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4章 自杀计划?
    “你再往这边靠一点!害什么臊啊你?”案发现场的床铺上,赵玉毫不客气地拉了崔丽珠一把,嘱咐道,“待会儿,我就假装死了……哦不,我假装服用安眠药昏迷了,你就把刀柄放到我的右手里面,然后捏着我的右手去割你的右手动脉!懂吗?”

    “老大,不带这样玩儿的,吓死我了!”崔丽珠气鼓鼓地吐了吐舌头,“我还以为你又要像上次那样,要我脱衣服呢!”

    “……”曾可满脸焦糊。

    “去去去,别贫气!”赵玉骂道,“干正经事呢!哎?不对啊?我什么时候脱过你衣服了?胡说八道……”

    原来,赵玉这是要崔丽珠来假扮死者张井茹,而他自己则客串韩宽的角色,二人要重新演绎一番发现场的情形,以此获得灵感。

    由于没有水果刀,他们便就地找来一把梳子替代。

    “好!”曾可自然担当起了导演的角色,将梳子往床上一丢,开始指挥,“组长,你现在已经服用了安眠药,昏迷了!”

    听到此话,赵玉两眼一闭,躺在当时韩宽所在的位置上。

    “小崔,你悄悄地拿起刀子!”曾可继续指挥,“用枕巾垫一下,注意不要留下你的指纹,然后将刀柄塞到组长的右手里面,给他拿好!”

    崔丽珠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按照曾可所说,把梳子塞进了赵玉的右手之中。

    “好!”曾可继续说道,“接下来,你用你的左手,紧紧握住组长的右手!然后尝试着往自己右手腕上的动脉割一下!看看可不可行?”

    “没问题!”崔丽珠按照要求比划了一下,说道,“只要我左手力量够大,完全可以做到的!喏……”

    崔丽珠紧紧攥着赵玉拿梳子的右手,往自己手腕上切了一下,手腕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印记。

    “那……就是可行的了!?”曾可琢磨着说道,“难道说,张井茹真的有可能是上演了一出自杀大戏?”

    “证物记录上说……”赵玉坐起身,说道,“那把水果刀非常锋利,如果张井茹足够用力,是完全可以借韩宽的手,杀死自己的!这样就会伪造成韩宽杀人的假象!”

    “有可能!”曾可点头说道,“张井茹可以提前服下安眠药,然后趁着药效还未发作,来实施自杀!而在自杀之后,她也有足够的时间,用左手拿着手机拍照,然后发送给她的弟弟张井峰,以及给他打电话……”

    “呼……”赵玉抚摸着手里的梳子,回忆道,“鉴证人员在他家床头柜的喝水杯里检测到了高浓度的安眠药残留!那个杯子是张井茹的,所以警方怀疑,是韩宽把张井茹给迷晕的。

    “可如果……事实正好相反呢?

    “根据韩宽的口供所说,他当天本来是要写到很晚的,可不到11点半,他就感觉头晕的不行了。

    “随后,他先到院子里去了趟厕所,然后又回屋锁好了防盗门,继而躺在床上睡觉了!他还能记得,他睡觉的时候,张井茹已经睡着了!可如果,张井茹根本就没有睡着呢?

    “韩宽还说,他写小说有喝茶的习惯,当天晚上有喝过茶,而且没有喝完。可案发之后,警方只找到了杯子,却没有找到茶水,也没有找到安眠药残留……

    说到此,赵玉的眼睛忽然变得深邃,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张井茹自己一手策划的,那么当天的案发现场,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

    “张井茹提前在韩宽的茶水中做了手脚,等韩宽药效发作,躺在床上熟睡之后,她便开始了自己的自杀计划!

    “首先,她把韩宽的茶水倒掉,洗涮干净,毁灭了下药的证据!

    “随后,她仔细检查了一下防盗门是否已经锁好?这样就可以造成一个密室杀人案的假象!

    “其次,她又计算好角度,在窗帘上摘下了一个挂钩,使得外面的人,正好可以看到卧室的床铺。

    “再往后,她把安眠药参进自己的喝水杯,搅匀之后喝下,还故意剩下了小半杯,这样就造成了一种她被韩宽下药的假象!

    “紧接着,她就开始正式自杀了,用咱们刚才演练的那种方法,借用韩宽的手,将自己杀死!这样一来,凶器上就会留下韩宽的指纹,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割断动脉之后,她还用左手拿着手机,给她弟弟发了一张割腕照片,担心张井峰看不到,她又拨打了一下电话,可电话拨通之后,她却并没有说话!

    “张井茹事先必然已经算计好了,知道张井峰正在哪里打牌。所以,张井峰才会带着警察来抓了韩宽一个现场!

    “咱们再来计算一下时间!”赵玉魔障般地说道,“韩宽睡着是11点半多,将近12点。而张井峰接到割腕照片,则是1点不到!这期间,正好有充裕的时间,来供张井茹实施她额的计划!”

    赵玉说完之后,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曾可和崔丽珠相视无语,一直缓了好半天,崔丽珠这才认真严肃地反驳道:“老大,你说得这么头头是道,但是,你还是没能解释出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啊?张井茹是鬼附身了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她自杀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法来陷害韩宽?”崔丽珠摇头,“她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用自己的死,来换取韩宽坐一辈子大牢吗?这岂不成了天方夜谭?”

    “对啊!我知道!”赵玉点头说道,“所以,我才会让巴晨他们去寻找所有细节!如果没有第三者参与,那么这两口子肯定存在什么重大问题!”

    “不!我不这么认为!”崔丽珠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我刚才躺在床上,假想自己就是张井茹时,那种感觉……嗯……反正……我觉得,不管她和韩宽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她都不可能选择自杀的!我觉得,凶手要么另有其人,要么根本就是韩宽!”

    “小崔,这样可不行啊,办案子不能只靠直觉的!”曾可摇头说道,“我们得用证据说话才行!”

    “的确!”听到此话,赵玉难免沮丧地说道,“曾可说得没错!其实,就算我们的推论正确,就算张井茹真的是自杀的话!没有证据,我们也依然无法证明韩宽就是无罪的!所以,不管凶手是谁,这一次,我们都遇到了一个极其高明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