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91章 不惹事不叫赵玉
    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风光旖旎,翻云覆雨之后,身体几近透支的刘彩云自然不敢留在蔡项斌处过夜,便匆匆地穿上衣服,趁着夜色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然而,她做梦也想不到,当她返回卧室之后,竟然看到了梦魇般的一幕,让她一生无法磨灭。

    只见守塔人用自家的菜刀,抹断了自己的脖子!等刘彩云看到的时候,他已经血流满地,咽气多时!

    原来,正如外人传说的那样,守塔人的确有虐待倾向,只不过,他虐待的对象不是刘彩云,而是自己!

    他因为生理上的残疾而深感自卑,每每发作,都要想尽办法来虐待自己。而这一次,当他看到刘彩云为了一个船员而背叛自己之后,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创伤,从而选择了自尽!

    刘彩云跪倒在守塔人的尸体跟前,痛不欲生,却欲哭无泪!一瞬间,她悔恨交加,万念俱灰!

    此后,她拿起了掉落在地的菜刀,准备追随自己的丈夫而去!然而,面对着高高扬起的菜刀,她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她恨自己,却又不甘心!悲愤之中,她还为此记恨上了那个勾引她的男人蔡项斌,认为蔡项斌也得为她丈夫的死负一定责任!

    所以,想着想着,想了很久,她竟然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决定。

    她把带血的菜刀上的指纹抹去,然后悄悄地来到蔡项斌的住处,趁蔡项斌熟睡之际,在上面留下了他的指纹,并且还将守塔人的血,抹在了他的身上……

    第二天,她趁着海事局前来接人之际,上演了那出栽赃陷害的一幕,生生将蔡项斌冤枉成了杀人凶手!

    菜刀上的指纹、蔡项斌身上的血迹以及刘彩云体内的“静”液,都让蔡项斌百口莫辩,最终被判死刑,坐进了大牢。

    在此之后,刘彩云的日子也不好过,她饱受心理刺激,每每想到自己死去的丈夫,以及被自己冤枉的蔡项斌,便感到深深的不安,每日生活在惶恐之中,精神状态每况愈下。

    再后来,气势汹汹的蔡家兄弟又找到岛上与她谈判,却没想到,蔡家兄弟居然对她做出了那种不人道的事情,令刘彩云倍受羞辱。蔡家兄弟还威胁刘彩云,如果她敢告发,那他们就会杀了她,来个鱼死网破!

    于是,刘彩云为了逃命,只得收拾了一下东西,乘小船离开永进岛逃活命去了。

    此后,她先是遇到了一支远洋船队,在船上做帮工。可工作了没有多久,便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后来,甚至连孩子都是在船上出生的!所以,刘彩云才给窦自力取了一个海生的名字!

    有了孩子之后,刘彩云自然不能再在船队里待下去,走投无路之下,她只得去窦家庄投靠了一个远房亲戚。

    此后,在这个亲戚的撮合之下,刘彩云嫁给了刚刚死了媳妇的窦佑林。刘彩云不是不知道窦佑林的情况,可是,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孤苦无依,为了能给孩子一个名分,她迫不得已委曲求全。

    可惜,好景不长。窦佑林又懒又馋,还是酒鬼,经常打骂刘彩云娘俩,在饱受逼迫之下,刘彩云不得不又一次选择了离开,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根据刘彩云亲口所述,她心里一直非常清楚,关于守塔人的自杀,有罪的是她自己,而并非蔡项斌。

    当初,如果不是她欲拒还迎,不守妇道的话,蔡项斌是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的。可是,在某种私心的驱动下,她还是鬼使神差地做出了陷害蔡项斌的事情来。

    其实,说到底,她就是太自私了!她担心,丈夫因为自己红杏出墙而羞愤自杀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她将再无面目见人,被世人戳透脊梁。所以,她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多少年来,刘彩云毫不怀疑地认为,孩子就是蔡项斌的!她也知道,蔡项斌坐牢之后没过几年,便因病离世了!所以,为了寻求某种安慰或是赎罪,她对孩子倍加呵护,将他抚养成人。

    可是,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良心理状态,还是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了孩子,使得窦自力性格乖戾,脾气暴躁,心理阴暗,这才犯下了这起天大的案子!

    一直到最后,省调查员也没敢把窦自力和蔡金达是亲兄弟的事情告诉给刘彩云,担心刘彩云得知真相之后,会再次崩溃。

    而鉴于窦自力的精神状态也不稳定,也同样没有告诉给他。

    就这样,一起发生在35年前的灯塔杀人案,终于真相大白了!可是,故事的过程,却令人唏嘘感叹,意味深长。

    没想到,蔡金达的剧本上所写的三种推测,全都是错误的,杀死守塔人的凶手,既不是蔡项斌也不是刘彩云!

    “要是……”曾可木然地说道,“要是放在今天的话,守塔人是否死于他杀,应该很轻易可以检测出来的!那样,就不会有蔡项斌的冤案了!”

    “刘彩云这种心理现象,也是有解释的!”吴秀敏亦是表情凝重地说道,“这叫做自责心理下的目标转移,也就是说,刘彩云之所以去陷害蔡项斌,不光是处于个人的自私。她还在潜意识里转移了自己的愧疚,认为如果蔡项斌成为了杀害丈夫的凶手,她自己的愧疚就会减轻!这些看似荒诞,却符合刘彩云当时的心理……”

    吴秀敏说话时,其他人已然陷入一片沉默。

    芳香四溢的火锅,兀自咕嘟嘟地冒着气泡,可是,却无人动一下筷子去品尝。

    在得知灯塔案的真相之后,众人都觉得心头有些堵塞。这件案子,本来会有很多种结果的,可他们偏偏遇到最糟糕的一种。

    刘彩云陷害他人,又亲手杀了那么多人,其行径十分恶劣,令人愤慨,可在她的悲惨遭遇之中,却又存在着令人同情的一部分。

    世态炎凉,人心难辨。

    看来,世间事就是这样,任何事物都不能简单的用是非对错来区分。

    “好了!”看到气氛不对,作为组长的赵玉自然要说上几句,他端起酒杯开解道,“各位,不管怎么说,两件案子全都水落石出了!不管是蔡项斌也好,还是郭一航、钱进那些人也罢!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们抓住了凶手罪犯,我们……做得很好!所以……”

    说着,赵玉端起了酒杯,说道:“看开点儿吧,永进岛的灯塔已经倒掉了!灯塔的倒掉,就是告诉我们要往前看!在未来的日子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呢!来呀!干杯!”

    说着,赵玉站起来,把酒杯高高举起。

    “对!老大说得对!”冉涛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哈哈,一想起明天的发布会我就兴奋得不得了!托老大的福,这下我冉涛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是啊!跟着组长有肉吃!”曾可爽朗碰杯。

    “对!组长说得对!”吴秀敏亦是大声说道,“不管案子的结果如何,只要能把真相查明,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以后,我们也会更加努力!”

    “来!干杯!”赵玉总结完毕,四个人一起碰杯。

    谁知,碰杯之后酒还没喝,从旁边的酒桌上忽然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喂!小点儿声不行吗?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啊!太没礼貌了吧!”

    “哎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曾可急忙拱手道歉。

    然而,赵玉却狠狠地瞪了曾可一眼,然后伸手去抄起旁边的塑料凳子。

    冉涛深知赵玉的脾气秉性,眼瞅不妙,他急忙上前阻拦,口中急急念道:“老大,别……”

    然而,冉涛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赵玉将塑料凳子随手一扔,直接丢在了对方的餐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