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46章 被遗忘的文件
    “该死,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赵玉忽然气恼地喊了一声,然后低着脑袋从办公室里用力踱步。

    “组……组长……”吴秀敏看到之后忙问,“你……你忘了什么?”

    “是啊?”曾可说道,“难道……你认为苗组长和崔丽珠去错了地方?不要紧,我查到的6个可疑地点,已经全都派人过去了,一律便衣潜伏,如果谢同国真的也去考察现场,一定能把他捉住的!”

    “不是,不是……”赵玉郁闷地甩了一句,却并没有说明原因。

    原来,赵玉之所以如此懊恼,并不是因为捉拿罪犯的事,而是因为他的不慎,竟然把今天的副本奇遇给错过去了!他没想到,今天的副本奇遇,会开得那么早!

    昨天晚上开卦之后,他一心想着案情,后来因为头昏脑涨,疲惫不堪,所以又进屋休息,可他没有想到,昨天的副本奇遇竟然被安排在了凌晨4点多钟,正好是他熟睡的时候。

    感觉到自己可能错过了重要提示,赵玉自然倍感沮丧。

    怎么可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他郁闷地来回踱步,可当他仔细看了看副本奇遇上的数据之后,却蓦地停了下来。

    怎么……

    在此之前,无数次的历练已经让赵玉炉火纯青,只要扫一眼副本奇遇的数据,就基本能够判断出大体的位置来。

    所以,一眼之下,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真是一个神奇的意外,没想到,今天的副本奇遇地点不在别处,就在他现在所在的这间办公室中。

    哎?

    这就不对了吧?

    凌晨四点……这屋里有人啊?会发生什么奇遇?如果我不在场,其他人也应该知道吧?

    “组长……你没事吧?”吴秀敏还在好奇地看着赵玉,她深深的知道,这位特调组组长大人要是紧皱眉头的话,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嗯……”赵玉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口。自己的系统属于高度机密,他自是不能道破天机。最后,他琢磨了半天,这才换了一种方式,向吴秀敏二人问道,“嗯……昨天半夜,有谁来过咱们办公室吗?”

    “啊?”二人莫名其妙,曾可琢磨了好几秒,才支吾着回答道,“组长,你说的这个谁,指的是谁啊?”

    “嗯……就是……”赵玉用手比划,“就是除了咱们组以外的人,半夜进来办公室了?嗯……这么说吧,昨晚我睡着了,办公室里面,就没有什么新情况吗?”

    “新情况?”曾可摇头,“这不……我发现了烂尾楼里有游泳池,苗组长和崔丽珠赶过去……”

    “办公室里!我是说办公室里!”赵玉强调了两句,迫不得已之下,他这才胡编乱造地问道,“尤其是凌晨四点那块儿,我当时,好像听到办公室里有人说话呢!”

    “凌晨四点?有人说话?”吴秀敏回忆了一下,这才终于想起,“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凌晨四点的时候,我睡着了!然后有人敲门,我懒得去开,苗组长就去了!然后……嗯……曾可……然后呢?”

    “然后……”曾可赶紧跑到办公室中央,挠着头说道,“应该是有负责打探消息的警员送过来了资料,然后苗组长就把东西放到某个办公桌上了!嗯……”说着,他一指赵玉的办公桌,说道,“这不,应该就是这些东西!”

    哦?

    赵玉一愣,赶紧来到跟前查看,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果然多了一个小箱子,箱子里面装着很多文件资料。仔细一看,箱子侧面还贴着一张纸条。

    “这是……张井茹单位私人文件……”曾可念完,顿时释然地对赵玉说道,“哦……怪不得放您桌子上呢!原来,这是咱们负责的韩宽案啊!光忙着调查照书杀人案了,早就忘了咱们还有分工。”

    “这是……”赵玉抓起箱子里的文件看了看,但见那文件都是张井茹的工作文件,上面有很多银行数据。

    哦……

    他这才想起来,原来这些资料,都是他要求黄金警方去拿给他看的。为的就是从细节上,好好调查一下韩宽夫妇!

    不过……

    啧啧……

    赵玉开动脑筋之间,忽然意识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如果,这一箱资料,就是代表着今天的副本奇遇的话,那岂不是等于自己并未错过?

    难道……就在这些资料里面,会隐藏着什么重要的线索?

    这……

    虽然箱子不大,但里面装的都是文件资料,如果真的仔细寻找起来,也是需要颇费一番工夫。

    不过,既然副本奇遇有可能指示于此,赵玉当然不能错过。于是,他立刻招呼曾可和吴秀敏过来帮忙,把这些文件资料一一过目。

    “组长……”吴秀敏说道,“这东西既然是黄金警局给你送过来的,他们肯定之前已经查看过了!我们有必要再查一遍吗?”

    “我觉得,还是看一遍保险吧?”曾可拿起一沓说道,“很明显,这些东西都没有进过证物科,应该都是警员们从张井茹的单位带过来的,说不定,真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对呀!”赵玉拿起一摞单据,说道,“就算他们看过,也不过是看些皮毛而已!而咱们要看的,是这些资料背后隐藏的秘密!”

    “好吧……”吴秀敏拉了把椅子坐到桌前,也开始跟着翻阅起来。

    这些东西,都是张井茹的办公文件,不但非常琐碎,而且专业性很强,看起来十分费劲。而赵玉的要求,是每一张,每一行,甚至每一个字都要仔细查看,如此下来,自然又增加了不少难度。

    三人一直看到了中午,甚至连一半都没看完。

    在这期间,局长安排人给他们送来了早餐;冉涛那边也传来了关于丢失钥匙的确切消息;另外,还有许多调查员传回来了更多的情报……

    面对着这些棘手的事情,吴秀敏和曾可不得不去处理,最后只留下了赵玉一个人在查看资料。

    一开始,赵玉的目标很明确,他以为,张井茹是做银行信贷的,而照书杀人案又跟买房和卖房有关系!

    所以,他一直在认真地寻找着这二者之间的关联,可是,找了那么久,却什么都没找到。张井茹的工作文件似乎没有任何毛病……

    不过,赵玉是那种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人,既然查了,那就必须一查到底。所以,他简单地吃过午饭,便又开始继续认真查找。

    结果,当他几乎快要将所有资料全部找完的时候,这才终于发现了一张奇怪的文件。打开一看,那是一张标有恒发银行字样的催账单。

    单据的抬头上,清晰地写着“张井茹女士”,内容之中,则提到张井茹在他们银行有欠费行为,欠费金额127元……

    欠费?

    为什么要欠银行的钱?

    看到这张催账单,赵玉脑中登时就画上了一个问号。张井茹就在银行上班,她怎么会欠别的银行钱呢?

    带着好奇,赵玉认真仔细地看了下去,下一秒,他蓦地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张催账单的日期,竟然是上个月下旬的,可是张井茹已经死了三个多月了!也就是说,催账单是在张井茹死后发出的,难道……问题就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