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9章 不理想的完成度
    黄金警局附近的一家饺子馆内,赵玉、曾可还有崔丽珠以及那位后勤主任巴晨,正围坐在一张小桌子面前,等待着饺子上桌。

    而苗英则带着吴秀敏还有冉涛,去勘查案发现场去了。

    “各位调查员同志,实在是怠慢了!”巴晨不好意思地说道,“今天麻烦各位将就一下吧!明天,我们大局长一回来,一定找家最好的饭店为各位接风洗尘……”

    “没事,没事,我们简单吃点儿就行,吃饺子更暖和!”赵玉摆手说道,“对了,巴主任啊,回头告诉你们局长,那种大吃大喝千万要不得啊,我们可都是正直……”

    滴滴滴……

    滴滴滴……

    谁知,赵玉话未说完,他的手机竟然和巴晨的手机同时响了。

    不过,二人接收到的消息却是大相径庭,赵玉接到的,乃是一条到账短信。而巴晨接到的则是一条私人消息。

    看到消息后,巴晨脸上登时洋溢出了会心的微笑,兴奋地对众人说道:“呵呵,我们大胖小子生了一个刑警队长!哦……不不不……我们刑警队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哎呀……看我这笨嘴……”

    “呵呵……你羡慕什么,孩子又不是你的?”崔丽珠眼皮不抬地吐槽了一句。

    “哦……哦哦……不……不好意思!”谁知,巴晨听到了崔丽珠的话,急忙挠头解释,“我们队长今年41了,不容易啊!替她高兴而已……嘿嘿……”

    “小妮子!没教养,怎么说话呢?”赵玉没好气地瞪了崔丽珠一眼,可心里却忍不住想笑,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老大,你又收到什么消息了?”崔丽珠好奇地问了一句。

    “哦,宝石失窃案和无头女尸案的奖金全都到账了!”赵玉把手机朝她眼前一晃,说道,“看见了没?以后跟着我混,少不了你吃香的喝辣的!”

    赵玉说得没错,刚才的到账信息,果然是两件案子的破案奖金。宝石案得到了6万,而无头女尸案的奖金则史无前例地高达28万!

    不过,这些奖金不是赵玉个人的,而是属于整个特调组。赵玉需要给组员们按功劳分配,因为他是组长,所以按照分配比例来讲,他所拿的奖金系数最高,几乎可以拿到一半。

    然而,赵玉可不是那种鸡肠狗肚之人,他早就表示过,以后所有的奖金,他全都会均分给每一个组员。

    正因为如此,当曾可看到奖金数额之后,顿时激动得不行。

    可崔丽珠却是小嘴一撅,满脸不高兴地说道:“不公平,不公平!哼!好歹,那两件案子里面,我也是立了功劳的!为什么没有我的奖金?”

    “傻瓜,你不知道,这些钱是由我大组长来分配得么?”赵玉笑道,“虽然你当时还不在编,但如果我坚持论功行赏的话,自然会有你一份的!只不过,这或多和或少嘛……”

    “哎呀!哎呀呀……”崔丽珠立马听懂了赵玉的意思,急忙窜到赵玉身后给他揉起了肩膀,“我的老大啊,你知道吗?从我当初看见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一个有原则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曾可和巴晨看到这世俗的一幕之后,全都低下头,自顾自地喝水。

    好在,崔丽珠没有给赵玉拍上多久的马屁,热气腾腾的饺子便被服务员端上了桌。此刻已经接近晚上八点,大家伙儿自然早就饿了,全都抄起筷子大快朵颐。

    “嗯……各位调查员可要敞开了吃啊!”巴晨笑呵呵地说道,“结账什么的都不用管!嗯,对了,你们来二两小酒不?这里都是他们自家酿的,烈得很!喝完全身都暖和……”

    “好啊,好啊!”赵玉打了个响指,“来二两就来二两!我尝尝有多辣?”

    于是,巴晨急忙站起身子,去找服务员要酒去了。

    曾可却趁机对赵玉说道:“组长,您看,关于韩宽的案子,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别着急!”赵玉胸有成竹地笑道,“我答应了喵喵,这一次要让她三分!要是我这边破得太快,她又要拿我开刀了!

    “再说,韩宽三个月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早一天晚一天!”赵玉夹起一个饺子,自顾自地大嚼特嚼。

    “组长……”曾可无不担心地说道,“我基本把所有的卷宗全都看了一遍,当地警方并不是一无是处的。

    “三个月来,他们问遍了韩宽夫妇的所有亲戚和朋友,调查了所有的相关资料,这两口子从没有跟谁闹过矛盾,实在找不出什么可疑目标!”

    “是啊,我们这件案子的确挺棘手的!”崔丽珠点头同意,“如果没有外人作案的话……那就只剩下两种可能:一个是妻子自杀,一个就是丈夫谋杀!”

    “可是,他们夫妻没有感情破裂,也没有第三者插足,更没有欠债之类!”曾可摇头,“实在找不出杀人或是自杀的动机啊!”

    这时,巴晨端过来一个盘子,对众人说道:“这酒得先烫一下,烫一会儿就行!”

    由于巴晨不是外人,曾可也没有顾忌,继续说道:“给我的感觉,韩宽是杀人真凶的可能并不大,他体内毕竟也有安眠药,现场很可能是被人设计过的!”

    “那不行啊!”巴晨对案子非常熟悉,听到曾可所说,立刻反驳道,“我们的医学手段有限,并不能确切地知道,韩宽当时昏迷了多久!如果是他先杀人,然后再自行服下安眠药也是有可能的!”

    “的确!”赵玉点头,“虽然韩宽是凶手很没道理,但要想弄清真相,还得让事实说话才行!所以,我们必须得把整件案子,重新事无巨细地梳理出来,看看之前,警方是否忽略了什么?”

    就在赵玉说话之时,系统忽然传来消息,他今天的奇遇已经结束了。

    不会吧?

    这么早?

    看到奇遇早早结束,赵玉便已然感觉到了什么。等打开系统界面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他今天的“艮兑”卦,仅仅得到了116%的完成度,只得到了一件隐形正骨器而已。

    至于今天的副本奇遇,正是在绿皮火车上发生的那次乌龙事件,由于赵玉好心做了坏事,奇遇积分也仅仅得到了20来点而已。

    由此来看,他今天的奇遇并不顺利。而且,他还通过“艮”卦隐隐地意识到,自己对于案情的理解也出现了问题,要么是跑偏了查案方向,要么,就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