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19章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黄金城位于昭云省的最北端,位于东北平原与山区的交界处。

    虽然黄金城的名字听上去很霸气,却不过是个经济落后的小县城而已。

    在当地,关于黄金城的由来一直有着两种说法,最普遍的一种说法,是呼应东汉末年的黄巾军。说是当年的黄巾军起义失败之后,张角的后人率领余部逃到这里建立的城市。所以,黄金的本意乃是“黄巾”。

    然而,在专家学者们的眼中,此种说法纯属无稽。因为根据他们的考证,黄金城的建城史最早超不过明朝,所以根本不可能和黄巾军有关。

    因此,关于此城由来的第二种说法,才显得更加靠谱一些。

    不知是何人在黄金城北面的山坡上种植了大量的黄菊花,每年夏末,那些菊花漫山遍野地盛开怒放,像极了满地的黄金。

    所以,黄金城才由此得名。

    时至今日,那些黄菊花依然还会按时盛开,每年都会吸引大量的游客到此赏菊。

    不过,不管是哪种说法,所谓的黄金城,都和真正的黄金毫无瓜葛。而且正好相反,由于这里土地贫瘠,交通不便,当地的经济一直在全省垫底。

    也正为如此,两年前,黄金城被划为了直辖县,由省级单位直接领导规划,为的就是寻找出一条适宜当地发展的新出路。

    由于位置偏北,黄金城的冬天往往来得比较早,而且真的到了深冬之际,这里常常是大雪弥漫,一片天寒地冻的景象。

    不过,当地人早已习惯了这种气候,寒冷的天气阻挡不住他们匆匆的脚步,每一天太阳升起之后,人们都在按部就班地过着各自的生活。

    上午十点一刻,位于黄金城南环的某处住宅小区内,一位男性中介人员,正在为一对中年夫妻介绍一处房产。

    “跟我来吧!三楼,好楼层!”中介一面带着二人上楼,一面卖力地介绍道,“那户型也没谁了!单位房,面积超大还没有公摊,车随便停,连地下室都带套间。而且,最合适的,就是房子还是毛坯房,你们将来想怎么装修都行!来……到了……”

    说着话,他们已经来到了三楼,中介急忙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往锁孔里面插去。然而,他一连插了好几下,钥匙竟然插不进去。

    “搞什么啊?”他抬头看了看楼层与门牌号,皱眉说道,“没错啊?怎么插不进去……”

    他一面自言自语,一面伸手去拉拽防盗门,谁知,一拉之下,那房门竟然自己开了……

    “我去!”中介大为意外,急忙把房门一把拉开。

    “哎?”看房的男人指着房门说道,“这锁是坏的,已经被人给撬过了!”

    “不会吧?”中介皱眉,“谁特么这么有毛病啊?这是毛坯房,撬门干什么?偷墙皮吗?”

    “咦……”女人捏了捏鼻子,说道,“好臭啊!”

    “还真是!”中介似乎领悟了什么,急忙骂了一句,“我尼玛,不会又是哪个二流子在这里搭窝了吧?”

    说完,他迈步就冲了进去……

    闻着迎面扑来的臭味,夫妻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很明显对这栋房子失去了兴趣。

    “要不……还是算了吧……”男人探着脑袋冲里面说道,“小刘,咱们还是换一家吧!别浪费工夫……”

    谁知,男人还未说完,那中介忽然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他不但脸色刷白,而且胸口剧烈起伏,刚刚跑到楼道,便忍不住哇地狂吐起来。

    “怎么了?”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不妙,赶紧冲进屋子,来到刚才中介呆过的地方查看。

    结果,他仅仅往里屋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都坐到了地上。

    但见从里屋的地板上,赫然倒着一个已经高度腐烂的死人!!!

    ……

    “阿嚏!”赵玉莫名地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吓了旁边的队友以及乘客们一跳。

    此刻,赵玉一行六人,已经由高铁倒乘到了一辆从昭云省会开往黄金城的绿皮火车上。

    由于高速封路,路面结冰,乘坐火车,是他们想要到达黄金城的唯一途径。

    然而,火车每天就这么一趟,车上已然是人满为患,虽然他们已经提前订了票,却依然没有座位,只能是勉强挤在车厢里苦捱。

    四周围全都是人,满车厢都是人肉味……

    “组长,咱们好歹也是中央刑事厅级别……”冉涛无奈地说道,“要不……我去找列车长商量一下,咱们去他们员工休息室吧,快喘不过气来了!”

    “哎呀,涛哥!”曾可说道,“将就一下吧,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

    “要不,我去餐车看看……”崔丽珠出主意道,“组长,嗯……哎?别……别别别……”

    谁知,崔丽珠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无比震惊地看到,赵玉朝一个有座位的男子脖领上一抄,竟然把那人给拎到了一边。

    “来,亲爱的……”接下来,他用袖子擦了擦座位,暧昧地对苗英说道,“你先在这儿将就一会儿,我待会儿给你找个更好的座儿去!”

    “喂!赵玉!你没搞错吧?”苗英看了看被赵玉野蛮腾出来的座位,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赵玉一拍脑门,赶紧朝苗英双手合十,拜佛般地说道,“忘了,忘了!老子现在是一个正直的人了!”

    说到此,他赶紧回过头,又一把将那个男青年拎回到了座位上。男青年也是够闷,到现在还在晕头转向的,根本没弄明白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嗯……咳咳……”赵玉一本正经地对冉涛和崔丽珠说道,“冉涛啊,小崔啊,你们这种高人一等的思想要不得啊!我们虽然都是大官儿,但是我们不能搞特殊嘛!什么找列车长,什么上餐车,我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懂吗?我们要走到人民群众中间,跟他们做朋友,要爱护他们,关心他们……”

    听着赵玉的装腔作势,拿腔捏调,冉涛等人全都用手指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感觉快要抓狂。

    苗英亦是鸡皮疙瘩碎了一地,简直想把赵玉一脚踹飞!

    “大兄弟啊!”这时,在他们几人的另一侧,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大妈正在冲一名男子央求着什么,“你占着我的座儿了!你看,这是我的票!”

    “说什么呢?”那名男子人高马大,后脖颈上还刺着一个“忍”字的纹身。此人拿过老大妈的票,仅仅看了一眼,便不耐烦地说道,“你瞎说什么啊?你那张才是假的呢!”

    “你……你不能欺负人啊!”老大妈为难地说道,“我这么大年纪了,特意买了个有座的呢!你怎么能占了我的座儿?”

    “别没完啊,谁占了你的座儿了?你让人骗了你知道吗?”男子丝毫没有让座的意思,仍然稳如泰山。

    “那……那咱们找列车员评评理去!”老大妈浑身哆嗦着说道,“你先把你的票拿出来看看!”

    “你烦不烦啊?”男子没好气地指着老大妈鼻子说道,“跟你说了,你是假的!你怎么……哎……哎哎哎,谁啊?喂……”

    那男子还没说完,赵玉便已然掐着他的脖子,把他从座位上抄了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这位兄弟,我们得做一个正直的人!你怎么能跟一位老大妈如此没有礼貌呢?”

    “我……我去你麻*……啊……”

    男子本想大骂赵玉一通,赵玉却用自己的额头迎面一磕,登时把他磕了一个天旋地转。然后,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赵玉用双臂把此人举过头顶,然后竟然把他大头冲前,直接给塞到了行李架上!

    “哼!非得逼我!”赵玉脸不红心不跳地拍了拍手,摇头说道,“做个正直的人,有那么难吗?那个……老大妈啊……”

    赵玉回过头来,想要安慰一下老大妈,可他却忽然看到,曾可正拿着老大妈的车票说:“阿姨啊,那人说得没错,您这张车票真的是假的!您上了骗子的当了!”

    闻听此言,赵玉顿时满面焦黑,急忙犯了错误的小朋友似的拉拽了一下冉涛,小声说道:“涛哥,你刚才说什么?列车长在哪节车厢?咱们还是去找一下吧……”

    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