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30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吃完晚饭之后,赵玉三人又返回到临时办公室内,重新查看了韩宽案的详细资料。

    根据资料显示,韩宽和张井茹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可能是二人比较投缘,认识不到三个月,便领证办了婚礼。

    韩宽是职业作家,每天宅在家中写作。张井茹起初在邮政系统,后来改制成银行之后,她便做了信贷员,而且还在不久前升任到了信贷部副经理的位置。

    韩宽的收入不太固定,虽然没有名气,但是因为他的高产,版税稿酬还算可以。张井茹虽然工资不算太高,但是在黄金城这种小地方,也足以算作小康收入。

    亲戚朋友们的证词和张井峰一致,韩宽沉默寡言,张井茹则外向开朗,二人性格互补,却也相得益彰。虽然没有孩子,可平日里恩恩爱爱,从未传出过什么矛盾与绯闻。

    在朋友们的眼中,他们两口子堪比模范夫妻,令人敬佩。

    此外,二人的交际圈也很简单,韩宽除了有两三个要好的同学,以及几个出版社的编辑以外,再无其他朋友。

    而张井茹虽然结交甚广,可平日里合得来的,也就那么三五个同事而已。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这俩人都不像能跟凶杀案挂钩的样子!别说凶杀,跟自杀也毫不沾边。

    此后,曾可还把韩宽和张井茹的朋友圈聊天记录全都调取出来,三个人一一筛查,并未发现什么特别情况。

    就这样,三个人一直工作到了深夜,当身心俱疲之时,赵玉这才让曾可和崔丽珠返回酒店休息。而他自己却和往常一样,又面对着白板继续思考了很久……

    随着时间流逝,当赵玉感觉到思维混乱之后,这才关了灯,去到办公室的小隔断内休息去了。

    小隔断内四面不透风,还有两组暖气片,赵玉也是乏了,倒在床上,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中,不知过了多久,赵玉忽然被外面传来的动静吵醒。他睁开惺忪睡眼,这才透过门缝看到,办公室的灯不知被谁给打开了!

    他看了看表,顿时明了,屋外会是何人?此刻已经是半夜三点,能在这个时候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于是,赵玉急忙披好衣服下床,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室中。门刚一打开,迎面便传来一股冷风,让赵玉打了一个激灵。

    抬头看去,但见身穿一身黑色羽绒服的苗英,正自在饮水机中接着热水。听到动静,她急忙转回头,当看到乃是赵玉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赵玉向两旁看了看,眼前果然只有苗英一个,没见到冉涛、吴秀敏以及其他警员。

    “哇,喵喵啊,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去宾馆休息?”赵玉看到女神,立刻迎了上去,待看到苗英浑身透着寒气,冷得发颤之后,这才赶紧攥住了她那几乎冻僵的玉手,关心地说道,“看,冻坏了吧?我说的话,什么时候能听啊你?”

    感觉光是攥手不行,赵玉又把苗英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行了,没事!”苗英喝了一口热水,居然趁着赵玉不备,将她那冰凉的面颊,扎进了赵玉的脖颈,冰得赵玉打了一个激灵。

    “我咔……”赵玉冻得不行,却还是忍住没动地方,反而趁势脱掉了苗英的羽绒服,然后熟练地将其搂在自己怀中。

    “嗯……这下可是暖和多了!”苗英舒服地笑了一下,感觉于心不忍,便将脸颊撤回。

    “来……”赵玉把苗英拉到了更加暖和的小屋里,边搓手边问,“怎么样,案子查得如何?这一次能赢我了吗?”

    “唉!别提了!”终于感觉到温暖的苗英,面颊绯红地依偎在赵玉身上说道,“简直一塌糊涂!这地方的监控系统简直就是形同虚设,根本都是坏的!你猜那张局长怎么说?他说天气太冷了,摄像头都是冻坏的!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新鲜不?

    “还有,他们的职责分工也是一团混乱,今天跟着我们走现场的简直就是一支杂牌军,刑警、派出所民警、交警,甚至连治安队的人都有,可偏偏没有鉴证人员!他们不知道如何保护现场,不知道如何视频推导,甚至连最起码的专业素养都没有,我都快抓狂了!

    “这案子要是放在咱们秦山,根本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苗英满腹牢骚道,“这不,我让他们查一个详实的校园自杀报告,到现在都没报上来。你知道,全黄金县才有几所学校?”

    “嗯……喵喵啊!”赵玉劝慰道,“你别这么着急了!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改变的现状,着急也没用!就像上次在曲梁那样,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最后不还是把案子破了吗?所以,你还是淡定一些吧!”

    “唉!”苗英轻叹一声,“我原以为,进了特调组,会比在秦山当刑警的时候能更专业一些,现在看来,完全错了!和咱们容阳分局的那些同事们差远了!”

    “其实吧……”赵玉意味深长地劝道,“你现在的这种反应都是正常的!我当初刚进特调组的时候,跟你现在一样抓瞎!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队友,还有陌生的案件,我特么还是一个苦逼的队长,当初在处理急速杀人案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到底该做些什么?

    “其实,冉涛、曾可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等熟悉了之后就没问题了!”说到此,赵玉不禁动情言道,“你现在不错,至少还有我呢!可想当初,我却什么都没有,连个能倾诉的对象都没有!”

    “别这么说了,亲爱的!”苗英不禁难为情地言道,“当时,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如果我早知道你有那么大的本事,连新西兰的事情都能解决,我就不会傻到离开你了!”

    说到此处,二人情不自禁地亲了一下。

    亲完之后,苗英这才一片释然地向赵玉提起了一件事情:“亲爱的,关于崔丽珠的事……并不是我故意找茬的!我只是……只是……”

    “我知道,我也是过来人,一开始的时候,我和你的反应一样!”赵玉轻抚着苗英那绝美的脸庞,轻轻说道,“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魔性使然吧!时间长了,你就会习惯的!”

    “是的!”苗英极不自然地说道,“我心里也很明白,但一看到那个小丫头,我就在所难免的想起那个格格来!不光是想起格格,还会想起咱们在将军岭的遭遇,想起金佛宝藏,还有你中的毒箭!唉……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呢?”

    “呵呵,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那才真叫活见鬼呢!”赵玉笑道,“不过,放心,dna已经给她验明正身了!她的老爸老妈都是陶香的师弟师妹,跟格格毫无关系!”

    “嗯,也许……是我有些急功近利了!”苗英微微点头,然后拉着赵玉的手说道,“亲爱的,我今天看过现场了!电击案和冻死案的现场全都看过,我感觉,那凶手的手法并不专业,抓住他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那个现场之后,却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

    “哦?什么奇怪感觉?”赵玉忙问。

    “说不出来……怪怪的……”苗英不确定地说道,“就好像,是以前做梦的时候,见到过类似场景似的!”

    “不会吧?”赵玉笑道,“难道……你也看过韩宽的那本《11杀》吗?”

    “嗯……没可能吧?”苗英摇头。

    “那好……”赵玉一声坏笑,将苗英轻轻推倒,邪邪说道,“我看,还是让我先给你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吧,好让你找找灵感……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