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50章 罪案小说迷
    “组长,录音一致!”几分钟后,曾可传来的第一个消息,赫然打破了赵玉的沉思,“相似率为百分之百,这份录音,确实是张井茹的原声!而且,从目前的波长来看,也没有发现明显的剪辑痕迹。如果要确认,还需要拿到原版!”

    赵玉长身站立在白板面前,微微点了点头,这个结果,显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曾可,”他想了想,说,“你现在把张井茹的口供,用文字打出来,一个字也不能差,然后投影到大屏幕上,我要仔细看一下!”

    “好……”曾可立刻着手工作。

    话音刚落,赵玉的手机响了,是吴秀敏给他发过来的视频链接。

    此时此刻,吴秀敏已经按照赵玉所说,不但把音频播放给韩宽听,而且在暗中给他偷拍了视频。赵玉此刻看到的,都是实时的现场画面。

    但见韩宽认真地听着张井茹的录音口供,他的眉头紧锁,表情异常复杂,但基本上,还是疑惑的成分居多。

    然而,当他听到最后部分之后,却蓦地激动起来,眼泪一面簌簌掉落,一面用力地大摇其头,似乎无法接受。

    最后,一直等到音频中再无声音之后,他这才狠狠地揪住自己不多的头发,颓废地趴在了审讯桌上,失声痛哭……

    哭了许久,他才捂着泪眼颤抖地说道:“不可能……什么狂热的罪案小说迷?我怎么可能一点儿都没察觉?为什么?”

    “韩宽……”吴秀敏问道,“你确定,这是你妻子张井茹的声音吗?”

    “确定!”韩宽点了点头,问道,“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找到的?”

    “恒发银行的保险柜!”吴秀敏如实地告诉他,“就是你们上一次去龙江的时候,张井茹自己开的银行账户。还有,那个霍伟芳的事,也都是子虚乌有!”

    “什么!?什么意思?”韩宽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问道,“子虚乌有?假的?阿茹……她……骗了我?”

    看到吴秀敏没有说话,韩宽忽的双手捶案,愤怒地说道:“警察同志,我拜托你们!这一切,肯定不是阿茹自己策划的!我了解她,她没有那么重的心机,这录音可能是假的,阿茹是被人胁迫才那么做的!

    “你们相信我,20年的夫妻了,阿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还有……”韩宽眼神发呆,神经质般地说道,“我自己写的小说是什么水平,我不知道吗?要是能让阿茹变成狂热的罪案小说迷,我的书恐怕早就出名了!不可能,拜托你们,好好查查真相……求你们了……”

    “韩宽!”吴秀敏不错眼珠地盯着韩宽,问道,“张井茹说,你能从这件案子里面得到好处,是什么好处?是不是,她死了,你就可以出名了?你的书就能大火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韩宽又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崩溃般地吼道,“为了阿茹,我宁愿不再动笔!不写什么破小说!!可是……我真的没有看出来啊……阿茹……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呜呜……”

    言罢,韩宽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趴在桌上放声大哭……

    同一时刻,镜头的另一端,赵玉也在仔细地观察着韩宽的细微反应。

    不可否认,当韩宽听到音频之后的表现,的确非常符合一个无辜老公的正常心理!没有眼神异常,没有暗自窃喜,没有故意做作,一切似乎都很自然,很完美!

    然而,正是因为韩宽表现得天衣无缝,反而让赵玉更加怀疑。

    赵玉认为,韩宽的表现如此完美,只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他的反应纯属正常,他就是无辜的!而另一个,则是他已经提前演练过无数次,他早就知道,警方会把这份音频拿给他听!

    如果是前者,那么就等于特调组的任务已经彻底完成了,他们又一次侦破大案,威名大振!

    可是……如果是后者呢?

    当赵玉关闭视频之后,曾可已经把张井茹的口供,一字不落地打在了大屏幕上:

    “尊敬的警察同志,你们好……

    “我老公,也终于可以洗脱冤屈了吧?

    “你们没有猜错,这件完美的密室杀人案,都是我一手策划的……”

    “组长……”曾可看着大屏幕说道,“一开始感觉不出什么,可是……打完字之后,却忽然觉得,里面的确有一些不太合理的地方!你看……在整个供词里面,她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和韩宽的名字,也没有提到确切日期什么的,这有点儿不合常理吧……”

    “对!”赵玉点头,“如果她真的想要告诉我们真相,至少应该把作案的细节说出来。比如,她是如何给韩宽下药,如何拿着韩宽的手给自己割腕,然后又给张井峰拍照什么的……”

    “这份供词,真是太不严谨!”曾可附和道,“如果张井茹真的是一个罪案小说迷,那就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所以,供词里充满了矛盾!”赵玉说道,“甚至,里面都没有提到她的自杀!试想一下,如果张井茹真的策划了这一切,那她至少应该说上那么一句,‘我用我的生命来换取完美谋杀’之类的话吧?”

    “但是……没有!”曾可点头认同,“上面只有认罪,可张井茹如果真是自杀,又何为罪犯呢?组长,难道……口供真的是假的?真正有问题的人,其实自始至终就站在咱们的面前,就是那个韩宽!?”

    “在没有得到确实的证据之前,”赵玉理智地说道,“我们还不能妄下结论!况且,虽然张井茹的口供存在疑点,但是从语气、声调还有感情上看,却不像是拼接的!

    “还有,如果银行户头真的是张井茹自己开的呢?”赵玉琢磨道,“韩宽如何能让张井茹录下这样一份口供,然后还把口供存到银行保险柜里面去?”

    “嗯……这个……”曾可紧紧皱眉,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还有,最不合理的就是……”赵玉又道,“就是韩宽的动机!如果真的是他,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结发妻子?如果是单纯地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让自己的小说大卖,是不是太夸张了一些?”

    “嗯……哎?”听到这里,曾可忽然想到一点,登时汗毛直立地对赵玉说道,“组长,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你说……张井茹口供里说的话,会不会是说韩宽自己呢?”

    “嗯?什么意思?”赵玉不解。

    “我是说……”曾可瞪大眼睛,异常神秘地说道,“如果,韩宽才是那个狂热的罪案小说迷呢?他杀害张井茹的真实目的,其实就是想要犯下一件无可挑剔的完美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