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52章 无可反驳的大逆转
    “哇,如果真是这样……”曾可惊讶地张大嘴巴说道,“我们参与到这件案子里面来,也挺有戏剧性的!我们,是不是该感谢一下黄金警方呢?感谢他们没有发现这封催账单?”

    “是呀,要是早早发现了!”吴秀敏说道,“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谢同国有可能依然逍遥法外,韩宽也已经被无罪释放……然后,就像张井茹录音里说的那样,韩宽从此一举成名,小说大卖特卖,来一个名利双收……”

    “不过……”赵玉看了二人一眼,说道,“就像曾可说的那样,虽然我们的猜测已经无限接近真相,但毕竟都是我们推测出来的!关键时刻,还得让事实来说话才行!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必须搞清楚4件事情,才能最终判断出,韩宽是否是那个幕后的真正大boss?”说着,赵玉用手一指白板,原来,他早已在那里写好了这4条调查内容。

    “第一条,我们需要尽快把照书杀人案结案,然后搞清楚谢同国到底和韩宽夫妇有没有关系?两件案子是否有交叉?

    “第二条,我们要查清楚张井茹录音口供的准确性,确保录音没有经过剪辑,不是别人通过拼接伪造出来的?

    “第三条,我们要调查清楚,张井茹在银行开保险柜的情况,是否是她本人开的柜子?是否还有别人参与?

    “第四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赵玉着重说道,“我们必须得搞清楚,韩宽杀妻的理由!我不相信,韩宽会为了小说大卖而杀死20年的结发夫妻!

    “吴姐不是说了吗?韩宽做事一定有自己的目的,所以,我们不能停止对韩宽夫妇的调查,还得按照原先的计划行事,找出他们夫妇二人的问题!”

    正说到这里,赵玉的手机忽然响了,打来电话的正是副组长苗英:

    “赵组长,我们这边ok了已经!”苗英意气风发地说道,“顺利找到了谢同国的家,并且找到了韩宽丢失的手稿!根据谢同国本人交代,这些手稿一本不差,全都在呢!”

    “哦……好!那么……”

    赵玉刚想问些什么,苗英便迫不及待地未问先答道:“谢同国说,他没有同伙,全都是他自己一人所为!

    “还有,因为是对门邻居的缘故,他是认识韩宽夫妇的,只不过从未有过深交,仅仅是打个照面而已!”苗英介绍道,“谢同国也知道,那些手稿都是韩宽留下来的。他说他内心里,还是希望能跟韩宽交流一下的,但因为他偷了人家的东西,所以不好靠近。

    “另外,他也承认,他的确是看书看入了魔!尤其是那本,书中主人公的凄惨遭遇让他感同身受,由于他自己也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所以他才决定要照书杀人的!

    “虽然他交代的有些凌乱,但具体的作案细节与案发现场分毫不差。所以,我们已经可以断定,谢同国就是照书杀人案的凶手!”

    “哦……这样……那……”

    赵玉又想说些什么,却再一次被苗英打断:“哦,对了!我们还在谢同国的书桌上找到了一份名单,原来,他把11个被害人全都安排好了!那些人全都或多或少地欺负过他,其中,包括他上班时的客户,同事、经理乃至老板,甚至还有几个他上学时期打过他的同学……

    “幸亏我们及时制止了他,要不然,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呢!”

    “哇,既然这样,那么……”

    谁知,赵玉张嘴之后,兴奋的苗英又第三次打断了他:“哦,还有呢组长,我听吴姐说,你那边也快要结案了?怎么样,那份证据确认了没有?真的是张井茹自己一手策划的吗?如果是的话,我们今天可是双喜临门啊!”

    “唉……一言难尽!”赵玉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当即叹息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我的案子比你的难!所以,还是等你们回来再一起商量吧!”

    “那好吧,我们已经准备收队了!”苗英爽快说道,“过会儿见吧!”

    挂掉电话之后,赵玉拧着眉毛,在第一条调查内容上打了一个大大的“x”,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第一条不用查了!照书杀人案,和韩宽夫妇没有关系!”

    “哦?是吗?”这时候,远处的吴秀敏一面拿着电话,一面冲曾可摆手说道,“曾可,看下你的电脑,龙江那边的监控视频已经发过来了!嗯……”她捂着电话的话筒,对赵玉说,“组长,可能第三条也可以划掉了!”

    “啊?”

    赵玉急忙来到曾可的电脑跟前,曾可则麻利地打开了刚刚发送过来的视频画面。

    清晰的镜头下几乎一目了然,在恒发银行开保险柜的人,正是张井茹本人无疑。

    视频中可以看到,张井茹是独自一人进入银行大厅,并且办理保险柜业务的。镜头中还可以看到,张井茹的手中拿着一个黄色的塑料袋,看袋子的形状,里面装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装有录音笔的女包!

    由此看来,银行开户没有问题,保险柜的确是张井茹自己办理的,东西也应该是她自己放进去的,全程没有第三人参与。

    不过……

    赵玉认真地看着镜头中的张井茹,却是感觉看出了什么问题。

    但见张井茹当时穿着一身粉色的衣服,打扮得时尚洋气。在整个开户过程中,她的动作和表情都很淡然,不喜不忧,好像在办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业务。

    而且,在签完字等待确认的过程中,她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

    “啧啧……”赵玉将这个小小的表情定格之后,犹豫着对吴秀敏二人说道,“我怎么觉得,她表现得太正常了呢?”

    “对!我也是!”吴秀敏说道,“太正常反而不正常!如果张井茹知道包里装有录音笔的话,那么……她至少应该往那个袋子上看一眼才对!”

    “是吗?”曾可挠头,“张井茹应该知道有镜头在对着她,会不会是刻意回避?”

    “不会的!”赵玉肯定地说,“从录音里面看,张井茹是故意要把录音留给警方的,所以,她不但应该对那个女包儿特别在意,而且冲着摄像头打个手势示意一下都不为过!”

    “这么说……张井茹有可能,根本不知道录音笔的事?”曾可震惊地说道,“她真的被韩宽……给利用了!?”

    “可是……”吴秀敏皱眉,“韩宽是怎么办到的呢?”

    “哎呀!”霎时间,赵玉忽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急忙大声说道,“坏了!如果韩宽真是凶手,那他这一招儿实在是牛*逼到爆了!我们……我们可能再也无法阻止他了!”

    “啊?”二人异口同声,“为什么?”

    “你们发现了没有?”赵玉指了指电脑屏幕,“要是……连张井茹的录音也没有问题的话……那不管我们再做什么,韩宽也能完美脱罪了啊!?

    “奶奶个熊的!”赵玉再一次攥紧了拳头,怒目而道,“这个韩宽……竟然给我们上演了一出苦肉计,把我们全都给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