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49章 我不相信的真相
    “什么!?上当?上了谁的当?”曾可大为意外,“组长,什么意思?这录音里面的人,难道不是张井茹吗?”

    “是……是吧?”吴秀敏皱眉,“张井茹开的户头,不是她是谁?要不……我去让韩宽听听……或是,找个认得张井茹的人?那个张井峰行不行?”

    “不是,我……”赵玉双手紧紧抓着头发,疑虑甚重地说道,“我总觉得,这份口供来得太蹊跷了!你们看啊,如果没有这份录音口供,我或许会一直相信,张井茹是自杀的!可是……现在有了这份录音口供,我却反而不这么认为了!”

    “为什么?难道……这里面有诈?”曾可疑问。

    “我说不清楚……但是,真的太奇怪了!”赵玉凝眉思索道,“张井茹的这番口供,无法把我说服!而且,好像来得也太巧了些!”

    “是!”吴秀敏说道,“这份口供的确来得有些突然。但是,组长,我们之前看过现场,你不是已经在怀疑张井茹是用自己的自杀来陷害韩宽的吗?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也全都能解释清楚了?为什么,现在又觉得不是了?”

    “不是的!”赵玉摇头说道,“我之前得出那样的结论,是基于韩宽无罪的前提下做出来的!可是,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呢?如果是韩宽说了谎……如果是韩宽……嗯……”

    霎时间,赵玉猛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今天开出的卦文,可是一个“艮坎”卦。

    “艮”卦代表案情进展,很明显,两件案子现在全都结案在即,自然与其附和。

    那么……

    “坎”又代表什么呢?

    会不会,“坎”卦代表着已经死去的张井茹?

    如果张井茹真的是自杀,韩宽案都是她一手策划出来的,那么无疑就与“坎”卦相对应,正好前后吻合。

    因此,这个解释再完美不过,他今天真的可以双案并结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虑了?

    现实根本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张井茹因为长期与韩宽的罪案小说打交道,所以变成了一个狂热的罪案小说迷,然后她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这次看似无懈可击的“谋杀”?

    要是这么一看,那韩宽可就真是厉害了!

    一本都未出版的《杀》,就让谢同国杀了4个人!然后,他的妻子也因为他的小说入了魔,竟然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一次完美谋杀?

    这……

    这韩宽写的还是书吗?

    不过……

    基于赵玉对韩宽案的了解,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张井茹并非谢同国!口供上,那么多证人全都表明,张井茹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人,心理没有任何问题,那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近乎荒诞的事情来呢?

    “啊?糊涂了,真的糊涂了……”曾可挠头叹道,“组长的意思,难道是,韩宽案的元凶本来还是韩宽?可是……为什么呢?这好像,更加不符合常理了吧?”

    此时此刻,赵玉也感觉头脑一片混乱,谢同国被捕的事情在前,录音口供的事在后,众多的线索,好似群魔乱舞一般,让他赫然失去了方向。

    然而,赵玉毕竟是个破过多起大案的侦探,根据自己的查案经验,他却又固执地认为,真相应该就在眼前这些线索之中,他完全有能力把它们分析清楚!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赫然间,赵玉快步来到一面空着的白板跟前,快速地从上面写画了起来。

    他一面写画,一面对二人说道:“其实,我们现在之所以迷茫,就是因为突然出现了这么一段录音!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段录音的来历查清楚!

    “吴姐,”他先对吴秀敏说道,“麻烦你把这段录音,拿去给韩宽听听,看看他都有些什么反应?最好,能用偷拍的方式,把他的反应全都录下来!”

    “哦……”吴秀敏答应,但语气中明显充满了疑惑。

    “曾可,你寻找一下张井茹生前的视频录像或录音,然后用这段音频比对一下,”赵玉又道,“看看这段录音,是否真的出自张井茹之口?”

    “哦……明白!”曾可点头。

    “还有……”赵玉一面急速地写着什么,一面对曾可问道,“凭你的技术,能不能查清楚,张井茹的录音,是否有拼接的可能?”

    “可以!”曾可点头,“不过,我得需要那段原版的录音才行!”

    “哦,已经在路上了!”吴秀敏说道,“最晚不超过两小时就能送到!”

    “好,到时候让鉴证科做好准备,”赵玉吩咐,“除了录音交给曾可处理,其他的全都交给他们!要让他们仔细检查那个女包,以及里面的金卡,把有效指纹还有dna全都提取出来!”

    “是的!明白!”吴秀敏答应。

    “还有……”赵玉停下笔想了想,又说,“吴姐,麻烦你告诉苗英一下,就说我不过去跟他们汇合了!但是,一定要他们把谢同国的家,录制成一份详细的视频!我回头要看!”

    “好……”

    “对了……”赵玉转头面向吴秀敏,异常严肃地说道,“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也得麻烦你一下!你再跟龙江警局联系一下,让他们调取恒发银行的监控视频,我要看到所有有关张井茹的画面!”

    “我……我记下了!”说完,吴秀敏立刻抄起电话,开始忙活起来。

    全部交代完毕之后,赵玉这才转过身,继续痴狂般地在白板上写画起了他的东西。

    由于赵玉的高度怀疑,使得办公室内的气氛,骤然变得异常凝重。吴秀敏和曾可全都无法理解,为什么刚才双喜临门的喜悦情绪,却瞬间变成了泡影呢?

    其实,就连赵玉本人也感觉不可思议。虽然,他说不出具体的疑点到底在哪里?虽然,卦文中已经有了明确的“坎”卦提示,可是,他仍然觉得,这件案子没有看上去这样简单!

    谢同国、韩宽、张井茹、《杀》、录音口供……

    赵玉感觉,在这种种的人物和线索之后,仿佛有一张深邃黑暗的大网,将它们全都罩了进去,让他无法窥透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