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814章 人至贱则无敌
    “嚯哈哈哈哈……”更衣室内,赵玉把苗英揽在怀里,狂笑道,“喵喵啊,为了庆祝我打败了世界拳王,怎么也得亲个小嘴吧!”

    “去你的!”苗英用手堵住赵玉的臭嘴,骂道,“天底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你脸皮厚的来了!你也太阴损了吧?还敢舔着脸说你打败了拳王?”

    “唉!”赵玉叹气道,“我又能怎么办呢?难道非得让那个什么诺夫把我打个半死吗?我残废了不要紧,关键是让你守活寡可不行啊!”

    说着,赵玉又亲昵地拱了过来,先是两手抄住苗英的蛮腰,然后将其轻松抱起。

    “行了,行了!”苗英一个千斤坠,轻轻一拍,便挣脱出来,骂道,“你就不能有点正形吗?现在这种时候,你还有脸说笑?毕竟你把我爸给打了,你让我这样夹在你们中间,合适吗?我这个当闺女的,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好!”赵玉摘掉了拳击手套,开始脱裤子。

    “喂,你又干什么?”苗英瞪眼。

    “来啊,你不是要给你老爸报仇吗?你把我打一顿,替你老爸消消气,这总行了吧?”

    “可是,打归打,你脱裤子干吗?”苗英面色羞红。

    “脱裤子……嗯……不是想让你打得爽吗?”赵玉胡乱解释。

    “去你的!”苗英骂道,“赵玉,你没有底线,但我讲原则,咱们一码归一码。你打了我的老爸是你不对,但我老爸那样报复你也没有道理!所以,我决定等今天宴会一结束,我就把你们喊到一起,公平解决这个问题!”

    “别!”赵玉赶紧摇头劝道,“这件事,你无论如何不能参和进来,两个男人之间的恩怨再大,也不是什么难解决的事儿。但是,只要有女人参和进来,那就肯定乱套了!所以……”赵玉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件事,你千万不能跟你老爸摊牌!这样吧,我会找机会跟他单独谈一下的,相信我,我会解决的!”

    “你不了解我老爸!”苗英说道,“他纵横沙场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吃过亏,现在竟然让自己的准女婿给打了,他可能咽下这口气吗?”

    “所以啊,只有我们两个心知肚明才是最好的!”赵玉争辩,“如果知道的人多了,那就真的不好收拾了懂吗?喵喵啊,我们历经千难万险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受到别人影响!听我的,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圆满解决的!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吗?”

    “嗯……”苗英虽然不情愿,可赵玉说得在理。不管俩人如何明争暗斗,始终是他们两个男人的恩怨。如果她这个做女儿的参和进来,那只能是更加添乱。

    “好吧!”苗英向前走了两步,拉着赵玉的手说道,“你也别太为难了,不行的话,就先把它放一放吧!咱们明天一早就去北迁,别忘了,我们还有重要的恶魔案要破呢!”

    “嗯,好!”望着苗英的美丽动人,赵玉春心大动,再一次把美人入怀,想要一亲芳泽。

    谁知,随着房门不合时宜的一响,从外面赫然跑进一个人来。在此之前,苗英已经下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可没想到,还有人胆敢打扰他们。

    于是,苗英抓起垃圾桶,直接朝此人脑袋丢了过去。

    咣啷……

    此人被垃圾桶砸倒之后,赶紧摆手疾呼:“大小姐,大小姐,是我!”

    赵苗二人这才看清,原来闯进来的乃是那位管家。

    “大小姐,老爷和夫人找您有急事,麻烦你赶紧去一趟吧!”管家生怕大小姐生气,一面说着,一面缩到墙角。

    “不去,哪儿也不去!滚!”苗英骂了一句,伸手又抄起了赵玉的拳击手套。

    “别!”赵玉赶紧阻拦,在苗英耳边小声劝道,“喵喵啊,听话!还是大局为重,快去吧!记住我说的话,一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嗯……”苗英这才运了一口气,板着脸跟管家走了。

    谁知,苗英跟着管家前脚出了正门,另一侧的旁门却咔的一声打开,但见从那里鬼鬼祟祟地摸进了一个人来。

    我咔!

    不会吧?

    赵玉看楞了,但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苗英的老爸苗坤。

    但见苗坤确认屋中只有赵玉一人之后,这才恢复了往日的高大上形象,昂首挺胸地朝赵玉走来。

    “嗯,老丈人……嗯,伯父!”赵玉急忙点头示意,可点头之间发现自己裤子没提,赶紧伸手提上。

    “喂!”苗坤一上来便兴师问罪道,“你小子,是不是把咱们两个事告诉英英了?”

    “没有……没有啊?”赵玉摇头否认。

    “哦……那还好!”苗坤如释重负地说了一句,这才走到赵玉跟前,嘱咐道,“警告你,你要是敢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言罢,苗坤先是把赵玉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这才感慨地说道:“唉!火锅鸡店那一天,我只以为你不过是个头大无脑,蛮横霸道的臭流氓,却没想到,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流氓啊!”

    “多谢夸奖!”赵玉抱拳答谢。

    “我也是领悟得有些晚了!”苗坤颇为无奈,“我和一个臭流氓较劲,赢了的话,我比流氓还厉害;输了,我不如流氓;打个平手,就是和流氓一样!所以,我从刚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哇!好有哲理!”赵玉小小地鼓了鼓掌。

    “行啊你小子!扮猪吃虎,深藏不露!”苗坤死死地瞪着赵玉说道,“从桑格诺夫身上,我看出了你的三样东西:第一,审时度势,能够看清大局;第二,灵活变通,懂得跳出规则之外;第三,有勇有谋,确立计划之后,敢于大胆执行。

    “单单这三种素质,便是常人所不及的!”苗坤眼睛不眨地说道,“按道理说,你应该,是一个可以担当大任的人,是我苗坤未来女婿的不二人选才对!

    “可是……我想不明白,在火锅鸡店,你为什么要欺负那些无辜的群众呢?在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乖张暴戾的味道?你为什么又要处处表现的像个臭流氓,嗯?”

    “老丈人,你太抬举我了!”赵玉拱手抱拳道,“我特么只不过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罢了!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其实,火锅店那天……”赵玉坦然言道,“我是因为心情不好!当时,我刚刚破了一件案子,可能你也听说了,永进岛杀人大案,凶手是一名长期奋战在一线的刑警队长!

    “在那件案子里面,他残忍地杀害了七名无辜的受害者,而且还伪造了一个看似天衣无缝的现场,自认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赵玉认真说道,“那个人迷失了心性,变成了一个杀人恶魔!

    “是我抓住的他!而我……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我担心自己案子查的多了,将来也会出现心理失衡……我心里不痛快,所以才那么做的!

    “伯父,我还是那句话!”赵玉拍着胸口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打了你是我不对,你划个道儿吧!只要你心里能够痛快,我赵玉绝不皱眉!”

    “哼!你还有脸说?”苗坤愤恨地说道,“我就是信了你的话,才被你整的这么惨的!还划道儿呢?为了你这个臭流氓,我都砸进好几千万进去了!”

    “哦,您放心,钱是小事,只要您能消气,那一千万我还给你就是了!”赵玉吐着舌头说道,“不过……我相信,您这样顶天立地的大人物,应该不会跟我这个小人物计较这些小钱了吧?要不然太丢人了!”

    “你!”苗坤气得浑身一颤,竟然把自己气乐了。他用手点着赵玉说道,“我苗某人好歹也经过了大风大浪,什么人没有见过,什么人不能搞定,嗯?可今天,却偏偏栽在了你这么一个臭流氓的手里!唉!真是阴沟翻船,晚节不保啊!”

    “可能,这就叫人至贱则无敌吧?”赵玉搭了一句下茬。

    “人至贱则无敌?”苗坤一愣,然后怅然大笑,“哈哈哈,你的脸皮,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厚的!”

    哎呦……赵玉在心里念叨,这句话跟苗英说得一模一样,真不愧是亲父女俩啊。

    “呵呵呵!”苗坤笑着感慨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你能从兰丁岛活着回来,而且还从金库中得到了重要资料,并非什么偶然了,而我那瓶白沙威浓也没有送错人!呵呵呵……”

    说着话,苗坤从身后的皮包里掏出了两瓶酒来,重重地放到了二人眼前的桌子上。

    “来吧!你不是让我划道儿吗?”苗坤郑重说道,“两瓶白酒,我们一人干一瓶,干掉了,那咱们两个的恩怨就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