严肃地说道,“赵组长你来得正好,我有个重要的发现要跟你讲一下!”

    哦?

    赵玉意外,冉涛则扯开嗓子,把郎向阳的弟弟郎向前喊了下来。

    “赵组长,你过来看一下……”看到郎向前之后,张培培轻轻地走进地下室,指着众多的杂物说道,“我进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些,地下室的大部分物品上都出现了喷射状的水渍痕迹,而物品的底部则有着明显的浸泡痕迹,看……”

    说着话,她提起了一个纸箱,但见纸箱的底部已经严重腐烂变形,而且有着明显的侵蚀痕迹。

    “你们再看上面这条暖气管道,上面的某处打着钢卡,说明那里曾经出现过破裂,地下室泡过水!”

    “对!”郎向前急忙接茬解释道,“刚才这位警官已经问过了。这件事我是一辈子也不会记错的,这间地下室的确跑过水!而且,跑水的时候,正好是我哥得病去世的那年冬天!

    “当时头七还没过完,地下室就跑了水,一家人本来都不像过得了,这下更是焦头烂额!跟物业交涉,物业也不管,弄得火急火燎,很不愉快,最后还是我嫂子的三表弟过来给修好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哦……还有……”郎向前又道,“我哥死了,嫂子也一病不起。管道修好之后,我们也只是简单舀了舀水,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那样了,就没再管。看现在这样子,和当年也差不到哪里,说明我嫂子应该也没有下来收拾过……

    “嗯……还有,后来暖气改成一户一阀了,这条管道也就没用了……”

    “赵组长,这就是我要说的关键问题!”张培培打开自己的手机,给赵玉看了一张照片,说道,“你仔细看看盛放着恶魔套装的这个纸箱子……”

    “哦……”赵玉仅仅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但见盛放恶魔套装的纸箱子上虽然也有水渍痕迹,却并不像现场其他物品那样严重。

    “嗯……我是……我是……”冉涛站在门口,向地下室的最深处抬起了胳膊,解释道,“我是从最里面的一大堆杂物里面,翻出这个箱子的!是不是……因为被其他东西挡住了,才……”

    “不会的,当时整个地下室的水都没过脚踝了!”郎向前说道。

    “我查过发现箱子的位置,那里的其他物品都比这个箱子严重得多!”张培培说道,“所以……根本不用检测,仅从肉眼便可以判断出,恶魔箱子是后来被人放进去的!”

    啊!?

    “这么说……这么说……”冉涛习惯性地挠头。

    “错不了!”张培培肯定地说道,“我看过那个箱子,箱子是纸制品,如果遇水侵泡,早就会严重变形了!那些印记应该都是其他物品印上去的,箱子的主体部分完好无损,说明非但箱子没有泡过水,而且是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被放在那里的!”

    “所以……”赵玉用力地点头了点头,似乎也明白了今天副本奇遇的意思,当即说道,“所以,郎向阳并非恶魔案的凶手!恶魔套装,是有人故意放在哪里陷害他的……嗯……”

    赵玉坐在地下室门口,在认真思忖了几番之后,猛地想起了在饭店里得到的那句话来:“真亦假时假亦真!”

    真亦假时假亦真……

    难道,系统的意思……是在提醒我们!?或许……我们本身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把虚幻的东西当成了真的!?

    刹那间,往日的种种细节走马灯似的闪现于赵玉眼前,张井茹的录音口供;张井茹画下的恶魔画像;韩宽书写的《杀》;韩宽手稿上那些阴暗恐怖的绘画,以及韩宽在卫生间里做出的异常反应……

    还有,韩宽从学校中所受的非人虐待,饱受欺辱;老瓜的坠楼,再到郎向阳家地下室的恶魔套装……这一切的一切,看似混乱复杂,而实际上……却全都联系甚深!

    难道……

    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啊……

    赫然间,赵玉把拳头攥得咯嘣作响,浑身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