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80章 金蝉脱壳
    那场景,真的好像爆米花出锅一般,无数香烟从油罐车的尾部喷射而出,倾洒在了公路之上。

    由于油罐车砸在了另一侧的车道,等于整条公路全都被拦腰截住。

    而就在此时,从公路上驶过来好几辆急速飞驰的小轿车,小轿车司机不知道那些横在路面上的东西都是香烟,谁也不敢往上撞,一个个赶紧猛踩刹车,结果有的撇到了旁边沟里,有的则撞破隔离带,冲上了逆行车道,在连续打转之后,砰然撞树……

    赵玉见状,赶紧一面关闭排污管的阀门,一面控制着吸污车减速。

    嚯……

    好臭……

    正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纵然赵玉处在上风位置,可身上还是没少沾了臭泥,臭得他嘴歪眼斜。

    谁知,臭味之下,赵玉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吸污车还没有完全减下速度,前面竟忽然冒出了一辆宝马来,而且还是辆名贵的740!

    那宝马本来开得挺快,吸污车是不可能撞到它的。可是,宝马车的驾驶员有着良好的看热闹的传统美德,所以在看到油罐车忽然暴起之后,他赶紧停下车子,并且打开车窗,探头观赏。

    哪成想,赵玉的吸污车突突突地就驶过来,正好擦着它的车身撞了过去。

    “啊!”

    宝马车主吓了一跳,赶紧把头缩了回去。两车摩擦之下,巨大的吸污车登时把宝马剐蹭了一个体无完肤,玻璃也碎,倒车镜也飞……

    戈噔噔,冲撞带来剧烈的颠簸,赵玉一个没有站稳,正好趴在了排污闸门上,而排污口也不偏不倚地正好对准了宝马车的车窗,又一股污泥顿时喷涌而出……

    “我去……”赵玉惊呼一声,赶紧关闭阀门。然而,那股臭气熏天的泥污还是顺利地喷进了宝马车子里。

    “嚯……咳咳咳咳……咳咳咳……”宝马车的车主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在泥污之中游了出去,再看时,已然变成一个泥浆人!

    霎时间,他的肠子都悔青了,看热闹的传统思想真是要不得啊……

    “不……不好意思……”赵玉不知道宝马车的车主是因为看热闹而停车的,所以赶紧还不好意思地道了声歉。

    等赵玉再转回身的时候,入眼处已是一片满目惨烈!

    但见巨大的油罐车像条僵死的巨怪一般,横亘在公路一侧,凌空喷出的香烟则散落在道路各处,一片狼藉。再看之前冲进沟里,或是撞树的其他轿车,也已经冒起了烟……

    虽然车辆不多,但这里毕竟是国道公路,不到一分钟,便又驶来了更多的车辆,把这里全部堵死,水泄不通。

    赵玉拖着受伤的右脚,迈过隔离带来到油罐车的驾驶舱前,但见整个驾驶舱已经变成了慢慢的深黑色,污泥顺着瘪进去的车门还在往外流淌。

    虽然刺鼻的恶臭味儿让赵玉隐隐作呕,可他还是伸手拉开了车门,结果,随着大量的污泥滑落,有两个泥人,一起随着污泥滑落了出来。

    其中一人的有额头上明显少了一块,一看就是被赵玉打死的崔小龙!而另一个人,必然就是拿着散弹枪攻击自己的歹徒。

    赵玉用脚把他翻了过来,但见此人身上没有明显伤痕,鼻子和嘴那里突突地冒着气泡,看样子,应该是还是活着的。

    不过……赵玉用脚抿去他脸上的臭泥,这才赫然看清,此人并非大盗姜科,而是一个极为年轻的小伙子。由此看来,姜科要么没有参与抢劫,要么就是在另外一辆油罐车上!

    呼……

    臭味实在难闻,赵玉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此时此刻,那些被堵住去路的人们已经从车祸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并且已经有人注意到,从车里摔出来的东西,乃是香烟了。

    于是乎,有人蠢蠢欲动,已经下了车子,来到香烟跟前仔细查看。待他们发现,这些香烟都是难得的极品之后,终于有人安奈不住了。其中,一个光头胖子竟然旁若无人地捡了几盒,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既然姜科不在……

    那么……

    赵玉看着车底下的泥人歹徒,此人刚才被摔得不轻,现在已经处在昏迷状态,应该是不能再跑了!自己来的匆忙,也根本没有带着手铐。再说,就是有手铐,也不好给他铐啊,实在太臭了……

    擒贼擒王,赵玉赫然想起另一辆油罐车来,他赶紧一面往吸污车那里跑,一面观察脑中的跟踪讯号。

    坏了!

    一看之下,赵玉顿时大感不妙,因为,此时此刻,另一辆油罐车的讯号已经停止不动了。讯号停止不动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车上的歹徒已经落网,另一个则是……

    谁知,他想到这里,吸污车驾驶室里面便赫然传来了“啊~英雄”的手机铃声,他再不多想,赶紧冲进去接电话。

    “喂喂……”接通之后,电话里赫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之前那位跳井查案的小王警官,“喂,特调员同志,您……您没事吧?”

    “我没事,先别说了,你们追截油罐车的事怎么样了?油罐车往……嗯……”赵玉说到这里,却发现不能再往下说了。如果他能说出第一辆油罐车的位置,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特调员,我们找是找到了,我就在现场呢!只不过……嗯……”小王为难加遗憾地说道,“当时,我们一路堵截,发现那辆油罐车拐进了东菱村方向,所以就一路追了下来。却没成想,车子追到了,却只看到了赃物,并没有看到人!

    “对了,我看了一下现场,可能是因为油罐车太沉,还没到村口就陷在泥里了。我们觉得,他们应该跑不了太远的!”

    “哦?陷在泥里面了?”赵玉皱眉,然后提醒小王,“你赶紧给我把现场拍个小视频过来!”

    “哦,好的……”小王立刻按吩咐去做了。

    可这个时候,赵玉却忽然听到一阵争吵,他抬眼看去,但见路边的群众们竟然发生了争执。有几个不道德的司机看到香烟值钱,竟然整包整包地往自己车上装,而有那么几个有正义感的群众,则出言制止与指责,双方很快就发生了争执。

    “喏,视频发给您了!”小王发完视频,问道,“特调员,还有一件事,我们始终没有看到另一辆大油罐车,现在正找呢!”

    “不用了!”赵玉一面看着小视频,一面把自己这边的情况以及位置告诉给了他。

    “啊?抓住了?太好了!”

    小王听后大为兴奋,可赵玉却在观看小视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疑点。

    不对啊?

    视频中,第一辆油罐车停车的地方虽然是一条小路,却是一条柏油路,油罐车里面装的都是香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沉,如果一直往前开的话,根本不可能陷到路旁的泥地里面。

    还有,从镜头上看,停车的角度非常硬,要么是发生了什么突然事件,要么……就是司机故意为之……

    “哎!?”蓦地,赵玉又从视频中发现了问题,忙问,“小王,你看看油罐车车头的左车灯处,是不是有些刮痕?”

    “哦?”小王赶紧按照赵玉所说的位置去看,顿时惊讶地答道,“的……的确……墨绿色的车漆,而且还有碎玻璃……这……这说明……”

    “这说明,歹徒们可能又抢了一辆车,然后乘坐那辆车逃跑了!”赵玉说道。

    “对!那……”小王赶紧急促地说道,“我这就去查报案信息!”

    “蠢货!”赵玉喝道,“姜科那么精明,一定把司机给控制住了,查什么报案信息?赶紧的,派人去监控里寻找一辆墨绿色的汽车,左侧车灯已经被撞坏的!”

    “好……好……我马上办……嗯……那个……”小王在即将挂电话之前,又担心地问了一句,“特调员同志,靳万……靳队长……他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我同事在照顾他了!”赵玉安慰了一句,直接挂掉了电话。

    谁知,挂掉电话之后,公路上的争执却是愈演愈烈,随着前来哄抢的人越来越多,那几个有正义感的群众已然无力阻挡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贪心的人们冲进香烟堆中你抢我夺,肆意践踏……

    靠……

    赵玉愤愤地骂了一句,立刻掏出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想要上去维持一下秩序。

    然而,他刚刚走到吸污车车尾的位置,却猛地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一下。

    哎?

    蓦然间,他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汗毛全都倒竖了起来。

    原来,他忽然看到,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隔离带另一侧,正好停着一辆墨绿色的面包车,而那辆面包车的左侧车灯,明显是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