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5章 杀人的动机
    天黑之后,气温骤降。

    虽然坐在有着暖风的汽车上,可赵玉仍觉寒气逼人,比白天冷得厉害。而且,这种寒冷仿佛可以浸入骨髓一般,冷得让人揪心。

    其实,别看赵玉和苗英要各管一摊,兵分两路,但真实的情况却仍然还是殊途同归。苗英现在需要到黄金县警局去查看被电死的那具尸体,而赵玉同样需要到当地警局去整理韩宽案的相关资料,和曾可一起搭建他们的临时办公室。

    为了避免两地奔波,赵玉干脆向警局申请,把嫌疑犯韩宽也一并带回警局,协助他们调查。

    一开始,那张庆局长做不了主,一连跟上级请示了好久才获得了许可。由于他们警局的人手严重不足,领导们甚至从看守所征调了几名有经验的狱警,前来帮助他们完成押送任务。

    不过,好在看守所和黄金县警局距离很近,赵玉等人坐着那辆金杯面包车,连五分钟都没用,便到达了目的地。

    抬头一看,但见当地的警局果然是寒酸无比,不过是一栋老旧的三层小楼而已,这等规模甚至连秦山的一个小派出所都赶不上。

    为了显示对特调组的重视,张庆还在领导指示下,把他们的局长办公室给赵玉等人腾了出来,归他们使用。

    另外,由于案情重大,他们还连夜调派人手,从各个派出所调来了众多的外勤人员,随时候命。

    虽然整体环境较差,但这间局长办公室倒是像模像样,除了屋子宽敞之外,在屏风后面还有一个小休息间,谁累了就可以到里面去休息。

    当然,张庆也给他们安排了酒店,而且酒店位于警局的正对门,步行过街就到,非常方便。

    警局的暖气烧得够热,进屋之后,赵玉等人很快就消除了之前的寒冷。

    “巴主任!”还没站稳脚跟,赵玉率先跟巴晨吩咐道,“我现在需要当初到达过韩宽家现场的所有警员,以及负责采集证据的技术人员,你把这些人给我找来,我要问他们一些事情!

    “还有,死者的弟弟张井峰我也要见,你尽快把他找过来!”

    “哦……好的,好的……”巴晨点头答应,但是脸上还有疑问,“那么……连环杀手的事情呢?”

    “那件案子自有高人在办,你只需要按我说得去做即可!”赵玉摆手之后,巴主任赶紧办理去了。

    屋子整理完毕之后,曾可开始安装他们自己的设备,吴秀敏则去到了警局的囚室,在那里继续让韩宽书写自己的。

    而赵玉依然按照惯例,竖起了几面白板,开始往上面添加资料。他觉得,只有每次亲自填写资料的时候,他的思路才能变得最为清晰。

    “组长,我刚才听到吴姐跟崔丽珠说话了,”曾可一边搭建着设备,一边跟赵玉闲聊天,“吴姐说,从她的角度上分析,那个按照小说剧情杀人的连环杀手,必然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

    “韩宽说过,他的小说情节生硬,漏洞百出,如果写得好得话,应该早就可以发表了!

    “所以,既然这样一本烂书,都能让杀手看得入迷,开始照书杀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凶手和书中的人物有着相同的遭遇,再加上他有精神问题,所以和书中的人物产生了共鸣,这才开始按照剧情杀人!”赵玉一面写着资料,一面不假思索地说道。

    “真厉害!”曾可点头,“不愧是神探组长啊!既然书里写的父亲为女儿报仇,那么苗……嗯……嫂子他们只需要详查一下以前的自杀记录,是不是就能找到线索了?”

    “不一定,黄金这边的办案条件实在差强人意,”赵玉摇头,“你没听那位副局长说吗?每年被失手杀死的,自杀的,冻死的,比比皆是!再者说,书是很久以前丢失的,那杀手如果也失去了女儿之类,也应该是很早以前了!没那么容易的。”

    “哦……那这么说……”曾可说道,“嫂子他们的破案难度真的比咱们要大了?”

    “不见得!”赵玉笑道,“我看,他们采用常规手段,应该就能把案子侦破的!毕竟已经出了四件案子,怎么也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依照苗英的能力,肯定能在咱们之前把案子破了。”

    “哦……这么说……”曾可指了指白板,“你反倒认为,韩宽的冤案更难吗?”

    “注意用词,现在说冤案还早,”赵玉亦是看着白板说道,“韩宽毕竟是个写罪案小说的,贼喊捉贼这种事情,也并非做不出来!你不觉得,如果人真的是他杀的,我们反而没办法调查了吗?”

    “这?”曾可眉头一皱,立刻提出反对意见,“应该没人敢这么玩儿吧?自己冤枉自己?韩宽把妻子杀了,故意把凶器握在手里,让警方抓住,然后再自己喊冤?

    “我看过记录,张庆局长说得没错,精神专家给韩宽鉴定过,他的精神的确没有问题。韩宽是个写罪案小说的,他怎么可能傻到用自己命运去赌博呢?

    “再者说了,这件案子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动机!”曾可说道,“几乎所有的证人都表示,韩宽夫妻二人感情极好,没有矛盾。他们家虽然不是特别富有,却也是小康生活,韩宽杀妻,没有道理!”

    “哼!”赵玉冷哼一声,提醒曾可道,“永进岛的事刚刚结束,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这……这跟永进岛有什么关系?”曾可摇头。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永进岛的杀人恶魔窦自力,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呢?”赵玉怅然言道,“如果这个韩宽,也是深藏不露的杀人凶手呢?”

    “您……您这话……听得我心里发毛啊……”曾可摇头,“韩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能露什么出来?”

    “你想一下,如果最后警方没办法给韩宽定罪,韩宽重获自由了,”赵玉说道,“那么……会出现什么后果?”

    “后果?哦……”曾可眼珠一转,立刻给出了正确答案,“韩宽的小说,必然会大卖大火!大作家深陷命案官司,重获自由,这个噱头可是足够强悍!可是……”曾可还是摇头,“组长,为了自己出名,就把恩爱的妻子杀死吗?再者说了,如果这是他的一场赌局,他就不怕把自己的前途赌进去?如果没人能够证明他的清白,他是要坐一辈子大牢的!”

    “你仔细看过韩宽的资料没有?”赵玉问道,“他们两口子已经40多岁了,却是连个孩子都没有呢!”

    “这……”曾可没想到赵玉的思维如此跳跃。

    “没有孩子,也是很多罪案之中的重要因素!”赵玉说道,“韩宽受不了自己无后的事实,却又找不到跟妻子的离婚理由,所以剑走极端,以这种方式除掉妻子。等他洗脱罪名之后,他可以再去找别的女人给他生孩子,小说也能大卖,那就名利双收了!”

    “不……不会吧?”曾可被赵玉的理论惊到,急忙坐到椅子上,开始调去资料查看。

    结果,这时候巴晨主任前来报告,说死者的弟弟张井峰,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