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8章 死者的身份
    “小崔,那么……苗副组长那边查得如何了?”赵玉一面思考着自己的案子,一面不忘了了解情况,“有新的进展了没?”

    “嗯……那具尸体腐烂得挺厉害的!”崔丽珠说道,“我也是醉了!防盗门是开着的,楼上楼下都有人住,尸体竟然在里面死了一个多月都没人发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哦……你说的,是电死的那具尸体吗?”赵玉确认地问了一句。

    “是啊!”崔丽珠点头回答,“从作案手法来看,凶手很不专业的。他先是把受害人迷晕,然后用某种绝缘的东西拉着受害人的手插进电门,想要造成一种受害人摸电门自杀的假象。

    “结果,他没想到房子的空开上面带有漏电检测器,电击之下,空开自动跳了闸。更奇葩的是,电击之下,受害人苏醒了,两人还发生了小规模的搏斗,致使被害人的头部遭到了击打,衣服也发生了撕扯。

    “再后来,凶手明显占了上风,不是把被害人打晕,就是将其二次迷晕。这一次,凶手吸取了教训,他将电线绕过空开连接,这才最终电死了受害人!

    “可是,如此一来,凶手精心策划的自杀现场就做不成了!电闸上,插座上,房间内还有死者身上,全都留下了痕迹,很明显不是自杀!”

    “那……死者身份呢?”赵玉问道。

    “一个养猪的,叫孙什么来着,没记住!”崔丽珠坦白说道,“这个人人缘不咋地,经常赌博欠债,而且还有案底。再加上家里亲戚不多,甚至都没人报失踪!最后还是通过指纹比对出来的身份。

    “还有,案发现场的那栋房子跟他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房主是个做修车生意的,很多年都不在黄金了,所以打算把房子卖了!”崔丽珠介绍,“谁知,等中介带着买家看房的时候,就中了大奖!”

    “嗯……房门……”

    赵玉还未问完,崔丽珠便心领神会地回答道:“房门的锁被撬了,应该是凶手撬门进去的!”

    “如果……那栋房子跟死者没有关系……”

    赵玉又没说完,崔丽珠则再次接茬:“那就可能跟凶手有关系了!你这话,跟苗小姐说得一模一样,连腔调都一样!你放心,她已经派人调查去了!”

    “那么……其他那几件案子呢?”赵玉又问,“串联起来了吗?”

    “差不多了!”崔丽珠说,“估计用不了多久,苗小姐就要来这里汇总资料,所以,你还是给她也弄几块白板吧!”

    “那……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大概其跟我说说……”赵玉冲崔丽珠勾了下手指,“或许,这两件案子根本就不能拆开来查呢!”

    “好……”崔丽珠回忆了一下,说道,“目前来说,四个被害人的资料全都整理出来了,除了上吊的是个女人之外,其他都是男的。至于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苗小姐正在查呢!

    “他们的死亡顺序和韩宽所说的小说情节一样,其中的间隔时间虽然不是固定的,但大体都在一个半月左右。不好的情况就是,除了被电死的这位,其他人的尸体全都没有了,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家属也没有追究,也没有做过尸检,便全都被当做自杀草草处理了。”

    “韩宽说过,”曾可说道,“他小说里面的凶手,是一名遭受校园欺凌而自杀的女孩儿的父亲。那么现实中的这个杀手,会否有着一样的身份呢?”

    “这个不用担心,苗小姐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崔丽珠道,“虽然黄金城的自杀率较高,但是校园学生自杀的并不常见!她也已经派人去查了,而且,她还想让曾可从系统里面找找看!”

    “ok!这个没有难度!”曾可坐在电脑边,做好了开工准备。

    “不过,苗小姐说,她并不看好这条线索……”崔丽珠顿了一下,说道,“因为,已知的四名死者的年龄不同。如果他们全都是在上学的时候欺负过同一个人的话,至少他们要在同一个学校,也至少要年龄相当才行!”

    “也对……”

    赵玉刚念及此处,他的手机便响了,电话自然是苗英打过来的:

    “赵玉,我现在出现场去了!”苗英意气风发地说道,“这件电击案子,凶手留下了很多线索,我得尽快赶过去!”

    “不会吧?用不着这么玩儿命!”赵玉关心说道,“大不了,我让着你点儿罢了!”

    “切!有能耐,你再赢我一次啊?”苗英先是不服,然后才说,“对了,快把你选的那个黄毛丫头带回去吧!跟你当年活脱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像这种不服管教的,我可调教不了,还是还给你吧!”

    “那叫桀骜不驯好不好?”赵玉撅嘴,“行了,你可记着多穿点儿衣服,别冻着。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千万要告诉我啊!我怀疑这两件案子可能还有更深的联系……”

    “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了!”苗英吐槽一句,直接挂掉了电话。

    “哼!看见了没?”崔丽珠挑事般地说道,“还想着调教咱俩呢!你这个当老大的怎么混的?像这种母老虎,就一个字:不服就干!”

    “哎?耳朵够尖啊你?我去你的吧!”赵玉一把将手里的文件拽了过去,骂道,“小丫头,别给我乱敲铲子!告诉你,这件案子你要是不好好表现,回去我就让你蹲班房去,永不复用!”

    “不服就干?”曾可掐指一算,“貌似……不是一个字吧?”

    “行了老大,姐们儿服你,我跟你没的说!”崔丽珠挽起袖子,开始捡拾散落的文件,说道,“关于案子,您就瞧好儿吧!明天我查看完现场之后,就去黄金的地下市场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扫听点儿消息出来!

    “还有,我当初也算是在黄金上过学的,这一共就那么几所学校,要想扫听什么内幕,非我莫属!”

    “嗯……”看到崔丽珠态度端正,赵玉这才消了气,说道,“这还差不多,记住,老大我已经金盆洗手,那你也不能再放浪形骸了!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话音刚落,赵玉却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惊诧道:“我艹,我什么时候这么能拽了?放浪形骸是肿么个意思啊?”

    听到赵玉的惊诧,崔丽珠和曾可差点儿被雷倒在地,脑门上全是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