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98章 帮凶还是真凶?
    “流这么多血,赶紧上医院吧!”宋美丽用湿巾擦拭着马老旦的脑袋,“还喝酒呢!死撑什么?”

    “咳!这算什么?”马老旦浑不在意地说道,“被人开瓢又不是一回两回了,不妨事!喂!”他用手一指崔丽珠,一脸匪气地说道,“崔丽珠啊,当初我是给你使过绊,但是你得承认,我爹对你可是不错,你也没吃过什么大亏!咱俩的帐早就一笔勾销了,今天,要不是看在大领导的份儿上,哼!”

    “怎么样?”崔丽珠冲马老旦竖了一个中指,“有种过来,告诉你,我现在可是……可是……嗯……”

    崔丽珠本来想说自己是特调员或警察,然而竖起手掌之后,却忽地看到了自己缺少的小拇指,顿时触目伤怀,勾起了伤心往事……

    马老旦眼尖,亦是看到了崔丽珠的手指,登时也不言声了……

    “您好,给您加点汤……”此时,一个手拿铁壶的服务员忽然站在了雅间门口,由于赵玉挡住了门口,他无法进入。

    “怎么了?怎么了?”王灿亦是闻讯赶来,又堵在了服务员的后面。

    赵玉右手拿着电话,先是回头看了看现场的混乱,然后冲王灿打了个手势,命令道:“进来,把门关上!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哦……”王灿立刻挤开服务员,推着赵玉进入雅间,然后关上了门。

    崔丽珠虽然还处在伤情感慨之中,可是在看到赵玉的严肃之后,赶紧关掉了火锅。

    “从现在开始……都把嘴给我闭上!要不然,别怪我赵玉不讲情面!”赵玉冰冷地说了一句,现场立刻陷入窒息般的安静。

    “苗英,继续吧!”赵玉将手机放在耳边,说道,“恶魔案,郎向阳真的是恶魔案的真凶?”

    啊!?

    听到赵玉的话,崔丽珠和王灿全都吓了一跳,整个懵在了当场。

    为了能让他俩听清,赵玉干脆打开了手机免提。

    “没错!”电话里的苗英说道,“我已经把现场视频和证物的照片给你发送过去了!事情来得……着实有些意外,现在再跟你说一遍过程吧!

    “我们拿到搜查令之后,就进入到了郎向阳家,开始搜集线索。正如你说得那样,为了避免引起误会,我们事先与他的家人进行了沟通,并且低调行事。

    “郎向阳夫妇无儿无女,他的妻子不但年事已高,而且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什么都记不得了!

    “郎向前对待这位大嫂不错,给她雇佣了一个护工两个保姆,照顾老人的日常起居。所以,我们的搜查并未遇到任何阻力,很快就把郎向阳生前的遗物,全都查看了一遍,但是并未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说实在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唯有例行公事而已!”苗英异常平静地说道,“所以当后面搜查地下室的时候,我没有参与,都是冉涛负责的!可没想到,地下室搜查到接近尾声的时候,冉涛忽然找到了一个尘封的纸箱子。

    “等我们打开一看……”说到此处,苗英忽的停顿了一下,仿佛是运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里面放着一个恶魔的面具,那个面具……和恶魔案中的恶魔画像,还有张井茹画的那个完全一样!!!”

    啊!?

    听到此话,赵玉等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就连马老旦和宋美丽亦是不明所以地震了一下!

    “待会儿,你还是看看照片吧!亲眼看到的话,比想象中的还要恐怖!”苗英继续说道,“除了恶魔面具之外,还有几身黑色的衣服和几包装有化学药品的塑料袋。鉴证科的人过来的时候,怀疑那些东西是磷!

    “磷的燃点极低,暴露在空气的情况下极易燃烧。所以,目击者在现场看到的鬼火,很可能就是被点燃的磷!如果里面参杂一些含铜的化合物,燃烧起来就是绿光!”

    “哦……”赵玉琢磨着说道,“如此说来,是我们想复杂了!恶魔案的作案手法,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对!”苗英说道,“所有的恶魔案全都发生在深夜之中!凶手把受害人迷晕之后带到案发现场,然后布置好了恐怖的恶魔现场,等待受害人自然苏醒……

    “等受害人苏醒之后,他就立刻点燃鬼火,显露出恐怖至极的恶魔形象……可想而知,受害人刚刚苏醒,头脑反应不及,赫然看到如此骇人的场景,他必然会选择反方向逃跑!

    “而被害人的反方向就是那些废弃大楼的边缘!”赵玉惊愕言道,“所有的受害人,都是自己跳下去的!!!”

    “是啊!”苗英接茬,“10年前的刑侦技术不像今天这样发达,皮屑组织的提取技术尚未成熟,也无法有效检测受害人生前是否被吸入式昏迷,还有磷火燃烧的残留提取亦是不易办到……

    “警方更多的判断,只能依靠现场留下的足迹与痕迹。但是……凶手恰恰巧妙地利用了这一点,他应该是事先在受害人所在的区域内,洒下了能够留下脚印或痕迹的沙土,这样一来,让警方怎么看,都是死者自己跳下去的,从而只能以自杀来将案子定性!”

    “呼!”赵玉重重地呼了口气,沉声叹道,“没想到,困扰了警方整整10年的恶魔案,号称五大悬案之一的恶魔案,居然这么简单……”

    “恶魔面具的出现,基本可以说明,郎向阳就是恶魔案的凶手!”苗英又道,“但是……我们却还是不知道,韩宽在这件案子里面,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还有,张井茹到底是不是被他杀害的?”

    “这个……应该不是很难吧?”赵玉说道,“只要好好检查那些证物,真相就能大白天下了!10年前,他们并不知道有皮屑组织提取这种手段。所以,如果能从证物中提取到韩宽的皮屑组织,那就可以证明韩宽同样参与其中!反之,则说明他是清白的,我们只需要处理杀妻案即可!”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苗英说道,“所有的证物已经交给了北迁警察局检验,化验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好……”赵玉点头说道,“结果一出来,马上告诉我!”

    “好的,嗯……”答应之后,苗英又嗯了几声,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然而,赵玉等了几秒之后,她却还是挂掉电话。

    其实,虽然苗英不说,但赵玉还是知道,苗英在担心什么。虽然他们从郎向阳家找到了决定性的证据,甚至可以依此给郎向阳定罪。

    可是,关于恶魔案的辅助性证据,却实在是差强人意。因为,如果郎向阳真的就是恶魔案凶手,那么应该从他的遗物中,得到更多的相关线索才对。

    而且,赵玉到现在仍然觉得,郎向阳的个人特征和恶魔案真凶不太相符,不像当初抓住无头女尸案凶手李飞时的感觉一样,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李飞就是凶手!

    难道……

    综合以上几点之后,某种不祥的感觉在赵玉心中冉冉升起:难道……郎向阳不过是恶魔案凶手的一个帮凶,而真正的凶手——另有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