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8章 惊天大推论
    “你们看……”赵玉指了指所有的白板资料说道,“凶手选择杀人的这些地方,不是废弃大楼就是空置房屋,要么远离城镇市区,要么就是没人注意!

    “如果不是第三件案子出了意外,恐怕到现在,警方也无法把这些案子联系到一起来!也不见得能把自杀和他杀分辨清楚!”赵玉拍了一下白板,“凶手选择目标也挺讲究的,这些死者虽然身份不同,但他们大多没有稳定工作,而且亲人不在身边,如果发生了失踪,不会很快有人去到警局报案!而尸体发现的越久,对凶手伪造的自杀现场就越有利!

    “所以,虽然有那本在作指导,但凶手还是下了不少心思!”赵玉说道,“他至少提前踩过点,做过完整的计划,知道哪里没有摄像头,哪里能躲开人群!只不过,他可能对于电击不太懂行,所以才在第三件案子里面出现了失误!

    “唉!”赵玉叹一口气,看着白板说道,“我现在特别想看看,韩宽写的到底是本怎样的小说?如果真是一本烂书,怎么可能让凶手如此入魔?”

    “哎?你们说……”冉涛忽然说道,“如果书真是烂书,那么……这个凶手,会不会是韩宽一手调教出来的呢?亦或者,他们本身就是同伙?照书杀人案的幕后真凶,其实就是韩宽自己?”

    “哇,你说的好像似的,还带收徒弟的?”曾可摇头说道,“韩宽傻吗?主动把咱们喊过来,查他自己?”

    “也许,韩宽现在身陷牢狱,迫不得已呢?”冉涛又道,“他出卖他的徒弟,来和咱们做交易,让咱们帮助调查他的清白?”

    “有毛病!”吴秀敏惯例地当众奚落道,“你不觉得你的话里全都是矛盾吗?教唆杀人和比杀人的罪还重呢!韩宽要是出卖他的同伙或徒弟,那就是找死!拜托,别再给我们添乱了好不好?本来思路挺清晰的,让你这一搅合,都快到南极去了!”

    “又来了!我怎么你了到底?老怼我,有意思吗?”冉涛不服,“拜托你们想一想,这活儿要万一真是韩宽策划的,他可是有着天大的好处的!”

    “什么好处?”曾可问。

    “哇!”冉涛比划道,“那还了得?当人们知道有个连环杀手在按照韩宽的小说杀人之后,那本书还不得火到什么程度?不光,他写过的所有小说全都能大卖了吧?”

    “哦……照你这么说,”曾可说道,“韩宽一手策划了照破?”

    “哎呀!?”闻听此言,冉涛忽然大叫一声,指着曾可说道,“曾可啊,你可是问到点儿上了!你们说……”冉涛将众人扫视一圈,神秘兮兮地说道,“会不会……是韩宽的老婆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秘密?所以被他灭口了!?”

    “这……”冉涛的一句话,果然引起了众人的深思。

    “其实……凶手根本就是他自己!”冉涛攥着拳头说,“他把咱们喊来帮他洗冤,实际上是迫不得已,他想要赌一赌运气,看看咱们能不能帮他脱罪?”

    “不……”曾可看了赵玉一眼,忽然想起了他们今天在韩宽家的种种猜测,这才惊疑不定地说道,“可能……我这里还有一个更加贴合实际的推测!”

    “哦?”冉涛瞪大眼睛,催促,“那还不快说?”

    “有可能……”曾可说道,“张井茹发现了韩宽的罪行之后,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一方面,她不想揭发老公的罪行;而另一方面,她又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她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她要用自己的死,来挽回韩宽那颗迷失的心……”

    随后,曾可便把赵玉之前那番有关张井茹如何自杀,又如何陷害韩宽的推论讲了出来,听完之后,众人全都沉默了。

    不可否认,他们眼前的这一番惊天大推论,一下子便把所有的疑团全都解释通了!然而,虽然能够解释的通,可是对于张井茹的做法,众人还是感觉太过惊世骇俗!

    “她得有多么大的勇气、决心,才能做出如此极端的做法?”苗英摇头说道,“如果韩宽杀妻的罪名成立,但是因为证据的明确性不足,韩宽被判无期徒刑的概率非常大!难道说,张井茹想用这种方法,来惩罚韩宽?亦或者,是为了不让韩宽,再教唆他人犯案?可是……我觉得,我们的脑洞还是开得太大了些……”

    “无期徒刑我不知道!脑洞大不大我也不知道!”冉涛挠头说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曾可的推论成立,那就说明,韩宽真的是无辜的!他没有杀死自己的妻子,所以才会把我们叫过来帮他洗冤!这样一来,就全都能说通了!”

    “还有……”曾可忽然激动地说道,“刚才汇总信息的时候,我曾留意到了几个人的证词。根据张井茹的同事和朋友所说,在张井茹遇害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张井茹的确出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表现!

    “喏……”曾可指着自己的电脑说道,“有个同事说,她在案发前的某天曾和张井茹说过话,可张井茹却听得心不在焉。在她重复了好几遍之后,张井茹这才听到,却也是答非所问,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还有,他们的部门经理说,在案发前的某天,张井茹还签错了一张贷款单,虽然影响不大,但是张井茹以前从未犯过类似的错误……

    “这里还有,案发前的某天晚上,张井茹有个同学聚会,她本来说好要去的,但最后不但没有去,也没有说明原因,引得同学们不满……”曾可说道,“这种种迹象说明,张井茹心里肯定是有事儿的,而且根据她的性格判断,这件事绝非小事!”

    “我靠!”听到这里,冉涛猛的一拍桌子,急不可耐地对赵玉说道,“老大!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审审那个韩宽去吧!如果真跟我们猜得一样,那他根本就知道,照书杀人案的凶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