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57章 攻坚战
    “哇,我还以为多帅气呢……”冉涛看着那本《11杀》,率先发表了意见,“没想到,原来是一股怀旧风啊……这手稿可真是有年头了!跟小孩子写的作文似的!”

    “是用稿纸订起来的还是……”曾可拿过来翻了两页,说道,“这稿纸的岁数是不是别我还大呢?”

    赵玉接过手稿,拿在手中看了一下,但见这本手稿,的确是用9年代的一种绿色方格稿纸装订起来的,装订的手段,也是最简单的订书钉。

    由于年代久远,书皮和边缘都已经泛黄,的确是一股满满的怀旧风。

    “我的天!”崔丽珠摇头说道,“就是这么一个简陋的小东西,能让谢同国连杀四个人!?说出去,谁能相信?”

    “罪在人心!”赵玉翻看书稿说道,“遇到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书并不是主要因素,关键还是谢同国的不幸遭遇,让他对这本书产生了共鸣,甚至是依赖!其实,这未尝不是一种孤独的表现啊!”

    说完之后,就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赵玉忽的“握草”了一声,然后不可思议地嘀咕道:“老子什么时候能说出这么高水平的话来了?”

    众人狂汗……

    “不过……老大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体会了!”崔丽珠说道,“我小时候有我老爸陪着,还感觉特别孤独呢!那时候是多么希望能有个朋友,有个伙伴?哪怕……那个朋友伙伴是虚拟的也行啊!想必,《11杀》就这样成为了谢同国的伙伴了吧?”

    “唉……”苗英在一旁叹了口气,似乎她也对“孤独”这两个字深有体会。

    “这本《11杀》,也不是很厚!”赵玉翻看了一下文稿,说道,“看来,韩宽说得没错,这本书根本达不到出版的标准!”

    “是的,”吴秀敏说道,“前天我给韩宽记录故事情节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他曾经试图向杂志社投过稿,但都未成功。他后来才知道,不应该在中使用外国人名!那样无法使读者产生代入感……

    “后来,当他有了一些名气之后,倒是想过重新翻修这本《11杀》,但一直没有腾出时间,甚至都不知道书稿已经丢了!”

    翻看之中,赵玉又看到书稿里面,还穿插着许多用黑色钢笔画出来的插图,那插图都是用钢笔线条勾勒出来的,虽然看上去有些粗糙,却别有一翻阴暗的韵味,与文章中的杀人色调异常吻合。

    “箱子里面,除了《11杀》之外,还有很多韩宽年轻时候写过的手稿……”苗英指着箱子介绍道,“我之前粗略地翻看了一下,里面甚至还有韩宽上小学时写的东西,不过,似乎除了《11杀》是个完整的故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素描片段,或是练笔之类的东西。

    “哦……好像……还有几个本子是他的摘抄本,上面有很多侦探里面的名言名句,有福尔摩斯,还有尼罗河惨案之类的……

    “嗯……还有单纯的绘画本,上面画着很多练笔的东西……”

    听着苗英的介绍,赵玉放下《11杀》,又把整个箱子里面的物品,简单过了一遍。箱子中的文稿,散发着一股古旧的书卷和墨水气味,让人充满了怀旧的感觉。

    “好吧!”看了一些时候,赵玉把书稿放好,对众人说道,“这些东西暂时先留在这里,等我有时间再慢慢整理吧!

    “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还是韩宽杀妻的案子……”说到此,赵玉抬起头来,认真地说道,“通过咱们的投石问路,已经基本可以断定,韩宽和谢同国的照书杀人案应该没有关系!

    “试想一下,如果韩宽是杀妻凶手的话,那么在他的计划之中,应该不包括我们特调组的!因为,按照他的计划,两个月后,当警方收到银行催账单之后,他就已经可以完美脱罪了!

    “现在,案情之所以出现了意外,就是因为警方并没有发现那封催账单。韩宽着了急,这才把咱们特调组请了过来!

    “所以,他应该事先也不知道照书杀人案的实情,他只是利用这件案子,把咱们吸引过来而已!

    “两者之间或许存在某种巧合,但可以确定的是,韩宽应该没有给谢同国指导或提供过帮助……”

    “有意思!”苗英摇头叹道,“韩宽差点儿把自己玩儿进去!银行的保险柜业务都是不联网的,要是催账单丢了,或是警方根本找不到保险柜这一层,那可就真的尴尬了!”

    “是啊!”吴秀敏附和道,“他自己又不敢去提醒警方,一提醒的话,自己反而会露陷!迫不得已之下,也只能把咱们的赵大神探喊过来了!”

    “好了!神探这个事都已经众所周知,没必要天天挂在嘴边了!”赵玉显摆地应了一句,转而一指案情白板,认真说道,“所以,咱们还是干点儿正经事吧!咱们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要尽快查清,韩宽到底有没有杀死他的妻子张井茹!?

    “张井茹的录音口供已经出来了!”赵玉说道,“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走的话,韩宽在三天之内就会被无罪释放!如果我们不能在三天之内查明真相,那么我们这个连无头女尸案都能侦破的,大名鼎鼎的特调组,恐怕就要被一个写的小瘪三给打脸了!

    “这口气,你们咽的下,我可咽不下!”赵玉说道,“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们也得把这件案子查个清清楚楚!如果韩宽真是被冤枉的还则罢了,可如果他真是那个邪恶的幕后真凶,哼哼……那老子绝对要让他后悔被他娘生出来!!!”

    “赵玉……”这时,苗英站出来出主意道,“如果,我们采取正面进攻,跟韩宽摊牌呢?看看他怎么说?”

    “嗯……”赵玉想了想,道,“可以!虽然百分百问不出结果,却可以消磨韩宽的意志,如果消磨了他的意志,他就有可能犯一些低级错误!

    “那……”赵玉向苗英挤了下眼睛,“苗副组长,我认为,审问韩宽的事你来最合适了!我们就需要你这样强硬的攻击手,先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再说!”

    “这话,我就当做是恭维我来听了……”苗英没好气地瞥了赵玉一眼。

    赵玉微微一笑,认真说道:“但是,只要你发动了第一波攻击,我们和这个写的攻坚战,也就正式打响了!三天之内,我们必须找到充足的弹药,才能攻破他的堡垒!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会输得很惨!”

    “放心吧,组长!”冉涛第一个拍着胸脯保证,“无头女尸案都被我们破了,还有什么能难得住我们?赶紧的,分配任务吧!”

    “就是……”曾可附和道,“我还等着再多分点儿奖金呢!”

    “那好……”赵玉当即吩咐道,“苗英和吴秀敏去轮番审讯韩宽,争取从正面攻破他的堡垒!”

    “好的!”二人点头同意。

    “曾可,”赵玉又道,“你主要负责音频口供的事,你就假设你是韩宽的话,会怎样做,才能让张井茹自动地录下那些话!”

    “是!”曾可打了个ok。

    “冉涛!崔丽珠!”赵玉又道,“你们还是去到外围搜集任何与韩宽夫妇相关的情报,哪怕是一丁点儿的传言和小道消息,也不能放过!

    “我们要想弄清真相,就必须了解韩宽杀妻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