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2章 死结
    “门没有问题!”崔丽珠说道,“我检查了一下门镜,密封完好,没有拆动过的痕迹。他们家没有后窗户,没有足够常人进出的烟囱,窗户也都是完好的!如果当时门锁真的是从屋里反锁的话,这里的确就是一间密室!”

    “那……那还说什么废话?”张井峰激动地抓着韩宽的衣服,“凶手除了他,还能是谁?”

    “嗯……你们屋里有什么暗道暗门之类的地方吗?”崔丽珠一把推开张井峰,向韩宽问道。

    “没……没有……”韩宽摇头。

    “那就结了!”崔丽珠拍手,“就是他们两口子的问题了!不会有外人参与的!”

    崔丽珠说话的时候,赵玉已经从床上爬起,走到了里屋的窗台跟前。窗户的窗帘处于拉开状态,被分散在窗台两侧。

    看到窗帘之后,赵玉忽的打开一张照片比对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嗯……

    众人不知道赵玉又想到了什么,全都愣在门口,屏息静气地等待着。

    片刻之后,赵玉用手拉拽了一下窗帘,将窗帘合拢。窗帘顿时阻住了阳光,使得屋内一片阴暗。

    啧啧……

    合上窗帘之后,赵玉砸了咂嘴,抬头看去,他已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左侧窗帘的顶端掉了一个挂钩,使得窗帘露出了一角。阳光从那里照射进来,正好在床上照出了一个不规则的小三角形来。

    “这……”赵玉指着那个窗帘缺口,向巴晨开口发问。

    “对!对对对!”谁知,巴晨没有回答,旁边一个小警察赶紧点头说道,“领导,那天晚上,我就是看到窗帘上有这么个缝隙,所以才爬到窗台上去的!”

    “嗯……”赵玉点头,问道,“你发现,屋里有人,这才坚定了你们要破门而入的决心,是吗?”

    “是的!”小警员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虽然看不清具体情况,但床上肯定是躺着人的!而我们砸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他们也没有反应,所以我们才担心他们出事的!”

    “哦……”想到此,赵玉急忙拉了把椅子,然后脚踩窗台,站到高处,仔细观察起窗帘上的挂钩来。

    “这……”众人不太明白,赵玉为何对窗帘以及挂钩如此感兴趣?

    “老韩……”赵玉回头对韩宽问道,“那天晚上,你和你媳妇,是谁拉的窗帘?”

    “嗯……我……我媳妇应该!”韩宽回忆道,“当天晚上,我在东卧室打字,写到11点多才回屋睡觉。睡觉的时候,窗帘已经合上了!嗯……还有,门也是我锁的!还有,在锁门之前,我还上了趟厕所……”

    “你先别说废话,”赵玉指着窗帘说道,“你睡觉的时候,有留意到这个挂钩掉了吗?”

    “没……没有……”韩宽摇头,“我满脑袋都在想自己的剧情,从来没注意过,真的记不得了!”

    “那好……”赵玉冲巴晨打了个响指,“赶紧的,把你们的鉴证人员喊过来,把挂钩附近的窗帘好好检查一下,尤其是皮屑组织,一定要仔细提取!”

    “哦……哦哦……”巴晨点头,急忙冲鉴证人员摆手示意。

    当即有两位工作人员拿着专业工具来到了窗台跟前。

    “老大,这窗帘到底怎么了?”看到赵玉从窗台上跳下之后,崔丽珠急忙上前问了一句。

    “没事儿!”赵玉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想起了《包青天》里面的一个情节而已?”

    “啥?”崔丽珠皱眉,“包青天是什么意思?”

    崔丽珠不解,其他人更是听不明白。

    “不……不会吧……赵玉警官……”谁知,韩宽却忽然明白了赵玉的意思,他惊讶地看了看四周,说道,“难道……您认为……凶手,就在我们这些人里面?”

    啊……

    闻听此言,众人全都吓了一跳。

    “别瞎说!”赵玉急忙摆手示意,“不过是联想到了而已,不能完全确定的!”

    “不……不对!”韩宽举着双手说道,“您今天忽然把当天所有在场的人全都喊过来,肯定是已经设计好了!您……真不愧是神探啊!”

    哗……

    众人越听越惊诧,看向赵玉的眼神已然变了味道。

    “神你个大头鬼啊!”赵玉瞪了韩宽一眼,埋怨道,“我特么还关门放狗呢!都跟你说了,只是一个设想而已嘛!”

    “嗯,调查员同志,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啊?”巴晨挠头,“包青天跟咱们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咳!”赵玉用手指了指窗帘上的缺口,说道,“我怀疑,这个挂钩,可能是凶手故意摘掉的!他的目的就是要你们能够看到屋里的部分情况,让你们知道这西面的卧室里不但有人,而且可能有性命之忧,引得你们去用斧子劈门!

    “可想而知,当你们劈开了门之后,自然会着急忙慌地跑到西面卧室去查看!而当你们看到夫妻俩全都躺在一片血泊之中,肯定会更加慌乱,六神无主……”

    “对!”巴晨点头承认,“当时的确慌了……”

    其他人亦是连连点头。

    “在包青天里,也有这么类似的一幕,”赵玉说道,“当一大帮捕快闯进密室杀人现场之后,注意力全都被杀人现场吸引去了,却没人注意到,其实真正的凶手,就藏在房门后面!”

    赵玉这么一说,众人全都打了一个冷颤。

    “对!”韩宽赶紧附和,“而且,那个凶手也是其中一个捕快,由于全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他快速地混进了队伍,所以无人发现!这才造成了一起完美的密室杀人案的!”

    “啊!?”这一次,人们终于听懂了,在场的众警员不由得蒙圈一片。

    “不会吧?”崔丽珠瞪大眼睛,扫视了众人一番,“难道……凶手就在这些人里面?案子,这就破了?”

    接下来,是一番长达15秒的大眼瞪小眼。

    巴晨拧着眉毛,努力地把眼前的警员们挨盘辨认了一番,他想要回忆起,当时到底有哪个是突然出现在现场的?

    “吁……”赵玉急忙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出来,说道,“行了,大家都别胡思乱想了,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那毕竟是在演戏!”

    “是……是啊!”这时,一个老警员琢磨着说道,“当时,门被劈开之后,老巴带着几个人冲了进去,我腿脚慢,就站在那门口了!后来,防盗门还是我和袁子一块放到地上的,这要是从里面冒出一个大活人来,怎么可能注意不到呢?”

    “对啊……”另一名警员说道,“发现西屋的死者之后,我害怕东屋里面也有受害人,还特意到那屋里转了一圈呢!”

    “貌似……咱们这些人里面……”巴晨亦是挠头说道,“好像谁也不认识韩宽吧?”

    “傻帽啊你们?”崔丽珠一把抄住韩宽的衣服,将他转向了众人,问道,“大作家,你好好瞅瞅这些人,看看认识哪个?”

    “嗯……这……”韩宽摇头否定,“我以前常去警局扫听素材什么的,看着都挺眼熟的,但没有什么深交啊?”

    “对啊!”众人频频点头。

    “够了啊!听我说一句吧还是!”赵玉再一次打个暂停的手势,“如果真有这么个凶手,他也不见得就能预知到,警方一定会来现场的!他不过是给张井峰发了割腕照片而已……”

    谁知,听到赵玉的话,众人不可避免地又把目光对准了张井峰。

    “喂……看……看我干吗?”张井峰说道,“你们什么意思,怀疑我?”

    “没别的意思,”赵玉摇头说道,“凶手给你发照片,就是想要把你引过来!好让他精心策划的现场,能被人发现!但是,他也不知道你是一个人过来,还是带着警察过来!所以,他应该不敢冒险留在现场的!”

    “但是……”谁知,韩宽却忽然冲张井峰瞪了一眼,说道,“凶手应该对你的情况很熟悉吧?他至少知道你大半夜还在打牌,而且还在很远的地方打牌,既赶不及过来救人,又能确保你发现杀人现场,所以才会把照片发送给你的吧?”

    “你……你又是怎么个意思?你个杀人犯,死秃子!”张井峰破口大骂。

    “你还有脸骂街?”韩宽愤怒地喝道,“你说,是不是你在外面惹到什么仇家了?你姐是因为你而被害死的?”

    “我呸!凶手麻痹根本就是你自己,你当然了解我了!丫丫的,竟敢倒打一耙,看我不敲碎你个秃脑袋瓜子……”

    张井峰气得暴跳如雷,冲着韩宽猛扑过去,与其扭打在了一处!巴晨等人赶紧上前拉拽,致使现场一片混乱……

    不对……

    不对……

    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幕,赵玉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思路已经全都被堵死了,这场蹊跷的杀人案,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