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24章 手稿的下落
    “怎么……怎么会这样……”听到巴晨传来的消息,张庆局长已然瘫在了桌子上,他是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在黄金城出了这么大一个案子,他如何还能淡定?

    而且,如果韩宽所言非虚,那么等于之前的三名被害人,警方全都出现了判断失误。如果追究起来,他必然难辞其咎。

    “巴主任,”苗英已然看出,整个黄金警局里最明白的人,反而是这位长相憨厚的后勤主任,于是她直接对巴晨问道,“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我问你,除了最新发现的这具尸体以外,其他的尸体现在怎么样了?”

    “这……”巴晨遗憾地回答道,“我刚查了查,全都火化了!”

    “你们……可真行啊……”苗英显然对黄金警方的工作状态大为不满,脸上已然有了愠怒之色。

    “行了!”不过,赵玉的头脑比较清醒,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必须得把所有的来龙去脉查清楚,才好对症下药。

    于是,他冲巴晨摆了摆手,让他暂时先离开了审讯室。

    “既然这样……”韩宽的脸色也是非常难看,“那这件事应该是确认无疑了!?我……我依稀还能记得,在小说里面,凶手也是每隔一个多月就开始杀人的!每一次都是缜密谋划,然后将现场伪装成了自杀……

    “因为被冻死的那个人是前不久刚被发现的,所以……”韩宽犹豫着说,“所以,我知道凶手在短时间内暂时不会再出手,这才想利用这件事,来……来求赵警官你帮我洗脱嫌疑!

    “我知道,我不如实上报是我的不对,但你们相信我,我是一直等到冻死的那个人出现之后,才彻底确定这件事的!那个时候,已经晚了!”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韩宽又苦苦辩解道,“赵警官,你放心,虽然那本书找不到了,但是我还能回想起书中的内容来,所以,我是可以帮助你们把凶手找出来的!”

    赵玉默不作声,脑中一直在认真地分析着这件案子的前因后果。现在看起来,韩宽并没有撒谎,一个按照小说剧情杀人的连环杀手,是真的存在的。

    也就是说,他们这次前来黄金城,需要同时侦办两起案子,一起是韩宽的杀人案真相;而另一起则是连环杀人案!

    可是,从表面上看,两件案子是平行并列的,可是,他并不排除,除了那本小说之外,两者之间还有什么关联?

    想到此,赵玉遂开口问道:“韩宽,你想没想过,你妻子的死,会不会也跟你的小说有关?在你以前写过的书里,有没有类似的情节?”

    “没……没有……”韩宽肯定地说道,“这么多天一来,我也一直在分析着我的案子。我从来没有写过这样的剧情,类似的也没有!而且,我这个人平日里喜欢安静,接触的人也不多,自认为没有得罪过谁的!我真的想不通,是谁在陷害我?陷害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杀掉我的妻子!?”

    “也就是说,你认为,你妻子的死,和这个照书杀人的凶手没有关系了?”赵玉又问。

    “这个……不好说吧……”韩宽皱眉说道,“天知道那杀手是个什么人?他肯定是个疯子!说不定,还真是他干的呢!”

    “哦?两件案子根本是一件案子吗?”苗英说道,“我们抓住了连环杀手,就能还你的清白了?”

    “有……有可能吧?”韩宽渐懵。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警方?”吴秀敏交叉手臂,奚落道,“真是自作自受!”

    “行了,你再跟我说一遍,你那本书到底是怎么丢的吧?”赵玉问道,“如果能知道书落到了谁的手里,案子自然就能侦破了!”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韩宽急忙说道,“我的书,一直放在我爸妈那里!他们住的是楼房,全都装在这么大的一个小箱子里面……”虽然戴着手铐,但他还是比划出了一个不算小的长方体来,“箱子一直放在地下室里,很多年都无人问津了!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弄丢的!

    “前不久,当我发现箱子不见了之后,第一时间就去问过我爸妈!可是,我爸妈知道那个箱子很重要,所以从来没给我动过的!只不过,他们一直没有留意,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不见的!”

    “老人年纪大了,会不会是和破烂搞混了?”赵玉问道。

    “不!”韩宽肯定地说,“我妈为人仔细,每一次收拾地下室或是卖破烂之类,都会仔细筛查,绝对不会弄错的!而我爸这个人虽然糊涂了些,却从来不参与卖破烂之类,手稿绝对不会是他们搞丢的!”

    “嗯……没有被盗过吗?”赵玉又问。

    “没有,”韩宽表示,“我家地下室连辆车子都没有,只有一些杂物,没有哪个小偷会傻到去偷我家地下室的!再者说,就算真的去偷,偷我那些手稿做什么?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小作家,我的手稿要是值钱,还会埋没在地下室吗?”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赵玉说道,“那你估计估计,手稿的丢失日期,最远能追溯到什么时候呢?”

    “哎呀……我爸妈在那栋楼里住了几十年了!”韩宽说道,“从我结婚那年之前,手稿就一直放在那里!后来,我仿佛看见过几次,但从时间上来看,也是很久的事了!”

    “既然这样……”赵玉摇头说道,“这条线不好追了!看来,还得从案件入手才行!”

    言罢,赵玉对吴秀敏说道:“吴姐,辛苦你一下,让韩大作家把他那本小说的内容全都写下来吧!越详细越好!”

    “好!”吴秀敏点头答应。

    “那……那……”韩宽着急地站起身子,“那我的事怎么办?赵警官,你可一定得帮我伸冤啊!”

    谁知,赵玉根本没有理他,而是跟苗英打了个响指,二人转身走出了审讯室。张庆局长不知赵玉有何指示,也急忙跟了出去。

    “喵喵啊!”赵玉把苗英拉到一边,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刚当上副组长,就遇到这么一件棘手的案子啊!怎么样?你走哪一路?”

    “这还用说?我真的是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苗英亦是莞尔,“所以,不许跟我抢,我来难的!去查那个连环杀手,我现在就去黄金警局查看尸体!”

    “瞧你说的……”赵玉笑道,“要我看,你真得好好恢复恢复功力了!你不觉得,其实论起难度来,韩宽的案子才是最难的吗?”

    “哦?是吗?但我可不这么觉得呢!我认为,你想去查连环杀手,所以诈唬我呢!”苗英笑道,“说实话,我挺怀念当初咱们在容阳分局搞竞争时候的感觉呢!”

    “是啊!只可惜,你一次也没有赢过我呢!”赵玉讪笑。

    “哼,大言不惭!既然这样,机会难得……”苗英冲他伸出食指,“咱们再比试一次吧!”

    “好……”赵玉也伸出食指说道,“吴秀敏跟我,冉涛和崔丽珠归你,曾可则得找个地方去搭建设备,归咱俩公用。咱们资源共享,但分工明确,如何?”

    “好!一言为定!”苗英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用力地和赵玉拉了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