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6章 密室杀人
    黄金城的这个张井峰自然和秦山的张景峰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个张井峰人如其名,生得细高条大高个,确实和水井的形状很像。而且,他脑袋上还顶着一个爆米花似的发型,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个卡通人物似的,非常有个性。

    只不过,这家伙的穿着打扮却是寒酸得很,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骚味和烟味的混合味道,令人捏鼻。

    在屏退了其他人之后,赵玉便和这个张井峰进入到了正题。赵玉要他把案发当天的情况,再重新复述一遍。

    “那天晚上,我在彭岭那边跟朋友打麻将,”张井峰虽然回答得非常干脆,但他的举手投足之间痞气十足,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那天手气挺好,连庄6把,正第7把的时候,我姐就给我来电话了!”张井峰摇头晃脑地说道,“那时候……是晚上12点50多,快1点了!

    “这大半夜的,我姐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的!我担心有什么事,就接了,可接了之后,电话里面却没人说话!唉……”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些许愧疚之色,“当时,我那边比较吵,我喊了两句,见没有回应就撂了!其实……电话聊下之后,我就看到手机上传来了我姐的微信消息了……但是……我当时正听胡呢!就没看……

    “结果,那把牌我不但没赢,而且还给别人点了炮儿!丧气之下,这才看的信息,谁知……竟然看到了那么吓人的一幕!”他回忆道,“照片上,有个人的手腕给割破了,哗哗流血……”张井峰急促说道,“我这才意识到,我姐可能出事了!”

    “那是左手还是右手?”赵玉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你姐姐出事了?”

    “嗯……”张井峰用两只手比划了一下,肯定地答道,“是右手!我认得我姐右手上的手链,另外,她家被单我也认得,错不了,那肯定是她,她也肯定在家!”

    “哦……”赵玉皱眉,“你看到照片之后,就立刻赶往你姐姐家去了?”

    “对啊!我姐这个人虽然外向,但从来不会开这种玩笑的!”张井峰说道,“当时,我先给我姐打电话,不接!我又给我姐夫打电话,也不接!这一次,我可是抓瞎了,连钱都没收,就赶紧赶去了我姐家……”

    “那……你自从接到电话之后,到赶到你姐姐家,一共用了多长时间?”赵玉又问。

    “嗯……彭岭远啊!我是骑着电动车赶到皇家坟的,电不够了,还蹬了一会儿,嗯……”张井峰回忆道,“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吧?在路上,我越想越不对,担心照片如果是真的,我可能没办法及时赶过去,所以一边骑着车子,还一边报了110!

    “然而,我没想到,等我到了之后,那帮警察居然根本没到!真特么一帮棒槌!”张井峰不无恼怒地说道,“我就怕他们磨蹭,所以在报案的时候说得特别严重,说有人杀人,是按照凶杀案那么报的!可没想到,等我都翻墙头跳进我姐家院子了,他们这才赶到,你说气人不气人?

    “你知道吗?我看他们来了,赶紧给他们打开了院子的大门,可他们竟然还把我当成了小偷!”张井峰气愤言道,“解释了半天,他们才闹明白怎么回事!我可怜的姐姐啊,要是他们能早到一会儿……说不定还有救呢!”

    “不是的!”旁边的曾可拿着尸检报告说道,“不管凶手是谁,他都已经计算好了时间,根据出血量估计,20分钟就彻底没救了!”随后,曾可又拿起了手机,“而且,从图片中的血迹状况来看,拍照的时候,张井茹已经被割腕了有些时候!所以,你们不管是谁,都救不了她!”

    “行了,我知道你们那一套,这肯定是你们为了逃脱责任而编造好的,有什么意思?”张井峰不服不忿地吐了一句,然后说道,“不过……我不跟你们争竞这个,就算警察比我到的早,也肯定来不及了!因为防盗门是锁着的!我们当时用斧子把门框都给劈了,才闯进去的!光是劈门的工夫,就已经来不及了!”

    “你还记得,防盗门是怎么个锁法儿吗?”赵玉又问。

    “我当然记得了!”张井峰的脸上露出无比的愤怒,“我已经说过八百多遍了!而且,现场的那些警察全都可以证实!我姐家的防盗门,是从里面锁上的,锁得是那道保险!如果在外面使用钥匙上锁的话,是碰不到那道保险锁的!

    “所以……”张井峰咬着牙说道,“如果不是我姐自杀,那么凶手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姓韩的!!你们可以问问去,我姐是一个多么敞亮、多么乐观的一个人,她怎么可能自杀?所以,凶手不可能是别人,根本就是韩宽!”

    原来如此……赵玉这才终于领悟,为什么警方如此肯定韩宽杀人了。原来,这还是一桩传说中的密室杀人案件!

    “张井峰!”赵玉说道,“如果是韩宽杀人,可他没有动机啊?你姐姐和姐夫一直恩恩爱爱的,没有矛盾吧?”

    “我说,你们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张井峰激动地站起来骂道,“这种事还要动机干什么?证据!证据不是明摆着的吗?我们闯进去的时候,韩宽手里拿着刀子,不是他杀的我姐,还能是谁?

    “防盗门也从里面锁着的,我就不明白你们还要动机做什么?”张井峰拍手,“难道……是我姐自杀吗?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可笑的笑话吗?我姐把韩宽迷晕了,然后自己服下安眠药,然后锁上门,把自己手腕割断,然后把刀子塞到韩宽手里,然后再拍张照片发给我,然后再给我打个电话,把我喊过来,好抓韩宽一个现形?

    “最后,我姐用自己的死,成功把她丈夫拉下了监狱?哈哈哈……”张井峰神经质地大笑,“我姐有病吗?

    “不错,我也承认!”张井峰又道,“虽然我死看不上我这个秃头姐夫,但是,我不否认,他跟我姐的感情的确很好!俩人恩恩爱爱,结婚都那么多年了,还天天压马路去呢!还手拉手呢!”

    “那……孩子的事儿呢?”赵玉趁机问了一个重点问题,“他俩常年没有孩子,会不会产生什么矛盾?”

    “这个……有矛盾也不是我姐的事儿啊?”张井峰立刻摇头说道,“他们两口子查过多少回了?是姓韩的有问题,生不出孩子,跟我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就算这样,我姐都从来没埋怨过他,已经够可以的了吧……”

    谁知,说到这里之后,怒气冲天的张井峰忽然眼圈红了,失声哭诉道:“姓韩的不知道,有好几次,我姐都背着他跟我说过,希望我能早日成家生孩子,让我多生几个,好找一个过继给他们老韩家!

    “我可怜的姐啊,呜呜呜……那么一心一意地为他着想,可到头来,竟然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我爸妈死得早,是我姐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呜呜……我对不起我姐啊……姓韩的……你更对不起我姐……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