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00章 蹊跷的检验结果
    “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

    在辞别了马老旦两口子,回到医院之后,赵玉便把这两句话写在了白板的空白处。

    途中,他还特别上网查过,这两句话出自曹雪芹之手,意思也是非常简单,就是形容当你把真实的东西当做虚幻的时候,那么虚幻的东西往往比真实的东西,更加真实!

    为什么呢?

    赵玉认真地看着白板,心里琢磨,这两句话会是副本奇遇中的提示吗?不会是自己自作多情吧?

    可是,不管怎么想,他却总觉得这两句话,和眼前的恶魔案非常贴切。恶魔案不但扑朔迷离,而且充满虚幻,真真假假,让人无法辨清真相……

    “嗯……不错……”这时,崔丽珠从卫生间洗手出来,对赵玉说道,“没想到,这涮羊肉还真挺好吃,恐怕是我吃过的最正宗的一家了!”

    说着,小丫头还打了个饱嗝……

    “嗯……你今天要反省一下了!”赵玉看到崔丽珠,立刻板起脸来教训道,“怎么能抄起酒瓶就给人家开瓢呢?你是特调员,这要真把人打坏了,怎么交代?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正在考察期,我只要在报告上一写,你就永不超生了知道吗?”

    “嗯……我知道,知道了老大……但是……”崔丽珠咬着嘴唇,怯怯地辩解道,“你不知道,那个家伙当年有多无耻,他黑了我那么多钱,还想用我的钱来买我……唉!不说了……”

    “我知道你们以前有过恩怨纠葛,但是,只要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就不能这样乱来!”赵玉教训道,“再说,就是真有杀父之仇,那也应该把他抓起来坐牢嘛!小崔啊,如果马老旦有罪,晋平警方是不可能放他逍遥法外的,所以……”

    “我知道了老大,虽然损失了点钱,但至少没有损失别的!你放心吧,我以后绝不会这么意气用事了!”崔丽珠面露羞愧地说完,又神秘地附加了一句,“我现在只有一件事弄不明白……”

    “哦?什么事情?”赵玉好奇。

    “我听曾可说,你在火锅鸡店殴打了你的老丈人!”崔丽珠坏笑着问道,“我不明白,你说我说得头头是道,却为什么管不住自己呢?”

    “我尼玛……”赵玉登时吹胡子瞪眼,“小丫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嘿嘿嘿……开玩笑呢……”崔丽珠赶紧赔礼道歉,给赵玉揉肩捏背,“行了,老大!我知道了,以后一定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像你那样正直,好了吧?”

    看到装傻卖萌的小丫头,赵玉亦是有些哭笑不得,赶紧让她用力……

    此刻已经是晚上9点一刻,医生刚刚给赵玉换好了药,不知是止痛药的药效已过,还是今天的外出用力过猛,赵玉感觉打着石膏的脚踝开始隐隐作痛,异常难受。

    “这是什么?真亦假时假亦真?”崔丽珠看到了白板上的句子,好奇地问道,“老大,这什么意思?难道……你感觉恶魔案还能冒出什么幺蛾子来吗?嘿嘿,你是不是,对那位暴力女朋友不太放心啊!”

    “不是!”赵玉用心地说道,“我们之前了解过郎向阳的为人,没有一个人说他有心理问题!也并没有在他家找到辅助性的证据。所以,我感觉恶魔套装,来得有些突兀!”

    “恶魔套装……嗯……心理问题?”崔丽珠问道,“为什么,凶手一定要有心理问题呢?”

    “穿上恶魔的衣服,戴上恶魔的面具,在短时间内杀死跟自己毫无关系的9个人,嗯……或许是10个,亦或许更多!”赵玉叹道,“所以,这个凶手必然已经心理失衡!必然会有严重的心理问题!

    “我以前办过那么多案子,剁手案的李丹,银行存尸的裘新阳,再到后来的无头女尸案李飞……这些人无一不是心理失衡之人,他们陷入到了一种执念之中,这才犯下了那些天大的案子!

    “可是,郎向阳……真的不像啊!”

    “郎向阳已经死了,我们对他并不了解,要万一……他有双重人格呢?”崔丽珠说道,“当着人的面,他是个善良的老师,而背地里却是个恐怖的恶魔?”

    “那也应该有痕迹可查才对,就像韩宽那样,至少他还画过那些阴暗的画……啧啧……”

    正在赵玉拧头思索的时候,电话响了。这一次,是曾可打过来的。

    赵玉早就在等着这通电话,赶紧接听。

    “组长!”曾可的声音发沉,似乎他即将说出来的,并非是什么喜事,“恶魔面具还有衣服全都是手工制作的,市场上没有生产。而且,恶魔面具的形象与西方的传统恶魔形象有些出入,应该也是自创的!”

    “也就是说,恶魔面具有着唯一性!”赵玉飞快地想到,“也就是说,张井茹画下的那个恶魔图案,绝对与恶魔案有关!”

    “嗯……应该……应该是的!但是化验结果……嗯……”曾可犹豫着说道,“整件恶魔套装上,没有提取到任何有效的指纹与皮屑组织!没有郎向阳的,也没有韩宽的,谁的都没有,太干净了!”

    “什么!?”赵玉蓦地愣住了,“什么也没有?怎么会这样?”

    “是啊……”崔丽珠亦是沮丧地摇头说道,“我还以为今晚就能结案了呢!可现在看来,就连郎向阳也无法定罪了吧?箱子只是放在他家地下室而已,却不能证明他曾动过那个箱子,穿过里面的衣服……这……”

    “是啊!”曾可说道,“苗姐她也郁闷得不行,所以才让我给您打的电话!”

    “那个箱子……”赵玉琢磨着问道,“在郎向阳家的地下室放了多久了?”

    “嗯……我和冉涛搜索的时候,不光是这个箱子,他家的地下室都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到处都是厚厚的尘土!”曾可回答,“老太太生活起居都得用人照顾,谁会给他清理地下室呢?我觉得,至少应该在老太太得病之后,就再没有动过了吧?”

    “如果箱子没人动过……”赵玉皱眉说道,“那么按道理说,箱子里面的东西,是应该可以提取到有效证据的吧?”

    “是啊!可鉴证科把所有的证物查了好几遍,没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找到!”曾可说道,“真是奇了怪了!10年前,郎向阳不可能知道皮屑组织的事,就算清洗过,也不可能这么干净的!”

    “曾可……”赵玉叹了口气,又问,“地下室派人封锁了没?”

    “打了封条,但是无人看守!”曾可回答。

    “不行!”赵玉赶紧命令,“马上派人过去24小时值守,不得有误!”

    “啊?看守地下室?”曾可意外,“难道……那里还有别的东西?可是发现恶魔套装之后,我们真的已经全都搜过了!”

    “不是还有东西,而是……”赵玉想了想,说,“我现在就给高发财打电话,派个更专业的团队过去!这特么可是恶魔案,必须以最高的规格对待!”

    “哦……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办!”一听说高发财团队要来,曾可立刻想起了那位美女学生张培培,顿时兴奋地挂掉了电话。

    “没有提取到有效证据……”赵玉则紧锁眉头,用力思考,“为什么……会那么干净呢?”

    说话间,他不禁抬起头又看到了那句写在白板上的话:“真亦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

    虽然恶魔套装上没有提取到有效证据,可赵玉却忽然觉得,他已经离那个未知的答案很近了!

    “赵组长……”这时,王灿从门外拿着一摞文件过来,“嗯……麻烦您一下,这里有关于姜科案的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我听省局的领导说,一定要给您和您的特调组进行表彰和物质奖励的!”

    “哦?有奖金吗?”崔丽珠喜笑颜开,“太好了,终于有钱了,小王……我大概其能分多少啊?”

    “王灿!”谁知,赵玉却猛然打断了崔丽珠,转而对王灿说道,“你现在马上订两张前往北迁的机票,今晚就走,越快越好!事到如今,我们留在耀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