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55章 投石问路
    “怎么了,亲爱的?”苗英似乎看出了赵玉的沮丧,急忙来到跟前问道,“你认为,韩宽的案子还没结束吗?没想到,那么困难的案子都破了,可是一道简单的二选一,却把我们的大侦探给难住了!”

    “是啊……”许久没说话的崔丽珠说道,“不是韩宽就是张井茹,既然是密室杀人案,那肯定就是他们夫妻之中的一个!

    “要我说,既然有了录音口供,而口供又毫无问题,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崔丽珠撅起小嘴,“双案并破不好吗?至少能在我的减刑册上,添上重要的一笔吧?”

    “小丫头,不要胡说了!”赵玉摇头说道,“我们要的是真相啊!老子可不能砸了自己神探的招牌!”

    “所以……”苗英凝神问道,“你怀疑……韩宽案的元凶,就是韩宽自己?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他一手策划,并且演戏给我们看的?”

    “等等……”崔丽珠打断苗英,向赵玉问道,“老大,你刚没听到技术人员说吗?录音没有问题?录音没有问题,就说明韩宽是无辜的!那你还犹豫什么……”

    “谁说录音没有问题了?”苗英毫不客气地打断崔丽珠,然后迈步来到大屏幕前,指着屏幕上的供词说道,“你们仔细看看,这份供词简直就是漏洞百出!如果没有这份供词,我或许还会认为韩宽是无辜的。可有了这份供词之后,我却反而认为,凶手就是他无疑!!”

    “哦?嗯……”曾可瞅了吴秀敏一眼,苗英的话几乎和之前的赵玉如出一辙,早在第一次听到口供之后,赵玉便已然有这种反应了。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赵玉笑笑,走到苗英跟前问道,“喵喵……既然在这样,那就说说你的疑点在哪里吧?”

    “长度!”苗英几乎不假思索地指着口供说道,“你们想一想吧,如果张井茹真的策划了一切,用自己的自杀来上演一出无解谋杀案的话,那么,既然她想揭开谜底,那至少应该把所有的细节全都说清楚吧?

    “可是……这段口供呢?虎头蛇尾,短得一塌糊涂,完全不符合一份正常口供的需要。”苗英认真说道,“如果张井茹是一个狂热的罪案小说迷,那么她肯定知道该怎样写口供才更有效力,更能帮她那个无辜的老公脱罪!

    “可是,你们看这一份供词……”她再一次指着大屏幕说道,“时间、人物、地点,三大要素全都没有交代!想一下吧,她只是简单含糊地承认了一下自己的罪名,其他的什么都不交代,甚至连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都不说,这还不叫有问题吗?

    “所以……”苗英上前拍了大屏幕一下,说道,“恰恰就是这份供词,让我有理由怀疑,韩宽才是本案的真凶!这份供词的成因,可能另有隐情!”

    “如果是韩宽的话……”冉涛说道,“这家伙也太深藏不露了吧?从一上来,我就一次也没怀疑过他!”

    “的确!”吴秀敏说道,“我给他做过心理鉴定,虽然死了妻子,但他的心理状态很稳定!可现在看起来……稳定的心理状态,反而会让人起疑!”

    “是啊!”苗英说道,“一个常年写罪案小说的作家,心理如果没有问题,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再加上他刚刚死了妻子,而且还倒在了他妻子的血泊中,又被冤枉成了杀人凶手,如果他是无辜的,那心理应该有很大波动才对,怎么可能一直保持稳定呢?”

    “哇……”冉涛看着大屏幕挠头说道,“要是这么看的话,这个韩宽还真的大有问题了啊!可是……”

    “可是……”赵玉道出了冉涛想说的话,“可是,我们现在已经阻挡不了他了!有了这份口供,就算口供含糊不清,漏洞百出,但只要它真实有效,就能让韩宽在法庭上占有绝对优势!

    “所以……按照正常程序来讲,就算警方把韩宽交给检察院,检察院也不会真的起诉!就算检察院肯起诉,法院也是不会判韩宽有罪!”

    “对!”苗英说道,“这样的情况太多了,为了避免浪费国家资源,一般都是由警察机关直接放人了!”

    “啊!?”崔丽珠不服道,“我怎么也赶不上这样的好事呢?我……我不明白,要是,要是韩宽真的杀妻了呢?他也不用再负法律责任了?”

    “所以说,这就是韩宽最为高明的地方!”赵玉摇头说道,“他早就设计好了所有的步骤!我们轻敌了,上了他的当!”

    “等等……如果……如果我们能找到新的证据呢?”曾可说道,“如果我们能证明,是韩宽哄骗张井茹录下那份口供的呢?”

    “那……存保险柜怎么解释?”吴秀敏说道,“让张井茹自己录下录音,然后放在保险柜里面,张井茹会一点儿没有察觉吗?”

    “可以做到的……看啊……”曾可摆动着双手说道,“韩宽是个作家,他完全可以写一段差不多剧情的小说,然后以帮忙为由,让张井茹帮他录音。

    “至于银行保险柜就更好实施了,别忘了录音笔是被缝在女包的内胆里面的,张井茹很可能没有察觉。

    “然后,韩宽可以反过来使用那套给领导送礼的说词,来实施存保险柜的事!韩宽可以说,他要给出版社的领导送礼,但领导不在,所以让他开一个保险柜,把东西放里面……

    “可是,到了银行门口之后,韩宽却借口没带身份证,所以让张井茹进去开柜子?”曾可推测道,“所以,银行镜头里的张井茹才会显得那么不耐烦!”

    “哎?别说……还真挺有道理的!”冉涛挠头,“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韩宽也太坏了吧?为了杀老婆,可是费尽了心机啊!”

    “我也越来越相信……”崔丽珠瞪着大眼睛说道,“韩宽就是那个凶手了!哼,连20年的结发都杀,太可恶了!我们一定要把他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可是……有口供在……我们挡不住啊……”吴秀敏无奈摇头。

    “赵玉……”这时,苗英眼睛一亮,忽然把赵玉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还记得秦山的刘鹏飞吗?我们可以依样画葫芦,给韩宽打上三杆子,看他有没有枣儿?”

    “这……”赵玉紧皱眉头,面色难看。

    谁知,苗英的话还是被组员们听到了,曾可登时惊诧地捂了下嘴,赫然想起了永进岛指挥船上的那一幕来。当时,赵玉决定给窦自力下套的时候,也是说过这么一番打枣儿之类的话的,那语气口吻和现在的苗英一模一样。

    哇……曾可暗暗叹道,真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不行的!”谁知,赵玉却拍了拍苗英的肩膀,摇头说道,“喵喵……今时不同往日啊!如果韩宽真是凶手,那么无论我们怎么诈他,都不会有用的!韩宽是一个冷静的人,他已经料到了所有的可能,所以,只要他的方寸不乱,我们根本拿他没有办法!

    “再者说了……”赵玉表情凝重地说道,“就算真要诈他,现在的时机也不成熟。口供的事情放在一边不说,我们至少要知道韩宽杀妻的理由吧?如果连动机都不清楚,怎么搞?

    “另外……”赵玉装腔作势般地拍着胸口说道,“我赵玉已经改邪归正了你不知道吗?我现在是一个正直的人了,怎么能做那种龌龌龊龊的事儿……”

    “你妹的,你改邪归正?”苗英敲了赵玉一个大力金刚指,冷然说道,“你要是改邪归正,母猪都能当宇航员了吧?”

    “嗯……老大……”谁知,崔丽珠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赶紧凑到二人跟前,对正在吃痛挠头的赵玉说道,“老大……我有个主意,不知是否可行?”

    “哦?什么主意?”赵玉忙问。

    “我们贼行里面有句老话,叫做投石问路……”崔丽珠认真地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也可以找块石头,先去探探韩宽的虚实,然后再做对策!”

    “哦?”赵玉忽的扬起眉毛,感觉崔丽珠的话,确实给他提供了新的思路。

    “那……”苗英似乎也大感兴趣,忙问,“那么……谁是那块石头呢?”

    “这还用说?”崔丽珠诡然一笑,“啊!你们不觉得……让他去,是再合适不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