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51章 凶手的目的
    “不可能!”当吴秀敏回到办公室,听说了曾可的猜测之后,立刻给出了否定答案,“案发之后,就已经有专家给韩宽做过心理评估,虽然韩宽有些情绪焦躁,但基本都在正常值左右。

    “而当我们接手之后,我也专门给他做了一次鉴定,他的心理状态比较稳定!”吴秀敏说道,“如果真是什么狂热的罪案小说迷,一定会有明显的表面特征,可我跟他接触了那么久,并没有看到这些特征。”

    “其实……”赵玉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怀疑韩宽的话,好像还有一件事情不好解释!既然韩宽已经设计好了一切,那他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特调组找来呢?”

    “不是特调组,而是组长你啊!”吴秀敏交叉手臂说道,“树大招风,谁让你正红得发紫呢?”

    “所以我才会感到奇怪……”赵玉厚颜无耻地说道,“他明知道我是连无头女尸案都能侦破的超级神探,为什么还要主动把我找过来破他的案子?”

    “对滴!”曾可打了个响指说道,“韩宽这么做,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本身是无辜的,他把组长找来,就是一心想要靠组长的能力帮他洗冤!”

    “那……另一种呢?”吴秀敏问。

    “另一种……哼哼!”曾可鼓着鼻子,神秘兮兮地说道,“韩宽就是真凶!他之所以把组长喊来查案,纯粹是为了完成一种另类的挑战!如果连组长也不能把他查出来,那么,他所设计的这起完美谋杀案,才能真正让他产生一种成就感!”

    “这……这特么不叫挑战,叫挑衅啊?”赵玉认真地皱了皱眉,却不知道曾可的话,是纯粹的案情分析,还是含有恭维的成分?

    “曾可,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吴秀敏说道,“你的推断太主观了,我们的所有假设,一定要建立在韩宽心理正常的基础上才能进行!

    “这个人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心理特征之中,没有偏执,也没有狂热,如果最初的焦躁,也是因为牵涉命案或妻子遇害等因素引起的浅像表征的话,那么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韩宽应该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才对!

    “这样的人,要么他是无辜的;要么,就是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全都有着明确的目的!”

    “什么?明确的目的!?”

    听到这里之后,赵玉仿佛忽然领悟了什么,他快速的来到白板面前,把他之前写画的那些最新的资料和分析又看了一遍。

    “韩宽……是一个冷静的人?”他一连念叨了好几句,这才转回头,冲吴秀敏问道,“可是……自从我见到他之后,我并没有感觉出,他是一个冷静的人来啊?”

    “组长!”吴秀敏说道,“我采用的是现在最普遍的埃斯特尔测试法,根据我的观测判断,韩宽绝对是一个非常冷静,并且非常有耐心的人!

    “你之所以没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你每次见韩宽的时候,都是在他最为激动的时候。正所谓管中窥豹,你只是看到了他的一面而已,”吴秀敏非常郑重地说道,“而我们的专业报告,却是最全面的!”

    “呼……”赵玉重重地呼了口气,小声地默念道,“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韩宽在我面前的激动,全都是他……装出来的!”

    “嗯……”

    “这……”吴秀敏和曾可看着赵玉,忽的感觉到一阵不妙。

    “我……我有可能……被他骗了!!!”果不其然,赵玉猛地击出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愤愤地说道,“都是特么的韩宽装出来的!他奶奶个熊的,这一切……这一切……有可能都是韩宽设下的精妙布局,他下了一盘非常大的棋!我……我怎么早没看出来呢?他隐藏得……也太深了吧?”

    “组……组长……”曾可赶紧站起身劝道,“您先……先冷静一下,我们再分析分析,毕竟相关的证据还没有出来,我们不能过早地下结论啊!”

    “是!”赵玉表情凝重地摇了摇头,“但我可能,还是低估了他!太低估他了!我竟然忘了,他是一个写罪案小说的行家!!”

    “组长,难道……你想到了什么?”吴秀敏惊异地问了一句。

    “韩宽,他有可能用了一种逆思维方式,把咱们全都骗了!”赵玉说道,“一开始,我就从没有考虑过他是凶手的这个可能。因为,我是被他请过来的,而且是用照书杀人案这种特殊的方式请过来的。

    “当我看到他之后,我被他那种优柔寡断,忸怩不安的表情给骗了,所以对他毫无怀疑……我不相信,他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明明自己就是凶手,还敢把我赵玉喊来查他自己!他明明杀了妻子,却还有胆量把杀人凶器,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我的所有推断,全都是建立在他无罪的基础上的,对他产生了一种微妙的信任!”赵玉将拳头攥得咯嘣作响,“而正是这种信任,蒙蔽了我的双眼!我当时……竟然半点儿也没有想过,如果他自己就是凶手,案子可能会是什么样子?

    “用安眠药迷晕妻子,锁门,摘掉窗帘挂钩,用刀子割断妻子的手腕,然后从容不迫地拍照,把照片发给小舅子张井峰……担心张井峰收不到照片,还又打过去了电话!”说到此,赵玉嘭的又砸了一下桌子,说道,“想想吧,要是张井茹自己干的,那么电话接通后,她是可以向张井峰喊救命的!这样一来,她就可以让自己的戏演得更足,可以确定,张井峰一定能带着警察赶到现场!

    “可为什么……电话里面没有传来声音呢?”赵玉指着白板说道,“一个人虽然割了腕,可她还能发送照片,还能打电话,却难道连句救命都喊不出来吗?”

    “这……”曾可虽然对赵玉的说法没有异议,却还是没忘了提醒一句,“组长,张井峰当时正在打牌,环境嘈杂。有可能,张井茹对他喊了救命,而他没有听到的!”

    “好……”赵玉伸出一根手指,说道,“这件事先放下,再往下说!你们知道,韩宽为什么要把我,把咱们特调组喊过来查他的案子吗?”

    “嗯,为什么?”曾可和吴秀敏自然不解。

    “因为,韩宽的原计划出了问题!”赵玉拿起了那封银行的催账单说道,“这封催账单就是证据!”

    “哦?”曾吴二人更加疑惑。

    “试想一下吧!如果整盘棋都是韩宽设计好的,他之所以敢于大胆实施,就是因为有张井茹藏在银行保险柜中的录音口供!

    “这份口供,很可能都是韩宽利用张井茹做出来,所以录音里面才会有那么多不合理的地方!

    “至于怎么做出来的,我目前还没有想明白,但是,只要警方得到这份录音口供,韩宽立马就会被无罪释放!”

    二人点头。

    “正因为多了这层保障,所以他才敢大胆地实施了计划,杀死妻子,并且将自己手持凶器地留在了现场!

    “他知道妻子一死,自己会被警方抓个现行,然后被当成第一嫌疑人被羁押候审!”赵玉拿起催账单说道,“可是……他也计算好了,保险柜逾期之后,银行是会打催账单的!到时候,只要警方按照催帐单找到录音,就能让他完美脱罪了!”

    “等一下……”曾可忍不住打断赵玉问道,“组长,为什么非得是银行保险柜呢?既然韩宽有录音做保险,直接放在案发现场不就完事了?那样警方就能早早找到,他也用不着坐这三个月的牢狱之灾了?”

    “不会吧?你脑子秀逗了?”吴秀敏瞪了曾可一眼,“如果韩宽就是真凶,他摆明了想要制造张井茹才是总策划师的假象,要是录音口供就放在现场,或是很快就被警方找到,那不就没有说服力了吗?”

    “对!”赵玉点头说道,“必须得等到一两个月之后,这份录音口供才会起到应有的作用,那样警方才会相信韩宽的无辜!

    “可是……韩宽的计划虽好,可他还是疏漏了一点!”赵玉说道,“他忽略了黄金警局探员们的尿性!催账单早就被邮递员送到了张井茹的办公桌上,却特么无人发现!”

    “哦……我明白了!”吴秀敏这才恍然大悟,拍腿说道,“张井茹在保险柜只交了一个月的费用,银行逾期一个月发催账单!所以按照韩宽的计划,他只需要等两个月,就能完美脱罪了!

    “可是,他足足等了三个月,却发现警察们竟然没有得到那份重要的催账单!”吴秀敏激动地说道,“所以,他才铤而走险,把组长和我们喊了过来!

    “他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要我们帮他找到催账单,找到张井茹的录音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