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6章 照书杀人
    自从曲梁破案以后,赵玉长了经验值,他也从刑事厅申请了配枪许可证,并且得到了一把六四式手枪。

    别看苗英是顶着副队长的名头来的,但因为她入职时间太短,尚未获得配枪资格。

    因此,现在整个特调组只有两把手枪,除了赵玉的之外,另一把则在负责外勤任务的冉涛身上。

    不过,此刻,当赵玉将枪口对准楼梯口没多久之后,他竟然又把枪快速地收回去了。因为,他已然从楼梯口听到了冉涛的大喇叭嗓子。

    随后,他又听到了吴秀敏惯用的奚落声音……

    果然,几秒钟后,冉涛、吴秀敏还有苗英,三个人一起出现在了一楼楼厅内。

    “哎?老大,你怎么来了?”冉涛一眼看到了赵玉,急忙上前打招呼。

    唉!

    果然是虚惊一场!赵玉皱眉,他没想到,系统今天给他安排的,竟然是跟自己人的奇遇。

    “喂喂喂……”苗英看到赵玉也是有些意外,当即笑嘻嘻地来到赵玉跟前,别有味道地说,“赵玉,你这不合规矩啊?不是说好了分管一摊的吗?怎么能来挖我的墙角呢?”

    “什么挖你墙角?”赵玉从来不吃亏,当即回道,“我还砸你场子呢!好歹,我也是特调组的大组长吧?综合一下全局,可是我的职责所在呢!”

    “嘿嘿嘿……什么全局不全局的?”冉涛笑道,“这不明摆着嘛!组长是来找人家女朋友来了!”

    “哼!他可没这好心!”苗英对赵玉笑道,“组长大人,你到底有何贵干啊?”

    “嗯……”赵玉指了指楼上,问,“你们……为什么要上楼?”

    “嗯……”

    冉涛刚想回答,苗英却抢过话头说:“组长大人,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好好告他们黄金警局一状呢!你看看吧……”

    说着,苗英指着死者曾经上吊的地方说道:“一个年轻的女子,深更半夜在这废弃的楼房里上了吊!稍微用点儿脑子,也能发现有不正常的地方吧?可他们黄金警局呢?一个简单的自杀就把案子结了?

    “所以,回头一定让曾可在报告里加上这一点!”苗英认真严肃地说道,“其实,我们不光是为了追究他们的责任,更多的是以儆效尤,避免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啊!”

    “嗯……”赵玉无所谓地说道,“这个随你怎样都行!我只想问问,案子怎样了?如果按照剧情的话,这个女人应该不是自己自杀的吧?”

    “应该是!”苗英点头说道,“但是,因为尸体已经火化了,留下的那点儿证据,根本什么都证明不了!警方甚至都没有给她做尸检,简直太开玩笑了!”

    “那……家属呢?”赵玉摇头说道,“像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难道家属不想弄清真相吗?”

    “嗯……”吴秀敏遗憾地说道,“她的情况比较特殊!死者郝李丽的父母离婚多年,父亲说南下打工,一去四五年都渺无音讯了!她的母亲改嫁他乡,现在在俄罗斯那边,黄金警方给她打过电话,但她却让警方全权处理,半点难过的意思都没有。

    “最后,警方只好找到了郝李丽乡下的几个亲戚商量后事,”吴秀敏摇头,“这些人谁也不想麻烦上身,所以无人深究,就将她草草火化了!”

    “那就不对了!”赵玉回忆着说道,“郝李丽在五金店上班,可她死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可都是名牌真货,价值应该不低吧?”

    “对!”冉涛点头说道,“苗副组长早就想到了,我们仔细调查了一下郝李丽的通讯记录,已经把她的情人找出来了!是个干五金批发的富商,在昭云呢!我们联系了当地警方,下午就能把人带过来了!”

    “不过,我们查出……”吴秀敏补充道,“富商说,他在半年前就已经跟郝李丽分手了,还给了她一笔分手费!而且,案发当日,富商正在南江旅游,有不在场证明……”

    “如果真的跟《11杀》有关,”苗英说道,“那我们就不用从这个富商身上下工夫了!我们还是查查这个郝李丽到底都跟谁接触过,才更加务实!”

    “嗯……不过,也不能排除,凶手是随机杀人!”赵玉深思了数秒,又问,“那么……其他受害者呢?现在有方向了吗?”

    “监控瘫痪,时间太久,人证缺失……”苗英摇头说道,“如果单纯从案件本身出发,只能是碰运气了!所以,调查那本《11杀》仍然还是我们破案的重点!”

    “组长!”吴秀敏汇报道,“我们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凶手并不是丝毫不差地按照在执行杀人!中,死者都是男性,并且年龄相当,彼此都在一个学校就读。

    “可眼前这件案子的四个受害人却没有任何关系,性别、年龄、职业、家庭环境、经济条件全都不一样,几乎找不出任何一个共同点!”

    “也就是说……”赵玉点头说道,“这起照书杀人案的起因,并非什么校园暴力了?”

    “别说校园暴力,可能跟校园都没有什么关系!”苗英说道。

    “可是……”吴秀敏又道,“除了受害人不同以外,其他的作案细节却全都与剧情高度吻合。死亡的顺序、方式,每一个死者自杀的场地,伪造自杀现场的手段等等,全都如出一辙!”

    “哦……”赵玉点头之间,还在凝神思索。

    “组长……”吴秀敏又道,“我从头到尾记录下了韩宽的《11杀》,然后也把整个现场走了一遍!从我的专业角度出发,我认为,凶手并不是在随机杀人!”

    “哦?”赵玉意外。苗英也似乎是头一次听到吴秀敏的分析,同样听得异常认真。

    “这是一种并不常见的心理情景转移,”吴秀敏说道,“凶手在看了韩宽的之后,引发了他的某种共鸣!但这种共鸣并不见得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凶手不见得和主人公有着一样的遭遇,却可以产生与主人公相同的心境!

    “在某种心理偏执,或是自我调节的缺失下,凶手就把自己想象成了那个主人公,然后开始实施他的杀人计划!”

    “哦……我貌似听明白了!”赵玉点头说道,“也就是说,凶手肯定也是在哪里受了气的!他杀的人,应该跟他的受气有关系!”

    “嗯……更严谨一些的话……”苗英说道,“也可能,受气的人是凶手的某个至亲!就和情节一样,凶手的至亲受气不过选择了自杀,所以凶手才会按照中的情节,也用伪造自杀,去报复这些人!”

    “那……不管受气的是谁……”赵玉抬头看了看曾经吊死过人的地方,点头说道,“如果真是有原因的话,那至少这件案子,不难破了!”

    “对!”吴秀敏言道,“我们只需要详细地调查每一个死者的资料,然后把他们的交叉点找出来,就可以找到那个凶手了!”

    “好!既然这样……”赵玉打了个冷颤,说道,“那咱们还是回警局去吧!把剩下的事情,交给这些当地警察们就好了!”

    “可是……”苗英显得有些担心,“他们的能力实在不让人放心啊!”

    “呵呵呵……”赵玉冲苗英微微一笑,说道,“副组长啊,看来,你还是没有习惯特调组的工作模式!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能力是可以逼出来的!

    “放心吧,我最善于做给人施加压力的事!我可以保证,不出一天,关于四名死者的详细报告,就会放在你的办公桌上!”

    说到此,赵玉轻车熟路般地搂了一下苗英的香肩,说道:“走吧,这地方真特么冷啊!”

    于是,四个人一起朝大楼外面走去。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赵玉这才想起一件事来,忙问苗英:“哦,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刚才,你们为什么要上楼呢?”

    “没什么!”苗英努了努嘴,眼露疑虑地说道,“我只是……感觉这地方好像从哪儿见过似的!上去找找感觉而已!”

    “不会吧?嫂子,你以前也来过黄金城?”冉涛问道。

    苗英摇头:“但就是看着眼熟,似曾相识!”

    “其实吧……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赵玉抬头看了看这栋尚未完工的大楼,感慨地说道,“我也好像,从哪里见过似的!喵喵啊,你说……会不会是因为裘新阳的那件案子,这是让咱俩想起秦山鬼城来了?”

    “嗯……可……可能吧……”当众人朝着大门外走去的时候,苗英也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阴森森的大楼,眉头仍然没有舒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