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97章 耍大牌
    “郎老师?”听到崔丽珠的提问,李妍赶紧用心回忆着说道,“郎老师办的内退,退休时也就是50来岁……嗯……郎老师夫妇俩都是北迁人,郎老师的妻子也在耀名教学,应该是个中学老师,当时已经退休两年多,提前回了北迁。所以,郎老师才提前退休,然后衣锦还乡,去找自己的老伴去了……

    “嗯……我想想啊……是谁来着?反正不是郎老师的弟弟,就是郎老师妻子的弟弟,总之,是一个弟弟开了那家销售教学器材的公司,然后拉着这老夫妇俩一起入的股。

    “当时,因为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急需人手,所以郎老师便从我们学校物色了几名合适的学生过去帮忙。

    “郎老师这个人有情有义,待人真诚,我们几个感觉又能挣钱,离家又近,所以就跟着他一起去了!”李妍回忆道,“虽然我不到半个月就走了,但郎老师还是给了我一个足月的报酬,他可真是个好人!只可惜……唉……”

    “怎么了?可惜什么?”崔丽珠感觉话锋不对,急忙问道。

    “那年春节刚过,我们就得到了噩耗,说郎老师突染重疾,不幸去世了!”说到此处,李妍似乎动了情,声音变得哽咽。

    啊!?

    赵玉等人却是蓦然大惊,春节刚过的话,岂不正好与恶魔案的结束时间吻合?

    “怎么死的?”崔丽珠赶紧催问,“难道……是非典?”

    “不!不是!”李妍说道,“一开始,我们也都以为是非典呢!但郎老师得病的时候,非典已经到了末期。后来,我们过去吊唁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郎老师得的是一种急性脑炎,从病发到去世非常快,让大家措手不及……”

    “哦……那……”崔丽珠在得到赵玉的提示之后,急忙问道,“那郎老师在得病之前,身体情况如何?”

    “嗯……平日里,他的身体还是挺不错的!”李妍回忆道,“在学校的时候,扛纯净水上四楼从来不用学生,都是他自己扛!后来到了北迁之后,身子骨也一直挺硬朗的,那时,他不过50来岁而已。要是身子不好的话,也就不会跟别人合伙做买卖了!”

    “那……这么说……”崔丽珠想了想,又问,“在北迁的时候,郎老师也经常出去干活儿吗?”

    “那当然了,他弟弟有门路,别看公司刚开张,但是买卖真的不错!”李妍回答,“有时候人手不够了,郎老师也会亲自上门送货,或是维修什么的!”

    “哦……那……郎老师和韩宽的关系怎么样?”

    “嗯……应该不错吧?”李妍回忆着说道,“能被郎老师看中的人,肯定都是他最为认可的人,关系要是不好的话,也不可能跟着过来吧?不过……韩宽虽然不爱说话,但他非常聪明,好多东西一学就会,比我们可强多了!”

    此后,崔丽珠又问了一些相关问题,这才结束了与李妍的通话。

    赵玉则赶紧让她把刚才获得的信息立刻告诉给苗英,让他们那边重点调查一下。

    待崔丽珠交代完毕,放下电话之后,病房内顿时陷入一片安静。过了许久,才由王灿打破了沉默,他向赵玉汇报道:“赵警官,各地警局已经传回了消息,并没有在那3个男生居住的城市发现疑似恶魔案的案件……韩宽的那些同学,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

    “所以……”崔丽珠这才忍不住指了指白板上的“郎向阳”三个字,“这个人,才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嫌疑人!可惜啊……这个人已经不在了!当年的恶魔案,真的是他做下的吗?”

    呼……

    赵玉习惯性地重重呼了口气,从直觉上讲,他还是觉得这个郎向阳不太像是恶魔案的真凶。然而,通过各种线索的指向,郎向阳的嫌疑却不可谓不大!路线、时间、包括动机,似乎都与恶魔案高度吻合。

    那么……恶魔案的真凶,真的是他吗?

    在耀名的时候,他看不惯老瓜欺负韩宽,所以杀掉了老瓜!后来,出于对韩宽的同情,所以要带着他一起回北迁赚钱!杀掉老瓜,让他上了瘾,所以回到北迁之后,他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犯下了天大的恶魔案!然后,一场突发的疾病夺去了他的生命,所以恶魔案也随之终止……

    当年的真相……会是这样的吗?

    唉!

    恶魔案啊恶魔案……

    赵玉禁不住摇头叹道,这案子不愧是五大悬案之一啊!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那么多的线索,却总是越查越乱,越查越看不清方向!

    恶魔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由于早晨吃得饱饱的,所以到了中午,赵玉连饭也没吃,仍然还在对着白板分析案情。昨晚忙活了整整一夜,崔丽珠再也熬不住,趴在旁边的病床上睡着了……而王灿亦是斜坐在沙发上打起了鼾……

    赵玉则认认真真地又把整个案情从头到尾地过滤了一遍,他发现整件案子之中,牵扯的人物实在太多太多,不光是牵扯人物,而且还牵扯到了许多其他的案子,比如韩宽杀妻案,还有大盗姜科案等等,线索异常地繁复……

    可是,如果仔细分析的话,其实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剔除出去的!案子查到这个节骨眼上,他必须有所侧重,必须沿着主线查找下去才行。

    那么……哪些才是真正的重点呢?

    按照这个思路下去,赵玉开始尝试着精简线索,然后圈画重点,把所有与恶魔案相关的线索突出出来,试图从中找到一条明路……

    然而,当他每精简下一条线索之后,却很快又会引出新的线索来。

    比如张井茹的事情,通过调查证明,张井茹与恶魔案无关。可是……她文件上的那个恶魔图案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她的电脑浏览记录上,为什么会出现恶魔案的相关信息?

    是不是,正如他之前猜测的那样,张井茹因为发现了韩宽与恶魔案的秘密,所以被韩宽灭了口?可是……如果韩宽不是恶魔案真凶,那又何来灭口呢?

    还有,时至今日,也从未有人猜透恶魔案的作案方法。无论是案发现场还是死者身上,警方都没有获得过特别有价值的证据或线索,以致到了最后,甚至连自杀与他杀都分不清楚。

    那么……如果恶魔案都是他杀,那么凶手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杀人?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五点。赵玉看了看手表,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遇到了一个难题。

    原来,他今天的副本奇遇指示的是晚上六点,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而且,从地图上看,今天副本奇遇的位置,与他现在所在的地方相距较远,如果再不动身,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可是……

    放在往常,他可以随便找个借口,然后自己驾车而去。然而今天明显不行了,他的右脚打着石膏,进出往来全得靠轮椅拐杖。如果没有别人帮助,根本没办法去到奇遇地点。

    可是……如果想要王灿和崔丽珠把自己送过去的话,那自己又该如何解释呢?副本奇遇的事,就算他想挑明,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怎么办?

    眼瞅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赵玉不禁越发着急。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副本奇遇尤为重要,哪怕没有案情线索,自己也是万万不能错过的!

    嗯……

    要不……要不……赵玉仔细看了看副本奇遇的位置,心里默默叹道,看来,自己只能利用自己的身份来玩一次耍大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