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63章 寻找弱点
    就在赵玉看得心惊肉跳的时候,监控中偷拍下来的视频还在继续着,只见韩宽站在厕所隔断外面显露出异状之后,却连两秒都不到,便很快恢复了回去。

    那时候,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快步返回小便池,然后还疑神疑鬼地观望了下四周,差一点儿就看到了曾可安装的摄像头。

    幸好在关键时刻,门外等候的警员有些不耐烦了,正好敲了敲门。韩宽这才赶紧收回目光,用力地提好裤子,就匆匆跑出厕所去了……

    “组长……”视频播放完毕之后,一向稳重的吴秀敏忍不住率先说话了,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瞅着赵玉说道,“组长,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啊!?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也能被你撞到吗?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来……”苗英表情凝重地说道,“韩宽真的和北迁恶魔案有关系了?”

    “我……我还是想不通……”曾可凌乱般地说道,“怎么可能呢?是韩宽自己把我们喊过来的啊,如果他就是恶魔案的元凶之一,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吧?他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咱们查到他的头上吗?”

    “他是不是元凶我不知道!”吴秀敏把另一台手提电脑摆在众人眼前,说道,“但是韩宽的反应,却绝对说明了问题!”

    原来,吴秀敏让大家看的,乃是囚室那边的实时监控,但见回到囚笼之后的韩宽,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心理波动。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气定神闲,稳如泰山,而是眼神闪躲,异常紧张,似乎在担心着什么重大的事情……

    “厕所里面,是一种应激反应!”吴秀敏说道,“在那种突然的情况下,韩宽应该毫无思想准备,所以他的反应都是客观真实的!当他听到‘恶魔案’三个字之后,出现了明显的反常行为,这足以说明,组长的话触及到了他的隐秘。

    “所以……”吴秀敏指着两份视频说道,“从我的专业角度判断,韩宽一定是知道一些关于恶魔案的内幕的!”

    “五大悬案之一!呵呵……”苗英摇头笑道,“终于被我赶上了一件啊!而且……还近在咫尺!谁能想到,恶魔案的杀人恶魔,一直就在我们身边?赵玉……”说着,苗英兴奋地拉了一下赵玉的胳膊,问道,“今天晚上,韩宽就要被送回看守所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再提审他一次?继续咱们的正面进攻呢?”

    “不行……”此刻,赵玉还未从刚才的惊骇中回过神来,视频中,韩宽那种诡异的反应,让他心里发毛,不寒而栗。他缓了许久,这才对苗英说道,“现在摊牌的话,什么作用也起不到!没有证据,我们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凭空猜测,根本没有摊牌的本钱!

    “而且……你不觉得……”赵玉反问道,“如果咱们真的跟他摊牌的话,他反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担心了吗?”

    “是啊!”曾可说道,“那么久远的案子,我们上哪儿寻找证据去?如果恶魔案好破的话,恐怕早就破了!”

    “我……嗯……”吴秀敏沉思着说道,“我倒是可以把我的老师请来,给韩宽安排一次催眠!但是……啧啧……”吴秀敏无奈地对众人说道,“一来,催眠不见得真能管用;

    “二来,就算管用也不能当做呈堂证供;

    “这第三嘛,催眠和测谎一样,因为牵涉到个人隐私,都需要获得相关的法律准许才行的!而想要获得批准,就必须掌握一定的证据才行!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啊!

    “所以,根据韩宽现在的情况,上面是不可能批准的!”

    “那等于说了半天白说嘛!”曾可郁闷说道,“要我看,韩宽肯定有十足的把握,确保咱们什么也查不到,所以才敢把咱们特调组喊过来的!组长说得没错,咱们全都被这个人给利用了!”

    “差不多吧!”赵玉悻悻言道,“我真是低估了这个写小说的家伙了!不过……”说到此,赵玉的眼睛里却忽然放起了光,“不过,大家也没必要气馁,正相反,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别忘了,第一悬案无头女尸案,我们都能拿下,还有什么能难得住我们?”

    “这么说……”苗英不觉兴奋地问道,“你又想到什么鬼主意了?”

    “没有!”赵玉坦然回答,“韩宽案和以往的案子完全不同,这个人心思缜密,不是那么轻易就范的人!要想让他说出真相,我们必须得拿到确实的证据才行!

    “当然,大家也不用太着急了!”他安慰般地对众人说道,“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以前,我们是因为没有目标,感到迷茫,才会觉得案子难破。可现在,我们既然有了明确的目标,可就比以前更进了一步了!”

    “说得对……”曾可拍马屁般地说道,“永进岛上就是这样,一开始,我们看不清真相,所以非常困惑!可后来,当我们忽然锁定了窦自力之后,却发现线索和证据唰唰地都查出来了!”

    “对!”赵玉点头,“就是这个意思,既然我们现在锁定韩宽有重大嫌疑,那么只要我们将调查重点全都围绕着他和恶魔案展开,就一定能有收获!”

    “嗯……我们之前……”吴秀敏指着办公桌上的文档说道,“已经调查了不少有关韩宽的资料,可是,这里面好像并没发现什么问题……”

    “这些还不够!”赵玉斩钉截铁地说道,“远远不够!恶魔案那么遥远,我们必须得把目光也放得更远才行!”

    “对……对了……”曾可领悟,当即说道,“我现在就去调查,恶魔案发生的那一年,韩宽都在干什么?”

    “他当时还在耀名上学呢!”吴秀敏说道,“应该是快要毕业的那一年吧!所以……我们要着重调查,韩宽在上学时的情况,看看他都交往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

    “好!那我就去把恶魔案的资料拿来,”苗英说道,“我们重新把恶魔案翻查一遍!”

    “我认为……”吴秀敏又道,“厕所里面,从韩宽那种异常的表现来看,我觉得我之前给他做出的心理评估,可能存在误差!韩宽的心理症状可能有间歇性的倾向,所以,我要重新草拟一份评估测验书,再给他做一次详细的心理评估!

    “如果我能找到他心理变化规律的话,说不定,就能对症下药,找到他的弱点!”

    “好!”看到大家士气大增信心百倍,赵玉亦是倍感欣慰,他当即指了指两个箱子,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再翻翻这两个箱子吧,看看是不是还落下了什么?我觉得,恶魔案需要重点调查,但韩宽杀妻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就此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