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92章 好好吃鸡不行吗?
    虽然是随手一扔,可赵玉暗地里还是加了力道的。

    随着“啪”的一声,凳子将沉重的火锅砸倒,滚烫的火锅汤四处迸溅,鸡肉滚落一地,其他像餐具酒杯之类,更是砸了一个叮当乱响,一片狼藉。

    啊……

    喔喔喔喔……

    一桌人急忙向后跳开,虽然没有被热汤烫到,却也是溅到了不少油点。

    “喂?你特么找死啊!”七名大汉立刻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兴师问罪,“是疯子吗?喂!”

    七个人指着赵玉叫嚣,可赵玉却连脸都懒得转回去,依旧稳稳坐在座位上,闲情逸致地用筷子夹了块鸡肉品尝,就好像刚才没那回事似的。

    曾可和吴秀敏坐在远端,俩人面面相觑,同样对赵玉的行为感到不可理解。因为,这里是公共场合,他们刚才的声音的确大了一些,如果理论起来,他们是理亏的。

    可是,他们根本不了解赵玉,赵玉是那种没有机会都要制造机会惹事的主,怎么能轻易吃瘪呢?

    “老大,就不能好好吃鸡吗?嗯?”冉涛见赵玉岿然不动,毫无反应,只好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丧气地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站起身来,顶在了那七个人的面前。

    “玛德!”七人中的一个,已经抄起了一把塑料凳子,想要回敬一番,可突然看到冉涛暴起之后,却又吓得停止了手中动作。

    咔咔……

    冉涛侧头活动了一下筋骨,骨头咔咔作响,登时让七个人心头一紧,面露怯色。

    原来,这七个人不过是机关单位的公务员,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却都是斯文人,并非社会混混,根本没打过架。

    而冉涛生得鹰眉虎目,高大威猛,厚重的衣服也挡不住他那练过健美的爆炸体型,所以,他甫一站起,便把七个人震了一下。

    “唉!”冉涛也是赶鸭子上架,无奈地叹口气后,遂扬起手臂问了一句,“哪个先来?快点儿,我这儿一口肉都没吃,饿得很呢……”

    “……”冉涛这么一说,七个人更加心怯,谁也没敢乱动。

    而坐在对面的曾可和吴秀敏却下意识地把凳子往后挪了挪,看那样子,好像在担心溅自己一身血似的。

    “别墨迹了!你们这么多人呢!要不一起上?”冉涛攥了攥拳头,拳头亦是咯嘣作响。

    如此一来,对方更加忌惮,闷了半天,才有个胆大的站出来,对冉涛吼道:“好!有种的,你们给我等着!有种别走!”

    说完,七个人竟然匆匆地抓起自己的衣服和皮包,往门口走了。其中一个,甚至还颤颤巍巍地打开自己的钱包,给服务员结了帐。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临走,那人又嚷了一句,这才全都逃也似地跑掉了。

    “奶奶个熊!什么玩意儿啊这是?”赵玉吐掉了嘴里的鸡骨头,郁闷地说道,“一帮废物!七个大活人,竟然都能跑?我也是醉了!”

    “唉!老大啊,不是我说你,”冉涛郁闷地说道,“他们不过是让咱们小点儿声而已,又没有什么恶意,扔凳子干嘛啊?还能不能好好吃鸡了?”

    “哦……”赵玉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那这样吧,冉涛,把衣服脱了,咱俩比划比划行不行?我这好几天都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嗯……喂,涛,涛涛……干嘛去?”

    “洗手间,洗手间……”冉涛飞也似地跑了。

    转回头来,赵玉又将视线转向了曾可和吴秀敏,二人赶紧端起碗来挡住脸,然后快速吃鸡……

    “唉!”赵玉丢掉筷子,举起酒瓶,对口狂饮。右腿则踩在旁边的凳子上,好似土匪恶霸一般。

    “喂,老总,老总……别……别啊……”

    谁知,赵玉正在喝酒,身后却又传来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听到声音,赵玉放下酒瓶,回头观瞧,但见坐在角落里吃饭的那位中年男子,竟然已经快步朝自己走来。而那位长相憨实的年轻人,则在苦苦阻拦。

    什么情况?

    赵玉仔细看了看,但见这个中年男子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眉宇之间透露着愤怒。

    “老总,咱们还有事儿呢!犯不上为这种人置气呀!”小伙子苦苦规劝,那中年男子似乎有些犹豫,已经走了一半,却不再向前。

    “我尼玛,这又是什么鬼?”赵玉瞥了他们一眼,想都没想,直接竖了一个中指过去。

    “哼!自作孽不可活!”那中年男子见状,一把推开年轻人,直接来到赵玉跟前,并且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

    “这世界上,我最讨厌的有两种人!”中年男子冷冷地说道,“第一,流氓!第二,臭流氓!我觉得,如果世界上没有这两种人的话,会变得更清净一些!你说呢?”

    “哦,那你为什么还不自杀?”赵玉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虽然他已经看出来,这中年男子并非善类,却还是尿性十足地怼了一句回去。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道,“你现在需要做两件事情,第一,跟刚才那些人道歉;第二,跟我道歉!要不然,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好啊!”赵玉先是对着大门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又冲此人笑着打了一个敬礼,“对不起!”

    “嗯?”中年男子一愣。

    “嚯哈哈哈哈……”赵玉却是忍不住仰天大笑,用中指指着中年男子说道,“我已经按着你说的道了歉了!你丫可以滚蛋了,嚯哈哈哈哈,龟儿子,跟老子玩儿,你还嫩点儿……嚯哈哈哈哈……”

    看到赵玉笑得快要抽筋,曾可和吴秀敏连连摇头,表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这哪里还是一位堂堂的特调组组长?

    “你!”中年男子这才领悟,赵玉是在耍他,顿时怒目圆睁,喝道,“原来,你不光是臭流氓,而且还是一个不要脸的臭流氓!简直,就是极品!”

    “多谢夸奖,呵呵呵!”赵玉抱拳拱手,恭敬地说道,“你现在也有两件事情需要做,第一,脱光了裤子等爆……”

    赵玉话没说完,那男子便恼羞成怒地一脚踢来,赵玉一直留意着他,赶紧平地跳开。谁知,虽然看上去是轻描淡写的一脚,可赵玉的凳子还是平着飞出老远,啪的一声摔在了柱子上。

    哇……

    赵玉暗地里吃了一惊,这男的是坐在凳子上踢腿的,竟然还有这么强劲的力道,看来……

    赵玉还未来得及多想,那男子嗖地窜到赵玉面前,一拳擂向了他的脖子。

    拳风猎猎,赵玉瞬间感觉到了一股不可阻挡的罡风扫过。他急忙举起双手格挡,却万没想到,那男子不过使了一个虚招,右手顺势轮圆,竟然把一个塑料凳子,自上至下砸来,想要直接把赵玉罩在里面。

    赵玉也不是省油的灯,急忙单拳朝天,使了一个街霸里面的冲天拳出来。

    啪啦……

    拳头穿过凳子腿重重砸在凳子面上,由于中年男子力道凶猛,这一拳下去,赵玉竟然把坚硬的塑料凳子给砸穿了!拳头穿过凳面,把整条凳子全都套在了胳膊上!

    “我靠!”赵玉大骂一声,立刻一脚飞出,直奔男子小腹。

    中年男子动作敏捷,在轻巧的躲开之后,一个箭步前冲,便与赵玉斗在了一处。

    这时,上洗手间的冉涛回来了,刚一回来,就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不会吧?老大啊,这又唱得哪出?”他面如土灰地说道,“想要好好吃个鸡,咋就这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