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7章 我要换组
    “呼……”在张井峰离开办公室之后,曾可重重地呼了口气,对赵玉说道,“组长,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认为韩宽这件案子比照书杀人案还要难了!

    “在这种已经成型的犯罪现场之内,要想分辨出真相来,实在是太难了!”曾可紧紧皱着眉头,“如果真是密室杀人,那么从理论上讲,凶手只有两个,一个是死者张井茹,另一个则是韩宽!

    “然而,不管我们站在谁的立场上看,这场谋杀案或是自杀案,全都不合情也不合理!韩宽没理由杀死妻子,而张井茹也没有理由自杀!这岂不是,变成了一个死局?”

    “嗯……看样子……”赵玉琢磨着说道,“这个密室的条件也很重要,所以,明天一早,咱们还是去趟现场吧!”

    “对!”曾可已经组装好了设备,对着电脑上的一份资料说道,“我刚刚查过韩宽的病历,他的确去看过不孕不育专科,我回头再派人详细调查一下!”

    “那……你再调取一下张井茹的病历记录看一看!”赵玉拿着手头的资料,一面翻看一面问道,“不知道张井茹有无心理问题?”

    “好,不过,应该没有问题的!”曾可说道,“张井茹是银行信贷员,光看工作性质,就不会出什么问题。再者说了,刚才那位说得对,如果她想要自杀的话,那么自杀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把她亲爱的老公拉下水呢?”

    “呼……”这一次,轮到赵玉重重呼吸了。

    在此之前,他还向张井峰询问过,张井茹或是韩宽有无出轨迹象或传言?以及有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异性朋友之类?

    可是,张井峰非常明确地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韩宽夫妇结婚20年,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

    用张井峰的话来说,韩宽就是一个典型的闷骚,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也不养花养鱼养鸟。平日里,他就知道闷在自己的屋子里写东西,这样的人上哪儿搞外遇去?

    而张井茹虽然接触的人比较多,但她的私生活亦是非常检点,从没有传出不好的传闻。

    啧啧……

    看着白板上已经添加的资料,赵玉也是感觉这件案子有些新奇。他非常想知道,案子的真相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此后,那些当时在案发现场的刑警们也都按时到了场,赵玉便和曾可一起,又把案发现场的经过详细询问了一遍。

    这一次,警员们的叙述和张井峰说得毫无二致,已经让赵玉清晰地了解到了案发现场的情况。

    紧接着,各级证物还有详细的尸检报告之类,也都被专门送到了他们的手中。这其中,自然包括张井峰、张井茹以及韩宽的手机。

    直到此时,赵玉才终于看到了那张手机拍下的割腕照片。照片已经由鉴证科查验过了,照片上的那条胳膊的确是张井茹的。而且照片也的确是从张井茹的手机上拍下,然后发给了张井峰的。

    根据通话记录显示,韩宽夫妇的手机上,均有张井峰的未接来电,说明张井峰在看到照片之后,的确给他们拨打过电话,但是均未接通。

    “曾可……”赵玉把三个手机全都交给了曾可,吩咐道,“你把他们的手机详细调查一遍!尤其是他们的通讯录或朋友圈,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可疑人员?”

    “好……”

    谁知,曾可刚刚接过手机,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了。

    但见崔丽珠满脸不高兴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对赵玉埋怨道:“组长啊,你快管管你老婆去吧!她脾气可真大啊,处处针对我,让我又跑这又干那的!故意整我是不是啊?我不管……”说着,小姑娘气鼓鼓地坐在了白板跟前的凳子上,说道,“我是跟你混的,受不得她对我吆五喝六!你赶快把我调回来跟你!”

    “你!什么屁话?”赵玉自然向着自己的媳妇,立刻板起脸来,教训道,“小崔啊,你虽然是个新人,但是也得服从命令啊?谁整你了?苗副组长都是为了工作知道不?你不能还用你以前女飞贼的态度来对待工作!我可警告你,现在就给我回去干活儿,要不然……”

    “要不然,我就把你从晋平脱我衣服的事情说出来!”崔丽珠不以为意地仰头说道,“你不但脱我衣服,而且还拽着我的脚脖子,把我给倒了过来,看得那叫一个清楚!”

    啪啦……

    听到此话,曾可一屁股没坐稳,连椅子一块儿摔在了地上……

    “你……”赵玉怒目而斥道,“真是反了你了!学什么不好,怎么把我耍无赖的本事都学过去了?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我现在都改邪归正了,咱们要做正直的人,懂不懂?”

    “我记得……”崔丽珠用手指轻点嘴唇,回忆着说道,“咱俩还在酒店睡过一个房间,一张床,一起洗澡……你好像还碰过我这里,还不是一次两次……”

    随着崔丽珠一指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曾可登时二次栽倒……

    “我你个奶奶熊!”赵玉登时急了,冲崔丽珠低声吼道,“好吧,算你狠!那你就暂时跟我一组吧,我得好好给你做做思想工作!”

    “嘿嘿嘿……”崔丽珠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满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我是跟你的,只服你一个!嗯……”说话间,崔丽珠看到了白板上的资料,急忙指着某处问道,“组长,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写‘密室’这两个字呢?”

    赵玉还在一脸愤恨地瞪视着她,根本不愿搭茬儿。

    “哦……防盗门是从里面锁上的,所以韩宽的案子属于密室杀人案!”曾可则从地上爬起来,快速地回答了一句。

    “哦……那这么说,韩宽就是杀人犯无疑了?那他还喊个什么冤?”崔丽珠认真地看了看白板,在经过一番思索之后,不确定地说道,“对了……他家的防盗门上……有门镜吗?”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赵玉不解。

    “有,有的!”曾可急忙把一份文件递给崔丽珠看,文件上面正好有警方拍摄的防盗门照片。

    “哦……”崔丽珠认真地看着,说道,“是这样的,我知道一种通过门镜来开锁的办法!同样的道理,凶手也可以通过门镜来把里面的门锁锁死!锁完之后,只需要把门镜装好,便不会留下痕迹了!”

    “哦?”赵玉意外,“也就是说,密室有可能是伪造的?”

    “这个简单!”崔丽珠笑道,“带我去现场看看,如果有人对门镜动过手脚,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有,天窗、管道甚至是窗户,都有可能被人动手脚的,这些细节必须都得查清!”

    “厉害,厉害……”曾可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弱弱地看了一眼赵玉,只见赵玉也在脑门上不停擦汗呢!

    “我就说了,还是我跟组长在一个组的好!”崔丽珠则一脸释然地笑道,“苗姐姐的气场太大了,宝宝会受内伤的……”

    “我去……”听到此话,曾可第三次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