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98章 天机不可泄露
    距离副本奇遇发生还有30分钟,赵玉已经穿好衣服坐在了警车之上,王灿开车,崔丽珠助理。

    “赵警官,我不明白,姜科人都已经抓住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案发现场看看?”王灿一面发动汽车,一面疑惑不解地发问。

    “是啊……”崔丽珠亦是咬着嘴唇疑惑,“姜科案,明明跟恶魔案没有关系,为什么费那个力气去查他呢?”

    “还有……”王灿关心地说道,“您好好将养一下多好?我派人过去给您拍个现场视频不就成了?没必要亲自前去的!”

    “你俩别废话了成不?”赵玉按照耍大牌的套路板起脸来,“神探不是一日练成的,我必须清楚地搞清每一个环节!想当初无头女尸案的时候,我就是因为注重细节,才……”

    “啊……英雄,请你陪我追美梦……”谁知,赵玉话没说完,手机忽然响了。

    由于在逮捕姜科的时候遭到了电击,他的手机已经严重损坏。不过,通过当地技术人员的连夜抢修,终于给他修好了。虽然更换了许多零件,但手机中的重要内容一个都没丢,甚至连手机铃声都没有变。

    “喂……”电话甫一接通,里面便赫然传来了苗英的声音,“组长,查到了!是郎向阳的弟弟,叔伯弟弟,不是亲的!”

    “啊?什么?”苗英的话来得没头没尾,赵玉一下没有听清。

    “当年拉郎向阳夫妇入股,合伙开教学器材销售公司的人叫做郎向前,他是郎向阳的叔伯弟弟!”

    “哦……”赵玉这才听明白。

    “你可能想不到,当年的那家小公司,现在不但没有倒闭,而且已经扩大了规模,变成了股份有限公司了!”苗英一贯英朗地说道,“郎向前现在就是该公司的董事长,他们生产经营教学设备还有教学软件等等,业务已经覆盖到了全国!”

    “哦……那……”赵玉琢磨着说道,“郎向前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就是按照你的调查思路走的!”苗英说道,“我刚刚和郎向前谈过话,他说郎向阳确实为急性脑炎致死,由于脑炎的初期症状和非典有些相似,医院当初给郎向阳按照非典做了隔离处理,从而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为此,郎家还把医院告上了法庭,后来经多方斡旋,医院赔偿了20万赔偿金!”苗英说道,“我刚刚计算过日期,郎向阳住院的时候,北迁的最后一起恶魔案已经结束了。所以,他还是不能排除怀疑!”

    “那……能不能还原一下郎向阳生前的行动轨迹呢?”赵玉出主意道,“看看他和恶魔案的案发时间和地点是否吻合?

    “组长……”苗英沉了一下,说道,“不行……就申请搜查令吧!郎向前说了,在郎向阳打算办退休的时候,他夫妇俩便从北迁买了套三室一厅的楼房,郎向阳去世之后,他的遗孀一直在房子里独居。所以,郎向阳的东西,应该都还留着呢!

    “郎向阳当初走得很急,如果他真是恶魔案的凶手,必然会留下些什么!”苗英极为严肃地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与其费力地调查行动轨迹,还不如单刀直入的好!如果我们怀疑错了对象,也可以及时纠正,我们的时间是耽误不起的!”

    “嗯……”赵玉觉得苗英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立刻点头说道,“好吧,我这就给陈干事打电话,申请搜查令。不过……我们只是怀疑而已,搜查的时候,最好你亲自指挥,跟老太太好好解释一下!”

    “呦?”苗英忽的一愣,不可思议地反问道,“赵玉,这是你说的话吗?什么时候,你也会为他人着想了?”

    “嗯……我一直是个正直善良的人嘛!”赵玉毫不做作。

    “行了,放心吧!”苗英一笑,“我有分寸的!等你回信呢,快点儿吧……”

    挂掉电话之后,赵玉赶紧给陈铎打去了电话,要他申请搜查令。特调组毕竟有着寻常警队没有的特权,不到五分钟,陈铎便把此事搞定。

    得到搜查令之后,苗英等人便可以去搜查郎向阳的家了……

    这时,开车的王灿显得有些焦急,已然加大了油门,朝着昨天姜科抢劫香烟的地方开去。

    “嗯……”赵玉看了看手机地图,一边给王灿指了指路,一边劝道,“不用……不用开这么快的……”

    “不行啊!”王灿根本不知赵玉的意图,焦急地说道,“要是不快点赶到现场,天就黑了!赵警官,您为什么不早点儿说……”

    “吁吁……”赵玉赶紧勒令道,“让你慢点儿你就慢点儿,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想要等天黑呢!”

    “哦?”王灿这才减慢了速度,诧异地问道,“我……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等天黑,难道……您认为,我们漏掉了什么吗?”

    “嘿嘿……”赵玉摇头晃脑地装逼道,“天机不可泄露,老实开你的车吧!”

    “哦……”王灿还真被赵玉给唬住了,顿时感觉赵玉的形象高大而神秘。

    然而,这种高大神秘的形象仅仅维持了五分钟,便被赵玉亲手打破。

    当警车开过一条商业街的时候,赵玉忽然捂着肚子说道:“哎呀……这特么都快6点了,难道你们忘了我中午没吃饭了吗?”

    “啊?”王灿又是一愣,再一次减慢车速。

    “老大,你又搞什么?”崔丽珠亦是有点儿懵,“你不是想去抢劫现场吗?咱现在过去正好天黑!这样吧,你要是饿了,我给你买点儿东西捎着!”

    “什么?捎着?”赵玉臭嘴一撅,“我吃了一天打包餐了好不好?老子好歹是特调组组长,不能老是这个待遇吧?”说着,他一拍王灿肩膀,“赶紧的,找个饭店!大不了老子请客!”

    “这……好……好……”面对赵玉的耍大牌,王灿自然毫无办法,赶紧将车子拐进了右手边的街道,然后开始寻找饭店。

    “哎?火锅……”崔丽珠指了指街口的第一家,兴奋地说道,“好久没吃涮羊肉了!”

    “涮你个头啊?”赵玉喝道,“没看我腿都这样了吗?大夫叫我忌羊肉呢!”

    “哦……”崔丽珠缩了下脖子,不再说话。

    随着车子继续向前,赵玉先是看了看手机上的具体位置,然后猛地指着一家饭店喊道:“好了,好了,就这家吧!”

    众人按照赵玉的指示看去,但见那家店铺的门匾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涮羊肉!”

    我尼玛……

    赵玉顿时面如土灰,乌鸦嘎嘎叫!他小声嘚吧道,又玩儿我了吧?堂堂一个大饭店叫什么名字不好,为什么叫“涮羊肉”?

    “老大……”崔丽珠气得鼻子都歪了,“大夫是不是给你开错药了?你到底几个意思啊你?你不说,你不能吃羊肉吗?”

    “嘿嘿……嘿嘿……”赵玉苦笑着解释,“还不是你勾引的我,让我也想起很久没吃涮羊肉了?不能吃羊肉,我可以吃点儿肥牛嘛……呵呵……”

    “嗯……赵组长……”这时,王灿把车子停好之后说道,“我在这里吃过,这家店只有涮羊肉,没有肥牛的……”

    “奶奶个熊,不说话会死啊?”赵玉蓦地急眼,“我……我特么吃菜!吃菜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