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66章 改邪归正
    “不行!”苗英坚决地说道,“韩宽分明有着重大嫌疑,怎么能放人呢?”

    “嗯……这……”刘局长为难地说,“各位调查员同志,我们当然是想尽力配合了,但是,韩宽的事情,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如果,你们还想延长审讯期的话,不如利用你们的特权,给省厅那边施加点儿压力吧!”

    “可是……我们已经使用过特权了!”吴秀敏无奈地提醒了苗英一声,“要不然,也不可能关押了韩宽72个小时。”

    “赵玉……”苗英向赵玉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让赵玉想个办法把韩宽留下。

    谁知,赵玉却认真地冲两位局长摆了摆手,说道:“辛苦两位了,既然我们都是在照章办事,那就按程序走吧!我们虽然是特调组,却也必须得遵守法制,所以,你们赶紧去办吧,不用管我们了……”

    得到赵玉的同意,两位局长忙不迭地告辞了。

    “赵玉……”人走以后,苗英立刻瞥了赵玉一眼,用食指点着他说道,“好哇……快说,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馊主意了?”

    “没……没……”赵玉汗都下来了。

    “我不明白……”冉涛忽然说道,“现在韩宽分明和恶魔案有着重大嫌疑,我们为什么不用恶魔案来起诉他呢?那样的话,他不就可以继续吃警局的盒饭了?”

    “我晕!”吴秀敏摇头叹道,“我们用什么证据来起诉他呢?就凭他在厕所里面发疯尿了裤子?还是凭这张纸上的恶魔画像?要是我们仅凭着一个猜测就去告他,那我们特调组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是啊!我们相信……”曾可无奈言道,“但听在别人耳中,就是天方夜谭!恶魔案发生在北迁,韩宽却在黄金城!那恶魔案起诉他,那我们就等着挨雷吧!”

    “我们特调组有一个专案调查特权,”赵玉说道,“就是在调查目标案件的时候,拥有比当地警方更大的权限!但是,这个调查特权,是需要在目标所在地,或是有重大证据支持下才能生效的,并不适用于韩宽的情况。再者说,根据现在的调查指向,似乎张井茹才和恶魔案更近一些!”

    “总而言之,就是我们证据太少了!”吴秀敏说。

    “哼,装吧你就!”苗英瞅着赵玉,冷冷说道,“我就不信,你这个绝世无赖,真的会改邪归正!说,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什么主意?”

    “别开玩笑了!”赵玉摇头说道,“我们的目的是要破案,死咬着韩宽有什么意义?放心!我已经知会了巴晨他们,要他们以后24小时全天候的监视韩宽,亮他也跑不出老子的手掌心!到时候,只要一找到有力的证据,我们立马再把他抓回来就是了!”

    “赵玉……”苗英忽然意识到赵玉可能在说实话,登时变了脸色,嗔喝道,“你是特调组组长,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如果韩宽真是恶魔案的重大嫌疑人,我们万万不能放虎归山啊!

    “他写了那么多年罪案,光是杀妻一案,就把咱们刷的团团转了!要是放他出去,就凭巴晨他们,能盯得住?”

    “对啊!”吴秀敏担心地说道,“就算没有恶魔案,韩宽杀妻的嫌疑也是再大不过了!身背人命官司,韩宽绝对不会老实的!想什么办法,也得把他留在警局!”

    “这样吧!”说着,苗英从办公桌上拿起了一把剪纸刀,对赵玉说道,“听说过那句话吗?不怕警察掏枪,就怕警察拿刀?”

    “什么?”曾可等人听不明白。

    “我去……”赵玉可是个老江湖,登时就领悟了苗英的意思。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苗英认真地把剪纸刀交给赵玉,“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赵玉,你干这个,可是再内行不过了吧!”

    “我……”赵玉满脑门的黑线,拿着手里的刀子说道,“喵喵啊……我们是人民警察,还是特调组专员!怎么能干那么下作,那么龌龊的事呢?是,我承认,以前我的确有那么一丢丢耍流氓的坏习惯,但是,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老子现在真的改邪归正了!”

    “不会吧?”冉涛没听明白,急忙上前劝阻,“组长,你不会是想跟韩宽动刀子吧?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就冲你一口一个‘老子’,我也不信你改邪归正了!”苗英紧紧地攥了一下赵玉的手,说道,“待会儿,你只需要趁其不备地把刀子塞到韩宽手里,所有问题就全都解决了!”

    “啊?”冉涛这才明白什么意思,登时面如土灰,“那……那怎么行?你们要诬告韩宽持械袭警?这……”

    “唉!”这时,赵玉无奈地长叹一声,把剪纸刀直接丢进了垃圾桶,对苗英说道,“喵喵啊!看来……是我把你给带坏了!你看看,这哪里还是当年那个热血燃烧,抱打不平的苗人凤啊?

    “是,韩宽的确有重大嫌疑!案子没破,我们不能让他离开警局或看守所。但是,我们也不能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啊?亲爱的,”赵玉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答应过我的老丈人,不但要保护你的周全,还要让你幸福快乐,可是……如果我真的给韩宽送刀子,你还怎么幸福快乐呢?

    “再说了,送刀子这种下流手段,现在就连混江湖的都不齿呢!那样做的话,我们和那些没有底线的罪犯,又有什么区别,是吧?”

    可能是大家对赵玉的流氓秉性已经习惯了,现在突然看到赵玉大义凛然、慷慨激昂的讲起了大道理,不由得全都愣住了。

    尤其是苗英,她根本不敢相信,这番义正言辞的话,会从赵玉的嘴里说出来。难道……她在心里默默想道,难道……赵玉真的已经改邪归正了?

    结果,就在众人惊讶之时,办公室的大门赫然敞开,但见欢快的崔丽珠几乎是从外面跳着进来的。

    “老大,老大!”崔丽珠一边跳着,一边兴奋地冲赵玉喊道,“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妥妥地办好了!我还给你省了两千块钱呢,喏!就当回扣,塞我兜里了啊!”

    “这……”看到崔丽珠之后,赵玉忽然心头一紧,赶紧把食指放在嘴边比划,那意思是让崔丽珠快点儿闭嘴。

    然而,苗英心思敏捷,登时就看出了猫腻,急忙向崔丽珠问道:“是吗?真的办好了都?”

    “那还有假?”崔丽珠拍着胸脯说道,“块钱就搞定了张井峰,他现在已经在黄金刑警队签字画押呢!瞧好儿吧你们就,保证韩宽前脚还没踏出警局,后脚就会被重新抓回来审问!”

    啪……赵玉用力地拍了拍脑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哦?小崔,你仔细说说,”苗英洋溢着笑脸问道,“张井峰的起诉,真能把韩宽留下吗?”

    “那当然了!”不知道崔丽珠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她当即把赵玉的安排一吐为快,“张井峰向警方举报,说他可以证实,韩宽背着他姐姐,跟一个叫做张美丽的女人搞过婚外情。而这个张美丽却在一年前忽然失踪不见了,他怀疑是韩宽杀害了她,所以要向警方举报韩宽!所以,警方肯定要仔细调查这件事,当然不能放人了?”

    “哦?那张美丽……”苗英问话之时,轻轻地瞥了赵玉一眼。

    “当然是老大给编出来的了……哈哈哈……我老大真是太有才了!还跟我说什么他山之石可以攻什么什么的呢!牛*逼……”崔丽珠嘻嘻一笑,转身就去喝水了。

    而苗英这边,却和吴秀敏等人抄起桌子上的书本报纸,一起向赵玉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