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90章 遥远的真相
    “火锅鸡?”曾可摇头说道,“头一次听说呢!好吃吗?”

    “我们秦山也有火锅鸡,不过,看样子好像不太一样!”赵玉看着菜单上的图片说道,“秦山那边都是煲汤和养生为主,看这边好像挺辣的感觉!”

    “嘿嘿!看来,我还算有资格给你们介绍一下了!”饭店中,冉涛指着菜单介绍道,“这是温西这边的特色,别处都吃不到的!鸡肉先炒再炖,口感特棒。据说,是从川菜改良过来的,整个北方地区,只有温西这边做得最好,也算是发扬光大了吧!”

    “那……辣不辣呢?”曾可忙问,“别太辣了好不好?”

    “先生,我们这里有鸳鸯锅,一半辣的,一半黄焖的,您都可以尝尝!”服务员热情地介绍道。

    此处是一家名为“0317”的小火锅店,赵玉和地图仔细比对过,今晚将于八点一刻发生的副本奇遇就在这里。

    这倒不错,此时正好赶上饭时,赵玉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等待奇遇的到来。

    “那好,就来鸳鸯锅!”赵玉打了个响指,然后又点了凉菜和啤酒。

    “哎?老大……嗯……”冉涛看到赵玉拿酒,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不得不咽了下去。

    “干嘛?”赵玉瞪了他一眼,“你不准喝!待会儿接着开车!”

    “老大,拜托!我开了一天了,昨晚在医院看守刘彩云,也都没睡呢!”冉涛吐槽,然后指了指吴秀敏,“吴姐也会开车,又不喝酒,干脆,待会儿让她开吧?”

    “甭想!冉涛,职责分工,你是外勤,我是心理师,你开!”吴秀敏不可能给冉涛这个面子。

    “那……”

    冉涛把目光转向了曾可,曾可急忙抄起一瓶啤酒喝了一大口,说道:“我驾照还在实习期,不能开高速的!”

    “哼!越来越不要脸了!”冉涛郁闷地把啤酒放到了一边,瞪了曾可一眼。

    赵玉看了看四周,火锅店面积不小,装修也不错,但因为位置偏僻,而且外面下雪的缘故,大厅里没有多少吃饭的客人。

    只是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桌六七个人的食客而已,那些人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样子,可举止都挺斯文,喝酒说话,全都柔声细语,稳稳当当。

    火锅鸡是那种老式的铜锅炭炉,点火需要一些时间,在众人落座之后,不由得又唠起了嗑。

    “组长!”吴秀敏最先说道,“你一直在研究五大悬案,那么……你不会不知道,这封店是什么地方吧?”

    “封店?”赵玉微微一愣,“怎么了?”

    “真不知道吗?”吴秀敏摇头说道,“白山水库啊!白山水库就是属于封店县管辖的!五大悬案之一的水库碎尸案,就发生在这里啊!”

    “哦……”赵玉这才想起,说道,“最后,凶手是个护林员是吧?精神有问题?”

    “对!”吴秀敏说道,“而且,破案的过程,官方一直保密呢!”

    “为什么?”曾可问,“案子破了,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嗯……我曾经也试图询问过!”赵玉说道,“但没有获得权限。只是听小道消息说,案子是被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给破的!”

    “哇!好悬啊!”曾可笑道,“要是特异功能可以破案的话,还用咱们特调组干什么?”

    “嗯……”这话说到了赵玉的短处,他在思考,自己的奇遇系统算不算是特异功能呢?

    “不管怎么说,案子破了就好!”吴秀敏言道,“现如今,五大悬案,只剩下了三个吧?而且,从严格意义上讲,北迁恶魔案,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悬案呢!”

    “无风不起浪!恶魔案绝对有问题!”赵玉说道,“要不然,我那位前辈,也不会把它写到黄皮本上去!”

    “对的!9名死者,都是以同一种方式坠落死亡,从时间和范围上讲,不可能没有问题的!”曾可附和道,“要不然,这件事早就被人遗忘了!”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把热气腾腾的火锅端到了桌子上,火锅鸡香气四溢,令众人食欲大增,胃口大开。

    “哇,好香啊……”曾可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啪……

    这时,饭店的正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了两个人来。

    当先是一名中年男子,该男子身穿呢子西服,大约四十来岁,生得剑眉星目,格外精神。

    此人身高一米八零,留着小平头,身子笔挺,走路如风,一看就是个不一般的人物。

    在他身后跟着的,则是一名长相憨实的年轻人。年轻人个头略矮一些,从动作表情上看,他应该是个跟班。

    二人进得饭店之后,便径直走向了屋角的一张小桌。那年轻人则伸手招呼服务员,也点了一锅火锅鸡。

    “唉!好久没有吃到正宗的火锅鸡喽!”那中年男子脱掉呢子西服,露出了一件笔挺的花格衬衫。

    “老总,来啤的还是白的?”年轻人问道。

    “呵呵呵……吃火锅鸡当然要喝啤的了!”中年男子爽朗一笑,伸手向服务员问道,“老板,有凉啤酒没有?”

    “哎呦,你这话说的,大雪纷飞了都,怎么还能喝凉的呢?”服务员笑着说道,“您要是非得喝,我只能拿几瓶到外面给您冰镇一下去了……”

    说完,几人相视而笑。

    看到此情此景,赵玉也不好再失礼地看下去,便扭回头来。此刻,距离奇遇发生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并不能确定,奇遇到底会来自哪里,以及哪一个人的身上。

    “来吧……尝一尝!”这时,曾可帮赵玉倒好了醋料,并且夹了一大块鸡肉放在了醋料之中。

    谁知,赵玉架起筷子正要品尝,手机却忽然响了。

    滴滴……

    滴滴……

    赵玉不知道来的是什么消息,只好放下筷子,打开手机查看。谁知,看不多时,他默然怔在了那里。

    “嗯……组长,怎么了?”曾可看出不妙,忙问,“出事了?”

    “不是!”赵玉轻轻摇头,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刘彩云已经交代了!这个……是她的供词!灯塔案的所有真相,已经全都清楚了!”

    “啊!?”众人一惊,急忙凑到手机跟前观瞧。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吴秀敏看完之后,颓然地坐了下去,“如果事先给我一百种可能的话,我也猜不到……”

    “是啊!”曾可亦是一脸凝重,“为什么,会是这样?”

    “不否认!我也一样猜不到!”赵玉抄起酒瓶,对口吹了一大口,说道,“蔡项斌,可以沉冤昭雪了!只不过……”

    ……

    时光转回35年前的永进岛上,暗夜无声,灯塔上熠熠发光的明灯,照射在烟波浩渺的大海之上,为过往船只指明了正确航向。

    可谁又知道,就在灯塔之下的休息室里,却赫然传来了急促的男女喘息之声。

    刘彩云被蔡项斌压在身下,身体扭捏,却陶醉其中。那时候,她的心理极其矛盾,一方面,她不想背叛自己的丈夫,可另一方面却又禁受不住心中如火的渴望……

    刘彩云嫁给守塔人之后,与守塔人在岛上生活了6年,可这六年里,她虽然活得自在,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女人该有的滋味。

    原来,守塔人幼年受过伤,没有了男性的功能。别说生儿育女,就是连最起码的生理问题都没办法解决。

    而在结婚之前,守塔人并没有把这个严重的问题告诉给刘彩云,为此,他一直倍感羞愧,心怀愧疚,觉得对不起妻子。

    不过,由于岛上一直没有来过外人,刘彩云虽有不甘,却也只是自叹命运,逆来顺受,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

    然而,自从他们从海里救上了一个年轻俊朗的海员之后,一切,好像都不一样了。

    其实,当刘彩云和丈夫一起把蔡项斌从海中救起的时候,她并没有产生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后来在帮助蔡项斌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身体。

    而正是那一瞥之间,让年轻貌美的刘彩云砰然心动,也让年轻气盛的蔡项斌看到了机会,二人产生了短暂的暧昧。

    随后,耐不住寂寞的刘彩云,趁着深夜丈夫熟睡之际,竟然悄悄地来到了蔡项斌的住处,与其发生了关系。

    然而,刘彩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并没有真的睡着,而是一路尾随至灯塔,并且看到了那令人崩溃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