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3章 从头查起
    不知道是巴晨等人故意放水,还是那个张井峰有够灵活。他居然趁乱从韩宽的头上抓了一把头发下来,疼得韩宽哇哇乱叫。

    等警察们好不容易将他俩分开之后,韩宽那本就谢顶严重的头上,更加看不见几撮毛……

    赵玉见从他们二人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有建树的问题,便干脆让警方把韩宽带回警局,而顺便也把张井峰轰走了。

    张井峰是个无业赌徒,由于他是韩宽案重要的当事人之一,所以警方早已经把他查了个底掉。当天晚上,他确实在和牌友们打牌,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而对于韩宽说得那些欠债之类,虽不是什么无稽之谈,但就张井峰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并没有太大问题。

    还有,平日里,张井茹没少救济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所以张井峰就算真的怀恨杀人,也没可能对自己的亲姐姐下手。

    “那……”等到姐夫和小舅子退场之后,巴晨紧皱眉头对赵玉问道,“特调员同志,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

    谁知,等他问完之后,赵玉却依然还在琢磨着什么,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这可是真的难办了!”崔丽珠咬着嘴唇说道,“因为是密室杀人,那么所有的证据明显地指向了韩宽!看来,这谋杀的罪名,他是坐实了吧?”

    “现在说这些还早呢!”曾可言道,“或许,等苗副组长那边查出照书杀人案的真凶之后,会对咱们这边有所帮助呢!我现在特别想知道,那个连环杀手,到底是个什么人?”

    “巴主任!”这时,赵玉终于停止了自己的思考,正言厉色地说道,“接下来,我需要你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必须得保质保量地给我完成!”

    “哦……好……好嘞!您说吧!”巴晨舔着大肚子打了一个敬礼。

    “小崔说得对,因为是密室的关系,所以在我还没有搞清楚是否有其他凶手的前提下,我们只能做出两种假设!”赵玉伸出两根手指,说,“要么是张井茹自杀,并且以自杀来陷害自己的丈夫;要么,就是韩宽确是凶手无疑!

    “我们之所以到现在还举棋不定,就是因为有很多关键的证据还未找到!我们无法给这件案子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所以,我需要清楚地知道,在这两个人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嗯……那……您的意思是……”巴晨依然听得懵懂。

    “马上调派所有人手,把张井茹出事之前的三个月内,韩宽和张井茹二人的详细活动记录给我调查出来!”赵玉吩咐道,“记住,我说的是详细资料,要弄清楚他们两口子每天都做了什么?跟什么人接触过?发生过什么事情?哪怕是买菜、逛街、看电影之类的细节,也不能放过!”

    “啊?这……”巴晨面露难色。

    “你们可以调取相关监控,”赵玉继续吩咐,“查问每一个证人,查验票据存根!总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调派多少人手,必须在三天之内给我全部查清楚!”

    “嗯……这……”巴晨皱了皱眉,虽然非常为难,却还是勉强答应道,“好,我……我们尽量!”

    “尽量你个大头鬼!”赵玉瞪眼喝道,“你给我转告你们的大局长,韩宽一案,你们本身就存在着重大失误!还有照书杀人案之中,你们同样失职严重,告诉你,要是连我说的这点儿小事都办不成,你们整个黄金警局就等着挨处分吧!”

    “嗯……是!是是是……”巴晨急忙立正站好,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敬礼,保证道,“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那就别特么等了,现在就开始吧!”赵玉又道,“不过,我还有个要求!你们查你们的,但是不许去问韩宽本人!”

    “哦……”巴晨皱眉,“为什么?”

    “你哪儿来这么多为什么?”赵玉又一瞪眼,“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懂了吗?”

    “嗯……懂……懂了!”巴晨点头,额头上甚至沁出了冷汗。

    “还有……”赵玉伸出手来,“给我们留一辆车,我们还要在现场再多待一会儿!你们先走吧!”

    “是是是……”巴晨很快把房门钥匙和汽车钥匙全都交给了赵玉,然后便带着众多的警员前去调查资料去了。

    “组长……”人刚一走,曾可便好奇向赵玉问道,“难道……你认为,是我们疏漏了什么东西吗?”

    “不是吧?要我看,老大是存心编排他们呢!”崔丽珠坏笑道,“你瞅瞅他们,一个个吊儿郎当的,除了那个胖子,哪有什么刑警的样子?”

    “不!”赵玉严肃地说道,“曾可说得对,案子查到现在,我们已经打了一个死结!要想解开这个死结,就要从绳头找起!我怀疑,要么是我们疏漏了什么,要么就是韩宽夫妻二人故意隐藏了什么!”

    “别闹!”崔丽珠吐了吐舌头,“张井茹已经死了,她还能隐藏什么?”

    “嗯……我好像……有点儿明白您的意思了!”曾可点头,“看来,韩宽的这件案子,还真有可能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简单呢!”

    “曾可!”赵玉嘱咐道,“回去之后,你专门去询问韩宽,让他也写一份案发前三个月的详细活动记录出来。他和他妻子的都要写,懂吗?”

    “没问题!”曾可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等巴晨他们调查完毕之后,我们就可以把两份资料做比对了!看看,到底是哪一个说了谎?”

    “聪明!”赵玉竖起大拇指,说道,“不过……刚才那些到场的警员也不能放过,你回头把他们每个人的底细全都给我整理出来!不管有没有第三个凶手,我们都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任何一个细节!”

    “好!”曾可点头,然后问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回警局?”

    “不!还有一件事情,我得搞清楚!”说着,赵玉指了指案发现场的那张大床,然后拍了拍崔丽珠的肩膀,眼神邪异地说道,“小崔,过来!跟我上一下床!”

    “哦,好的……”崔丽珠点头跟上,一直跟着赵玉走了好几步,这才猛地抬头问道,“你……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我去,什么耳朵?我说,咱们上*床!这都听不懂吗?”赵玉不耐烦地摆手说道,“快点儿,抓紧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