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89章 一路向北
    一路北上,赵玉的路虎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看小说就上笔趣里biquli.

    天空中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暴雪。公路上车辆稀少,一片冷清,除了汽车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在户外工作的人影。

    “冉涛,你就少说两句吧!”赵玉一面开着车子,一面对后座上的冉涛说道,“你现在赶紧睡一觉,下午就轮到你开车了!”

    “唉!这都是命啊!”冉涛无奈地说道,“我这几天不干别的事了!除了开车就是遛狗!”

    “汪汪……”后备箱里的大亨好似有灵性地叫了两声。

    “可惜了!”吴秀敏埋怨道,“从早上的观察报告来看,刘彩云的病情已经稳定了!要是诱导一下的话,应该就能知道全部真相了!我担心,省局来的那些人不了解案情,万一那句话又刺激到了刘彩云,恐怕……”

    “是啊,组长!”后座上的曾可说道,“刑事厅要召开这么隆重的发布会,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咱们呢?有点儿措手不及啊!好多收尾工作都不好做了!我这报告也是捉襟见肘啊!”

    “报告好说,只要把我的正面形象突出出来,高大尚外加英雄威猛,神探无敌就差不多了,当然,你要是再夸夸我有多么爱岗敬业,废寝忘食,团结同事,生死置之度外什么的,就更完美了!”

    听到赵玉的大言不惭,三个人全都汗颜无地。

    “不过,招待会的事吧……”赵玉舔着脸说完,又道,“其实陈铎早就告诉我了,只不过,当时正忙着案子,没当一回事罢了!我也没想到,会搞这么大!”

    其实,别看赵玉平日里飞扬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可一旦站到聚光灯底下,脑门就会冒汗,心头也会打颤。

    究其原因,可能是上辈子自己做惯了见不得光的事情吧?所以,感觉突然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无所适从似的!总感觉那些端着摄像机,然后咔咔用闪光灯照他的人全都不怀好意,想要揭露和曝光他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冉涛倒在曾可的腿上,美滋滋地说道,“咱们特调组这次可是露了大脸了!当初破了无头女尸案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老大,你说,这一次除了表彰之外,咱们能分到多少奖金啊?我一直想换辆奥迪q5来着,不知道能不能如愿以偿啊?”

    “哼!瞅你那德行!开好车,就是为了泡妞是吧?”吴秀敏趁机揶揄道,“你呀,忘了我们都是干什么的了!我刚才在车座上发现了三根40厘米长的头发,而且染成了紫色,我记得这种头发。大家快来猜猜,冉涛把谁给上了吧?”

    “我靠!姓吴的,你怎么就是跟我过不去呢?”冉涛噌地直起身子,冲赵玉作揖解释道,“老大,你可得相信我,我都是为了公事!那天在金海,我为了获得乔如雪的口供,所以载了她一程,我们可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你了解我,要是我真想把乔如雪推倒的话,也会把地点放在酒店,绝对不敢从老大的车上乱来的!”

    冉涛知道赵玉对车子极为在意,所以解释得非常卖力,脑门上冒了汗都。

    “头发是夹到坐垫下的把手上的,乔如雪必然出于一种躺倒的姿势……”吴秀敏却是落井下石,“真恶心!车上还有条大狼狗呢!你竟然当着狗的面,跟乔如雪……哎呦……我都不敢想了!”

    “冉涛!太气人了!”赵玉一拍方向盘,把冉涛吓了一哆嗦,只听赵玉吼道,“有好事也不跟哥们分享一下,乔如雪好泡吗?身材咋样?电话多少?”

    “我倒……”吴秀敏用额头轻轻地撞了撞玻璃……

    就这样,众人插科打诨,开着玩笑,朝首都方向开去。

    从曲梁到首都一共1200公里,他们是上午10点出发的,就算开得再快,也只能到今夜晚间才能抵达。

    这一次,赵玉终于明白了系统的意思。

    他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晚上八点,他们的车子正好经过副本奇遇指示的发生地点。原来,系统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知道他们今天必然要远程赶路。

    不过,这一次赶路的心情和以前不同。永进岛杀人大案虽然侦破了,但是因为走得急,好多收尾工作还来不及处理。这一路之上,众人也都在惦记着案情的进展,非常想要知道审问刘彩云的结果。

    省局的审讯专家是中午才到达的曲梁警局,所以,等他们做好准备的话,就算审讯进展顺利,也要等到天黑才能知道结果。

    不过,临走之前,赵玉已经交代过王成岗局长,不管调查工作有什么进展,都要他及时向自己汇报。

    王局长亦是遵守约定,把今天的工作情况及时发送了过来。

    赵玉猜得不错,蔡金达的父亲和二叔,全都参与了当年对刘彩云的强*暴事件,只不过,蔡金达的父亲实施犯罪的次数较多,致使刘彩云怀上了窦自力。

    虽然他的三叔没有脱掉裤子,可一样参与了犯罪,所以同样有罪在身,只不过比另外两个较轻一些罢了。

    当然,这种时隔三十多年的犯罪,真正处理起来,还需要走很多程序。但是,蔡家兄弟不管死了也好,活着也罢,终将得到法律的制裁。不管过了多少年,也一样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另一方面,在窦自力的指认下,当地海警已经派出了专业潜水艇去打捞郭一航的尸体,但可惜的是,当地海底地形太过复杂,他们最终还是被迫放弃了!

    不过,虽然郭一航的尸体没有找到,但窦自力和刘彩云的犯罪事实确凿,铁案如山,这母子俩,亦是要接受公正的审判。

    除了这些,由于本案案情已经水落石出,朝海警局那边也已经在配合家属认领尸体。

    赵玉知道,虽然自己没有亲临现场,但可想而知,现场会是怎样一片凄惨景象!是的,纵然钱进、张成功、秦好等人蒙蔽良心,做过坏事,但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生命,仍然令人唏嘘感叹。

    每桩罪案背后都有一公升的眼泪!

    不觉间,赵玉又想起了黄皮笔记本上的这段话。在经历了这么多大是大非之后,对于这段话的理解,让赵玉更加深刻自省。

    曾几何时,赵玉也有过和窦自力一样的心态,认为自己当了执法者,就拥有了审判罪恶的权利。

    现在,他彻底明白了,作为执法者,需要做的是客观公允地去对待问题;而作为刑警而言,就更应该保持好自己的心态,不能意气用事!否则的话,一旦心理失衡,所造成的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就像窦自力那样……

    接近傍晚的时候,空中果然飘起了小雪,不过,雪落地面即化,并不影响汽车行驶。

    一路上,赵玉基本都是让冉涛开的车,自己则趴在后座上睡了一个舒服。

    由于车子开得顺利,不到七点,他们便已开到了副本奇遇指示的范围内。

    赵玉看了看地图,那个地方叫做封店,乃是温西市的一个县。此处距离首都还有300多公里,反正天也黑了,他们也不用急着赶路,于是在赵玉的要求下,冉涛将车子驶离高速,开进了县城。

    赵玉知道,距离曲梁如此遥远的一个小县城,在这里发生的副本奇遇,自然和案情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由于今天开出的卦文乃是“艮离”卦,他还是隐约有些期待,不知道这一次,他又会遇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