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90章 指导杀人?
    “什么?开什么玩笑?”听到姜科的话,崔丽珠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韩宽上学的时候杀过人?那他为什么没有坐牢?”

    姜科侧头看了一眼崔丽珠,眼神中露出几丝玩味,不紧不慢地说道:“赵警官,你们特调组还真是人才济济啊!居然还有长这么漂亮的?”

    “你……”崔丽珠被姜科凌厉的眼睛盯着,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异常的威压,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厉害!”赵玉却是微微笑道,“一眼就能看出她是特调员来,眼睛够毒的!”

    “别笑话我了赵警官,”姜科淡然一笑,“能进到这间审讯室的都不是一般人,你和这位姐姐都没穿制服,她还敢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话,傻子都能看出来吧……”

    赵玉回敬了一笑,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现场突然陷入到了一片冷场之中。

    姜科紧紧地盯着赵玉,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正在积极地思考着什么……

    终于,在冷场了十多秒之后,还是姜科率先打破了僵局:“好吧,我明白了,韩宽的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你们也早晚都会查明白的。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个面子,友情大奉送一下吧!赵警官,如果今后还有机会碰面,可要记得我这个人情哦……”

    “放心,我赵玉一向恩怨分明!”赵玉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心里则在盘算着姜科的意思。

    “韩宽是个闷屁虫,天天就知道看书写字还有画画……”姜科说道,“崔小龙跟他是上下铺,却几乎没有犯过什么话!

    “说实在的,我和小龙肯定是看不上这种蔫人的,所以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哑巴。但是,我和小龙只是给他起外号而已,却从来没动过他!不像……某些人那样!”

    哦?听到姜科话锋有异,赵玉心头不禁泛起一阵涟漪。

    “好像……除了我们两个,其他男生都欺负过他吧!?尤其是一个叫侯胜云的,欺负得最为厉害!

    “侯胜云外号老瓜,虽然不是本地人,却因为作风彪悍,下手狠辣,很快就成为了学校的一霸。在没有分班之前,老瓜曾经跟韩宽在一个宿舍,听说那个时候就欺负韩宽欺负得很离谱,拳打脚踢,给他床单上倒消毒液,拍裸照等等,还有一次,他甚至扒*光了韩宽,把他关在了宿舍楼外面!

    “韩宽也是够愚昧的,被人整得这么惨也连屁都不放一个,也不敢告老师,也不敢告家长!那时候,常常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模样……

    “有时候,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也不会想象还有这样没骨气的人!”姜科摇头叹道,“老瓜和一些男生为了显示自己的厉害,常常会让韩宽自己扇耳光,结果呢,他每次都扇,还扇得特别响!简直不可理解……

    “后来,我们分了班,调换了宿舍。”姜科继续说道,“但是,韩宽依然没有摆脱老瓜的阴影,老瓜还是会常常找机会过来欺凌他!

    “有一次,老瓜让韩宽给他打饭,然后有人背地里打小报告,说韩宽往饭里吐痰!结果,老瓜就找到了我们宿舍,把韩宽打了一个半死,要不是我和崔小龙拦着,非得打出点儿毛病来不可!

    “最后,老瓜还气不过,又把韩宽画画的本子给撕了!”说到这里,姜科稍稍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道,“赵警官,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能当上侦探,是不是也能破很多难解的案子呢?

    “当时,韩宽的画画本被撕的时候,我忽然从他眼中看到了一种以前从没见过的眼神,我无法描述,但是通过那一个眼神,我就已经预感到,可能要出什么事了!

    “结果……你猜怎么着?真的被我说中了!”姜科略显兴奋地说道,“就在那次事件不久之后的某天,老瓜死了!在学校东面的工地大楼上,从十多层的地方掉下来,摔死了!”

    啊!?

    赵玉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深深地吃了一惊。工地大楼,坠楼而死……这些……

    “当时,警方调查过,说老瓜当晚醉酒严重,而且身上没有任何搏斗痕迹!”姜科轻笑而道,“那个工地不知什么情况停工了,那段时期,老瓜经常到那里去玩儿,和哥们儿喝酒还有搞搞女生之类的,所以警方怀疑他是醉酒之后,不慎坠楼而死的!

    “后来,警方也来学校做过调查,而且还调查过韩宽,但最后实在没什么证据,也就不了了之了,还是以不慎坠楼结了案!不过……”姜科笑道,“韩宽瞒得过警察,却瞒不过我!

    “自从老瓜死后,韩宽的眼神就变了!虽然还有别人欺负过他,可他眼神里面闪烁的,再也不是木讷和淡漠,而是……而是一种说不出来,让人感到特别不舒服的东西……

    “呵呵……赵警官,原谅我文化低,不知道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姜科摊开双手,坦然言道,“但是,我看人一向很准的,老瓜的死肯定跟韩宽有关!应该就是他把老瓜推下去的!”

    听到这里,赵玉和崔丽珠早已听得呆住。老瓜的死和恶魔案的死亡方式如出一辙,由此看来,韩宽与恶魔案肯定有着莫大的关系!

    只不过……

    “我知道,你们可能会问我,明知道韩宽有问题,为什么还不报告警察?”姜科又道,“可是翻过来想一想,警察都没有证据证明是他,那我何苦找那个没趣呢?

    “我们老家有句老俗话儿,蔫蔫萝卜辣死人!其实真正张牙舞爪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从来不露獠牙的人!要万一我举报他不成,再被他盯上,把我也悄悄弄死,多不值?

    “再者说了,老瓜也是活该作死……”姜科义愤填膺地说道,“咱有嘛说嘛,欺负人也得有个底线对不对?盗亦有道,就算我后来当了强盗,也从来没有做过那样不讲道德的事!所以,我当时心里有那么一半,还是支持韩宽的,怎么会去告他?”

    “嗯……但是……”赵玉等到姜科说完,这才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恶魔案发生在北迁,而韩宽是黄金城的,不是北迁人!”

    “哦?是吗?那就不知道了……”姜科似乎对这件案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即认真地出主意道,“哎?你们说……会不会……他还有个笔友什么的?那个笔友才是真正的恶魔案凶手,是他指导韩宽杀掉老瓜的?”

    啊?

    姜科的说法,一下刺中了赵玉的要害,使他脑中赫然闪出了一个人名张井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