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1章 案发现场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可是,由于气温的骤降,赵玉还是感觉非常寒冷,小风吹到脸上,好似刀割一样。为了御寒,他居然把人家巴晨的棉帽子抢过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虽然有开玩笑的嫌疑,但赵玉毕竟是领导,巴晨自然不敢埋怨什么,只是赶紧托人给赵玉等人买来了几顶崭新的棉帽。

    此时此刻,赵玉、曾可还有崔丽珠已经抵达了一个叫做皇家坟的地方,要到韩宽和张井茹的家里查看案发现场。

    皇家坟虽然听上去有些偏远,但其实却是个城中村,位于黄金城的西北部,甚至还在四环以内。

    既然叫做皇家坟,那么此地必有出处。据说,在清朝时期,这里曾经安葬过很多皇亲国戚。皇家坟的居民,便都是当年守陵人的后代。

    不过,韩宽夫妻并不是这里的老家旧户,他们的房子,是韩宽早在结婚那年,为自己购置下的婚房。

    早在那个年代,村里就一直沸沸扬扬地吵吵着拆迁的事,却没想到,韩宽与妻子一住就是20年,却依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这个城中村四通八达,往来车辆比较多。虽然天寒地冻的,但是仍有不少当地居民在户外活动,一看到警察的身影,他们全都跑出家门,聚众围观。

    看着眼前的热闹场景,赵玉的脑子里却还在回忆着,昨晚那温暖小隔断内的旖旎一幕。苗英的温柔种种,仍然萦绕在他眼前,回味无穷。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好分工合作,那么等到天亮之后,二人只好又各管一摊去了。苗英带着冉涛和吴秀敏继续调查照书杀人案!而自己则带着崔丽珠和曾可前来调查韩宽案的案发现场。

    当然,在调查之前,赵玉又照例开了一卦。这一次,他开出了一个“艮坎”卦来,此卦意味着他今天不但能在案情方面有所发展,还会跟某个女人产生瓜葛。

    因为有了苗英,赵玉对女人方面已经不再热衷,只是对代表案情的“艮”卦非常在意。既然连续开出了“艮”卦,那自己自然要趁热打铁的好。

    于是,为了能够清晰的还原现场,赵玉不但把当天到达案发现场的民警,后来进行取证的鉴证人员,甚至把那个死者的弟弟张井峰,以及正在羁押的当事人韩宽全都一并叫了过来。

    所以,当地居民这才看到了如此浩浩荡荡的一幕。而当他们看到韩宽本人之后,自然是非常意外,不由得议论纷纷。

    拆开大门的封条,巴晨用钥匙打开了韩宽家的院子大门。看着巴晨那肥胖的身躯,赵玉也是感觉有些奇葩。因为,巴晨毕竟是警局的后勤主任,根本没有义务来参加刑事调查。

    因此,赵玉估计,肯定是那位张庆局长作了安排,让他临时充当刑警队长的角色,以替代那位刚刚生了大胖小子的原刑警队长吧?

    缺人缺到这种地步,赵玉也是醉了。不过,对于巴晨这个全能大胖子,他却隐隐产生了好感,感觉这个人的思路至少比其他人要清晰许多。

    三个多月无人打理,韩宽家的院子已经堆满了厚厚的积雪,脚踩上去,甚至直没脚踝。

    为了防止窃贼进入,警方重新加固了一下劈开的门框,把原来的防盗门换了上去。当巴晨再次用钥匙打开之后,他们这才进入屋中。

    韩宽夫妇的卧室在左手边,房门没有上锁,推开之后,赵玉终于看到了当初的案发现场。

    虽然带血的床单被褥已经全都被警方拿到警局化验,但是看到那张大床之后,赵玉仿佛依然还能嗅到血腥的味道,依然可以想象得出,韩宽躺在他妻子鲜血中的惨烈场景……

    看到案发现场之后,赵玉抬手示意了一下,巴晨急忙堵在门口,把其他人全都堵在了外面。

    赵玉把这里的环境仔细观察了一遍,床铺、家具还有地面以及窗台等等,脑中则在设想着种种可能……

    就这样,赵玉一直默不作声地观察了10多分钟,这才冲曾可摆了摆手,让他把案发现场的照片拿出来。

    然后,就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赵玉竟然趴到床上,躺在了当初张井茹死亡的地方。其间,为了真实还原场景,他还按照照片调整了姿势和位置,等躺好以后,他便平躺在床上,并且闭上了眼睛。

    这……

    众人看得面面相觑,咄咄心惊,从未见过这样现场查案的。

    其中,唯有那个戴着手铐的韩宽瞪大了眼睛,显得异常兴奋。估计,赵玉的行为,又能给他的里添加令人惊喜的素材吧?

    赵玉一直躺了两分钟,就在大家还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赵玉忽的坐起身子,并且两臂伸直,摆出了一个经典的僵尸造型。

    喔……

    众人吓了一跳,有胆小的差点儿没坐到地上。

    赵玉当然是故意的了,他坏笑一声,然后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又开始比对照片。比对了片刻之后,这才对旁边的曾可说道:

    “小曾,你看啊……张井茹在左,韩宽在右!”赵玉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右臂,“而张井茹被割断的,是右手腕!那么……如果张井茹想要自杀的话,她势必要用左手去割右手……”

    “喂!搞什么啊?”这时,门外边忽然传来了张井峰的不满,“我姐不可能自杀的!你们是不是想帮这个秃子脱罪啊?”

    “闭嘴!”巴晨急忙冲他瞪了一下眼珠。

    “韩宽……”赵玉坐在床上问道,“你媳妇是左撇子吗?”

    “不是,绝对不是!”韩宽急忙答应。

    “别说不是,就算是左撇子也不对!”赵玉指着自己的右手说道,“尸检报告上说,张井茹的伤口是左深右浅,如果她要自杀,难道还要反着拿刀子割吗?”

    “嗯……”听到此话,远处的巴晨忍不住说道,“赵组长,就算反着拿刀,也不可能解决指纹的问题啊?凶器上面,并没有发现张井茹的指纹,只有韩宽的!从现场来看,张井茹的手腕被割破之后,并没有剧烈挣扎或移动的迹象,如果是她自己动的手,不可能留不下指纹的!想要抹去的话,一只手也没办法办到啊?”

    “嗯……也就是说……张井茹没有自杀的可能了?”赵玉又比划了几下,说道,“可是,如果凶手是韩宽的话,就……”

    “这……”韩宽变了脸色。

    “是的,那就全都能说通了!”巴晨点头说道,“我们冲进现场的时候,发现韩宽是右手持刀,如果是他用右手隔断张井茹右手腕的话,切口的方向就正好吻合了!”

    “对……”赵玉点头。

    “那……那你们还等什么?”张井峰愤怒地指着韩宽说道,“那你们还不赶紧把他枪毙了?”

    “井峰,你要我怎样才能相信啊?”韩宽苦苦解释,“真的不是我啊!”

    “如果……我们假设,现场还有第三个人的话……”赵玉又道,“那么这个人是否可以伪造出这种现场呢?”

    “我们设想过了,”巴晨说道,“如果凶手戴着手套的话,是很容易办到的。只需要先把二人迷晕,然后割断张井茹的手臂,再把凶器塞到韩宽的手里,就可以了!”

    “但那样的话,我们的假设可就又回到了原点!”曾可说道,“如果真有第三个人的话,为什么不把韩宽也杀掉?伪造成一个夫妻殉情自杀的场景,岂不更加完美?何必要留下韩宽这个活口呢?”

    “也许……”赵玉说道,“凶手和韩宽有某种渊源,他这么做,要么想要用特殊手段报复韩宽!要么,就是想要针对韩宽的,而证明什么?”

    “不!不可能了!”谁知,赵玉话音刚落,崔丽珠忽然从巴晨腋下钻出,说道,“老大,我已经全都检查过了!不可能出现第三个人的,案发现场的确是一个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