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9章 东方不亮西方亮
    晚上十点,曾可、冉涛还有吴秀敏全都到审讯室审讯韩宽去了。虽然没有确实的证据,但他们三人对于之前的惊天大推论还是比较认可的,他们全都认为,韩宽身上必然还有重要的情况没交代出来。

    唉……

    赵玉心里叹了口气,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叫做隐形测谎仪的道具来,要是现在有个测谎仪的话,恐怕立刻就能解决问题了。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个道具了。甚至连道具栏上,也再没有找到过它的影子。是不是……系统已经意识到,这个道具是个bug,所以再不开出了?

    “喂,亲爱的,”看到其他组员走后,苗英顿时恢复到了一种轻松的状态,对赵玉说道,“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审讯韩宽?你可是比较善于做这种工作呢,有点儿意外啊!”

    “过奖,过奖!”赵玉莞尔一笑,摇头说道,“如果我们猜错了,那么韩宽就是清白的,肯定问不出什么;而如果我们猜对了,那么韩宽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必然早就做好了准备,还是一样问不出什么来的!既然结果都一样,我还问个什么劲儿呢?

    “再者说,吴秀敏是心理专家,韩宽撒没撒谎,她来决定。我跟着参和也没用!”

    “哇,厉害啊!”苗英惊讶地叹道,“当了特调组组长就是不一样,比以前沉稳多了啊你?让我都快看不透了!”

    “别说笑了!如果我沉稳的话,怎么可能把老丈人给打了?”赵玉转身看着白板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我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如果我是韩宽,而我又参与了照书杀人案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傻到把中央特调组喊过来作茧自缚的!我感觉,相比之下,韩宽还是更关心他自己的案子多一些!”

    “那是自然的!或许,两件案子,跟他都没有关系呢!”苗英说道,“不过,只要能把照书杀人案的凶手找出来,至少能搞清楚一半的真相!”

    “对!”赵玉点头,“而且,但从案发现场来看,要想破掉这件案子,应该并不是很难!只需要等情报搜集得足够多时,我们一定就能查到什么!”

    说着,赵玉再一次面对着白板认真思索,然后开始与苗英认真探讨。

    “我注意到,从第三起案子中可以看出,凶手应该是孤身一人!”苗英指着白板上的嫌疑人一栏说道,“如果他有帮凶的话,就不会和一个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死者博斗得那么激烈了!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法医已经从死者的指甲内提取到了dna,正在比对之中。不过……他们的设备好像有问题,不是把证物送去昭云,就是再从昭云运送设备过来,总之,暂时是先比对不出来了!”

    “我听吴秀敏说过,”赵玉点头说道,“从她给凶手做的侧写来看,也符合个体作案的特征。

    “如果真是单独作案的话,这个人的身体素质应该不会很差!”赵玉分析道,“如果想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凶手不太好把受害人引到现场再下手。所以他只能是先将受害人迷晕,然后再运送至现场!”

    “对,”苗英附和,“韩宽的书里也是这样描述的,《11杀》中,主人公使用的是一辆面包汽车!现实中,就算不是面包车,凶手也至少要有一个合适的交通工具才行。”

    “这几起案子全都发生在深夜!”赵玉说道,“凶手应该不会选择特征特别明显的交通工具。我注意到,在黄金城的地面上,有三种车最不引人瞩目,一个是出租车,一个是快递,另一个就是拉客用的电动三轮车!”

    “第二起案子的现场……”苗英一指某张照片,说道,“我们今天去过的郝李丽上吊身亡的现场,那个小区内杂物堆积,道路崎岖,出租车根本进不去!凶手总不能把汽车停在大门外,再把昏迷的郝李丽抬进去吧?正门到案发现场的那栋大楼,可是距离不近!”

    “那就只剩下快递和电动三轮车……”赵玉快速地思索道,“快递车往废弃厂房和烂尾楼里面开,是不是也不合理?而且快递的车子毕竟是装货的,装人不太容易。”

    “所以,客运三轮车就不一样了!”苗英说道,“好!这条我先记下,明天派人好好查查!”

    “那……”赵玉又指着白板问道,“关于韩宽丢失的那箱手稿,有进展了没有?”

    “有了!”苗英说道,“我今天让冉涛详细地问过韩宽的父母,他们说,如果那箱手稿真的被人偷走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在某一次卖破烂的时候,被收破烂的给顺走了!”

    “哦?顺走了?”赵玉重复。

    “对!”苗英说道,“两位老人说得也在理,韩宽没有什么大名气,能对那些手稿产生兴趣的,恐怕也只有收破烂的人了!

    “关于这一点,我已经布置下去了,对他们家楼房附近的所有收破烂者展开调查……”

    “嗯……关于手稿……”赵玉又琢磨道,“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如果说,是韩宽的妻子张井茹给拿走了,会怎么样呢?”

    “不会吧?”苗英大为惊异,“你怀疑,照书杀人案和张井茹有关系吗?这……”

    “这个……还是先保留一下意见吧,我暂时还没有想通!”赵玉坦然说道,“总而言之,只要能抓到凶手,肯定就能搞清楚了!”

    “那好……”苗英一指白板,继续说道,“那咱们再看看最近死亡的第四名受害者吧,那里是废弃的厂房!死者裴智是一个45岁的货车司机,平日里就有酗酒的习惯,根据《11杀》中所说,凶手……”

    就这样,赵玉和苗英一起分析着案情,好像又回到了秦山容阳分局一样,在分析之中,二人感觉思路逐渐变得清晰了不少……

    最后,一直讨论到深夜,二人这才决定回酒店休息。

    在回去的路上,赵玉今天开出的“艮坎”卦终于结束了,他获得了一个中规中矩的140%的完成度,又得到了两件不错的道具。

    不过,虽然完结情况不错,但赵玉还是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些不妥。因为,他并没有弄清楚,今天的副本奇遇到底是什么意思?系统为什么要把他引向了第二起案件的案发现场呢?难道……关于郝李丽的死,有什么特殊的提示吗?

    另外,好像今天的“坎”卦,也不是特别得明晰……

    “哎?”就在二人刚刚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苗英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忙向赵玉问道,“赵玉啊,今天晚上,怎么一直没见到那个黄毛丫头呢?她去哪儿了?”

    “你说崔丽珠?”赵玉回答,“我派她去打听小道消息了!”

    “不会吧?你这么放心?”苗英摇头,“那丫头,不会是趁机溜号了吧?”

    “不会的,我有根!”赵玉一面笑着,一面很绅士地给苗英打开了酒店的大门。

    谁知,就像应验什么似的,苗英还未走进去,赵玉的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正好是崔丽珠打过来的。

    “喂,老大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特大好消息!”接通之后,电话里赫然传来了崔丽珠兴奋的声音,“你让我查的事儿,我一样也没查出来!牛逼吧?”

    “……”赵玉无语。

    “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崔丽珠惊喜地说道,“东方不亮西方亮!嘿嘿,你猜怎么着?竟然被我误打误撞地查到了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要是我猜得不错,我现在已经知道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