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17章 特殊交易
    “姐啊,”赵玉一面示意冉涛继续开车,一面对电话里的焦处长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不是说好的吗?我这可是第二次做好准备了!你看看日子,已经离过年不远了,恶魔案迫在眉睫啊!时间拖得越久,就越难办……”

    旁边,曾可和吴秀敏等人全都屏息静气地听着,听赵玉话里的意思,似乎是这次北迁侦破恶魔案之行又要泡汤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因为永进岛事件被闪过一次,难道,还会有第二次不成?

    “我知道,我明白……”赵玉对着电话辩解道,“但是,全国的囚犯千千万,不能谁点我,我就得出台吧?我赵玉好歹也是个名侦探,不能这么跌份!再说,昭云和北迁一北一南,要万一只是那犯人发神经,我们岂不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

    “什么?哦……哦……”赵玉认真地听了一会儿,脸色忽然变得不太对劲儿,他皱着眉头说道,“那……你把东西发过来,我看看吧!真是的!邪门儿的事年年有,怎么全都被我赵玉遇上了?好吧,等我看完再说……”

    此时,他们乘坐的警车早已开到了大路上,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冉涛为了安全起见,已经把速度降到了最低程度。

    等到赵玉挂掉电话之后,曾可率先按耐不住地问了一句:“组长,昭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黄金城!”赵玉没头没脑地撂下一句,然后便自顾自地打开自己的手机,查看起了手机里接收到的视频文件。

    “黄金城?”曾可摇头,“什么意思?”

    “我认识……”崔丽珠抿着嘴唇说道,“黄金城是昭云省的一个直辖县,以前跟我老爸浪迹天涯的时候,我们曾经在那里居住过一段时间,前后一年都不到吧!我还在一所公立学校当过插班生呢!那里的人都挺直爽的,喝酒特别厉害!”

    “嗯,就是这个黄金城!”赵玉看着视频解释道,“在我跟桑格罗夫拼命的时候,陈铎已经给我发过来了这个视频文件,并且给我打过电话……由于我一直没接,焦处长这才亲自给我打过来的!这件事吧……唉……不好说……”

    “完了,肯定是有新任务了!”冉涛说道,“这都深更半夜的,处长大人亲自打电话过问,肯定是出了棘手的事儿吧?”

    “差不多!但是……情况还不明朗!”赵玉将手机上的视频举给后车座上的吴秀敏等人观看,同时说出了因由,“黄金城有个叫做韩宽的杀人嫌疑犯,三个月之前,他被指控谋杀了他的结发妻子,现在正处于看押候审阶段。

    “唉!”赵玉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无头女尸案的缘故,我现在可是名扬四海了!没想到,这名杀人嫌犯得知了我的丰功伟绩,竟然指名道姓地点我出台,要我帮他洗脱冤屈!”

    “洗脱冤屈?怎么?这意思……他是被冤枉的?”冉涛疑惑地问了一句。

    “既然这样……”曾可说道,“我们去不去呢?要是去了,恶魔案怎么办?”

    “组长,虽然是涉嫌杀人,但对于我们刑事厅特调组来讲,并非十万火急地大事啊!”吴秀敏说道,“不能因为他点你,你就出……出台吧?咱们又不是按小时收费的!

    “再说,我们刑警队伍可没人们想象得那么不堪,你让刑事厅随便派一组人过去就是了!

    “像这种洗脱冤屈,查明真相的事情,并不会太过困难!”吴秀敏认真言道,“相比之下,还是像恶魔案这样的高级案件,更适合咱们一些!”

    “你厉害!”冉涛虽然开着车,却依然没忘了跟吴秀敏顶上几句,“看你牛的!咱们现在能有今天的地位,还不都是沾了老大的光?你神气什么?不过,老大啊……”他转而面对赵玉说道,“吴姐说得也没错,咱们要是连这种小活儿都接,说出去也真是有些跌份了!”

    “没听见我刚才怎么说的吗?一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但是……”赵玉皱眉说道,“最有意思的地方来了!这个点我出台的嫌疑犯韩宽,竟然是一个畅销书作家,而且还是以罪案小说见长!别说当地,在全国都小有名气。”

    “哦?这倒挺新鲜的!”崔丽珠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一个写罪案小说的大作家,被冤枉成了杀人犯……有噱头!”

    “有噱头的还在后面……”赵玉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好好看看这段视频,这是韩宽在看守所录下的视频资料!韩宽说,他在十多年前,曾经写过一本没有发表的犯罪小说,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正在按照那本小说的剧情开始杀人!!”

    “什么?有点儿糊涂了,说慢点儿……”冉涛拍拍脑门,没听明白。

    “所以,这个韩宽想要跟警方做笔交易!”赵玉说道,“警方把我找过去,帮他洗脱嫌疑!而他则帮助我们,把那个按照他小说剧情杀人的凶手找出来!”

    “我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全都被这件奇葩的案件给吸引住了。

    “还……还真是怪事年年有啊!”冉涛一面小心地开着车,一面吐槽道,“我说,该不会是这位大作家太投入创作,杀人犯都是他自己妄想出来的吧?”

    “他在视频中说了!”赵玉又道,“只有看到我之后,他才会把案子的详细情况讲出来!更拿分的是,他还说,他当年写的那本小说,乃是一件连环谋杀案!如果我们不能快点儿跟他完成这笔交易,将来死的人还要多!!”

    “哦……怪不得,处长大人要亲自给你打电话了!”吴秀敏领悟道,“他担心组长不肯轻易放弃恶魔案,可是……要真像他所说的话……我们……”

    “韩宽现在是狱中囚徒,”赵玉说道,“如果他的精神没有问题,他必然不会瞎编乱造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

    “居然敢跟警方谈条件,这孙子也够胆儿肥了!”冉涛咧嘴说道,“将来就算真能洗脱嫌疑,我看……也必然少不了处罚……”

    “也有可能,他是贼喊捉贼呢?”曾可说道,“警方不会那么轻易地去冤枉一个人的吧?如果他并不是无辜的呢?”

    “还有一种可能!”吴秀敏说,“如果警方没有冤枉他,而韩宽也是无辜的,那么他也有可能是遭到了什么人的陷害!那样的话,案子可就比我们想象得要复杂了!”

    “也是……”崔丽珠琢磨着说道,“这个人,既然指名道姓地喊到了赵玉组长,那么……这件事情,一定非同寻常!”

    “嗯……”听到组员们的话,赵玉轻轻点了点头,遂将视线转向窗外的飘雪,沉沉说道,“看来……我们得亲自去一趟黄金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