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4章 北迁寻魔(下)
    为了显示对特调组的重视,北迁警局特地将一间最好的案情分析室留给了他们使用。这间巨大的分析室大得简直离谱,同时容纳2名探员都没问题。

    “就是这个!”进屋之后,苗英立刻指着大屏幕对赵玉说道,“这张收款单是我们从郎向阳的遗物中发现的,收款单是一家诊所开的,诊所就在郎向阳家楼下!

    “我们问过郎向阳的弟弟,他说,在郎向阳得脑炎的前几天里,已经有了一些症状。所以,他应该去这家诊所做过检查,不过,因为当时的症状还不太明显,所以只是给他输了输液而已……

    “组长你看!”苗英用一个红等指示器对准了单据上的某处,“注意这个缴费时间,正好是恶魔案最后一起案子发生的当天。从那天之后,便再没有恶魔案的类似案件发生!”

    “哦……”赵玉点头,说道,“也就是说,恶魔案最后一起案子发生的时候,郎向阳有可能正在诊所输液?”

    “不好说,收费单上的时间是早晨7点,那个时候诊所刚刚开门。而那个时候,距离最后一起恶魔案已经过去4个多小时了!从理论上讲,郎向阳还是有作案机会的!”

    “但是,我记得最后一起案子并未发生在北迁,而是广安……”赵玉回忆了一下,“广安距离北迁4公里,郎向阳又一大早去了诊所看病……”

    “关键有一点!”苗英又道,“郎向阳不会开车!每一次出外地工作,都是别人带着他去的!”

    “韩宽!”听到此话,崔丽珠忍不住插了一句,“肯定是韩宽带着他去的!看吧,这师徒两个,没准儿是合伙犯案!咱们得好好查查,那一天,是不是韩宽把郎向阳送去的医院?”

    “有道理,我这就去查!去问问那个开收费单的医生!”冉涛点头,立刻转身去打电话。临走时,他还特意冲崔丽珠竖了一个大拇指,“行啊,这几天,没白跟着老大混啊……”

    “我问过郎向阳的弟弟,”苗英说道,“但他弟弟已经记不清了!只可惜,郎向阳的爱人患了阿尔兹海默症,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认为,小崔说得在理,”赵玉说道,“我也觉得,单凭郎向阳的身体情况,他没办法独自一人作案的,韩宽有可能是他的同伙!”

    “不仅如此……现在还没有证据能够否定,本案中是否还存在其他凶手!”苗英点头说道,“我实在是担心,恶魔案是由某个团伙作的案,凶手会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团队!那样的话……”

    “组长!”正说话间,从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冲赵玉打招呼的是那个男的,正是曾可。而曾可旁边的美女,赵玉同样认得,正是高发财的爱徒张培培!

    在曲梁的时候,赵玉还跟张培培发生过口角摩擦,所以张培培对赵玉有些忌惮,走进办公室之后,一直躲在曾可身后,不敢用正眼去瞅赵玉。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腿怎么样?不妨事吧?”曾可关心地问了几句之后,赶紧为张培培给大家做了引荐。

    由于高发财团队曾经参与过无头女尸案的鉴证工作,所以对于这位美女法医,就连崔丽珠也是认识的,可谓一个生人也没有。

    “设备正在路上,”张培培说道,“不过,我刚才和曾可看了一下北迁鉴证科的情况,完全符合我们的标准。所以,等我的人一过来,我们会重新勘验现场,重新采集样本……”

    随后,张培培说了一大通专业术语,赵玉听得不甚了了,但是出于礼貌,还是频频点头。

    “组长!”张培培说完之后,苗英又开始向赵玉介绍他们目前的调查情况,“由于时间太长,我们无法还原郎向阳和韩宽1年前的行动轨迹。但是,根据郎向阳的弟弟所说,当初,虽然郎韩二人仅仅干了半年,但是去过的地方却着实不少。

    “他们公司主营教学器材与设备,像专用教室、音乐黑板、投影仪、语音设备等等……虽然也负责部分维修工作,但大部分都是新装。所以,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他们去过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彼此很少重复。

    “在他的印象里,除了北迁地区之外,甚至还包括同江和柏云等地,范围非常之大!

    “更糟糕的是,由于公司多次改制,1年前的那些单据票据也几乎找不到了,所以,郎向阳和韩宽当初具体去过哪里,已经无从得知!”

    听着苗英的汇报,赵玉默默点头,把这些细节一一记在脑中。

    “另外,通过北迁警方的配合,除了那位6多岁的老太太以外,我们已经基本调查出,北迁恶魔案中的大部分受害者,生前都有欺凌他人的嫌疑!”苗英又道,“但是,除了校园恶霸雷婷可以坐实以外,其他人的都仅限于嫌疑而已!”

    “老太太?”赵玉重复了一句。

    “老太太和儿女交恶,多年不相往来,”苗英说道,“只是听邻居们说,老太太脾气很怪,不好相处。可是……我们想不出,一个6多岁的老人能做出什么欺凌事件来……”

    “会不会……这个老太太不小心看到了凶手呢?”崔丽珠插嘴怀疑,“被人灭口了?”

    “总而言之,恶魔案时间短,案发量大,和一般的连环杀人案大有不同!”苗英并未理会崔丽珠,继续说道,“作案容易,但寻找目标难!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留给凶手寻找目标的时间并不多!我们做出过很多猜测,却就是无法猜透,凶手是如何能那么快寻找到下手目标的?”

    是啊!

    之前,赵玉也是有过如此怀疑。就拿无头女尸案为例,纵然是当年的李飞也不过是每隔一年左右才会寻找到合适的目标下手。可恶魔案的凶手,怎么可能在半年内,连杀9人呢?他能够确保,这9个人全都有欺凌他人的行为吗?

    他们总不可能挨盘去问吧?每到一处就四处打听,喂,大哥大姐,这附近哪儿有欺负人的人啊?我去把他做掉?

    嗯……正因为如此,苗英才会担心恶魔案的背后,会有个神秘组织吧!?只有集体行事的话,这件案子才更显得更加合理!

    可是……真的有恶魔组织吗?

    “老大,苗姐,找到当年给郎向阳看病的诊所大夫了!”冉涛从远处说道,“因为后来郎向阳死在了医院,那大夫记得清清楚楚,当初,是郎向阳的爱人搀扶着他去的!大夫看郎向阳的情况不太好,当时曾经建议他去大医院仔细检查一下。

    “但是,郎向阳当天还有重要工作要办,所以只让他简单输了点液,然后就走了!谁知,后来连一个礼拜都不到,他就听说郎向阳不幸去世的消息!”

    “如果是这样的话,至少那最后一起恶魔案,应该跟郎向阳无关了吧?”苗英猜测道。

    就在苗英说话的时候,天边已经涌出了一丝熹微的晨光,正好照射在苗英那绝美的脸庞上。

    太阳出来了!

    赵玉却蓦地想起了今天的“乾艮”卦!

    要想破案,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想到此,赵玉急忙打了个响指,对苗英说道:“对了,我这么大老远地赶过来,还是先让我看看那件恶魔套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