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92章 恶魔联盟?
    由于还要输液与换药,在审讯完姜科之后,赵玉只得又和崔丽珠返回了医院病房。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赵玉这才想起,他居然忘了今天的开卦!按理说,在审讯姜科之前,早应该开上一卦才对!

    唉……

    赵玉摸了摸打着石膏的伤腿,头脑仍然困顿昏胀,他甚至想起,刚才还落下一些问题没有跟姜科问清楚呢……

    “老大……别着急了!”崔丽珠看出了赵玉的急躁,急忙劝慰,“已经拖了十多年的案子,也不在乎多等个一天两天的,可你要是累坏了身子,那可就什么都做不成了!”

    看到崔丽珠如此温柔体贴,放在以前,赵玉早就得跟她贫气几句,可现在的他的确感到身心俱疲,非常难受。

    可是,再疲惫,再难受,他还是倔强地点击了一下系统主页,为今天开了一卦。还好,卦文非常理想,乃是一个“艮离”卦……

    “赵组长……”谁知,赵玉还没来得急细细品味卦文的意思,王灿便急不可耐地快步走了进来,恭敬地打了个敬礼说道,“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跟领导们汇报过了,关局长让我好好感谢您的提醒。他说省厅已经做了部署安排,派了一大批专业人员过来,一定会确保万无一失的!

    “哦……关局长还让我告诉您,市局的领导们看到天色太晚,不好意思过来打扰您,说天亮以后再来看您,请您千万不要怪罪!

    “对了,还有这个……关局长让我暂时代理靳队长的任务,协助特调组的调查工作。”说着,王灿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给赵玉,“您看,这就是0年前侯胜云坠楼一案的卷宗记录,姜科没有说谎,死亡的时间、地点还有方式全都一致,最后警方亦是按照酒后不慎坠楼结的案!”

    赵玉接过卷宗浏览了一下,点头说道:“姜科虽然狡诈,但是因为没有利害关系,他的供词还是有着很高可信度的!小崔……你过来……”

    赵玉冲崔丽珠摆了下手,然后把卷宗中有关案发现场的照片给她看,同时问道:“你看看,这案发现场是不是也很眼熟?”

    “对……”崔丽珠认真地看着,连连点头,“和恶魔案中的其他案发现场特别相像,都是废弃或未完工的大楼!”

    “对!”赵玉亦是点头说道,“就算把巧合成分全都去掉,这些事情之间也都是有着莫大关联的!你发现了没有?其实……韩宽的《杀》并不是瞎编乱造的,故事的原型,其实就是他自己!”

    “的确!”崔丽珠瞪大眼睛,激动非常地说道,“遭受了长期的校园欺凌,所以韩宽写出了《杀》,其目的,可能就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吧?韩宽也画过恶魔,还有可能犯过一起跟恶魔案相似的案子……那么……

    “他到底是不是恶魔案的凶手呢?老大……”崔丽珠看了王灿一眼,然后小声地对赵玉说道,“张井茹当时就在北迁,你说会不会,这两口子在那时就有联系呢?张井茹也跟恶魔案有关?”

    “唉!”赵玉重重地叹了口气,异常担忧地说道,“恶魔案影响甚广,要是真的只是他们两口子的所为,那还算是个好的结果呢!怕就怕……”

    “啊?你担心……这里面还有别的凶手?”崔丽珠不由得咋舌,“恶魔案不是一个人或两个人犯下的,而是一个……组织?一个反抗校园欺凌的杀人组织?哇!那样一来,这事儿,可就大了!”

    “现在来看的话,这种可能性可是很大的!”赵玉分析道,“虽然作案手法一样,却是不同的凶手所为。这样的案子,在谋杀案里面来讲,是非常难以侦破的!你好不容易锁定了一个嫌疑人,却发现这个嫌疑人根本不在案发现场,甚至都不在一座城市!”

    “那……那可就真的厉害了!”崔丽珠说道,“如果韩宽代表着耀名,张井茹代表着北迁,或者只是长丰的话,那全中国那么大,会不会……在别的地方……还有!?”

    果然,二人沿着这个思路一想,顿时感觉头皮发麻,王灿亦是吓得浑身发抖。

    “慢着……”这时,赵玉率先缓过神来,对二人说道,“我们先不要这样盲目的假设,必须得先证明些什么才行!比如……比如……”他认真地想了想,“我记得,在北迁恶魔案的9名死者之中,好像还有个50多岁的受害人了吧?50多岁,跟校园欺凌有什么关系?”

    “对呀……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呢?”崔丽珠说道,“我们得证明那9个人全都跟校园欺凌有关,假设才能成立啊!”

    “教师?不对……”赵玉还未打开手机查看资料,便率先否定道,“那个50多岁的死者是杂货店老板!另外,还有一个0多岁的无职业的老太太……这些……和校园根本不沾边儿!”

    “嗯……的确……不过……不过……”崔丽珠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一时想不到点儿上,显得万般着急,抓耳挠腮……

    结果,就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崔丽珠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小崔吗?”接听之后,电话里赫然响起了吴秀敏的声音,“不好意思,这么早就把你吵醒!”

    “没事,吴姐,一直醒着呢!”崔丽珠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吴姐,是不是有什么新消息了啊?”

    “嗯……组长……组长呢?他的手术进行得顺利吗?”吴秀敏问道,“我这里,的确有些要紧的事情想要跟他说,要是他不方便的话,你就先听着,等他醒了……”

    “我在呢,吴姐!”赵玉同样意识到事关重大,急忙接过手机。他知道,但凡不是重要的事情,吴秀敏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找他。

    “哦……组长……”吴秀敏急忙打招呼,向赵玉问候了一声,然后才转入正题,说道,“我着急找你,的确有事!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按照你的吩咐,又把韩宽连夜问询了一遍,主要问了一下他上学时的详细情况!嗯……”

    “哦?怎么样?”赵玉眼前一亮,急忙催问,“他说什么了?”

    “我回头把完整的视频发送给你!”吴秀敏说道,“现在,我就先捡重要的跟你说吧!

    “真是太古怪了……昨天晚上我把韩宽带到审讯室连夜问询,本以为当我提到北迁、耀名或是恶魔案之后,韩宽至少得有一点点异常的表现呢!

    “然而,他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看不出任何破绽,我感受不到他的紧张、忐忑甚至是兴奋的感觉……好像他和这些事情,全都毫无关系似的……

    “然后,我就问他上学的事情,他回答得非常痛快,把他在耀名上学时的同学、老师,还有一些轶事全都讲了出来。

    “他还说,因为他不爱说话,经常被人欺负,所以就写下了《杀》以及其他一些小说,希望自己能像男主角那样惩恶锄奸,匡扶正义什么的……

    “其中,他还提到了一个经常欺负他的人,叫……嗯……侯胜云!”吴秀敏激动地说道,“他说这个侯胜云喝多了酒摔死了,真是老天有眼什么的……”

    啊?

    赵玉和崔丽珠面面相觑,他俩万没想到,韩宽竟然把这些事情毫无保留地交代了出来……

    “哦……对了!最关键的是……”吴秀敏赶紧说道,“当我问他,他是否去过北迁地区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答案,他说……他说……”吴秀敏的声音已然开始颤抖,“他说临毕业的那一年,他跟着一个退休老师去北迁做生意,在整个非典期间,他全都在那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