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88章 紧急命令
    “所以,第一种猜测是对的!”赵玉意气风发地说道,“因为蔡家兄弟对刘彩云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刘彩云才会那么生气!她之所以要亲手杀掉蔡金达,可能也是有原因的!唉!真是作孽啊!作孽!”

    “高老师,高老师!”这时,张培培实在看不下去了,拉着高发财的衣角小声嘟囔道,“您看看,您看看啊,怎么能这样做呢?这么做……不合规矩吧?”

    “嗯?”这么近的距离,自然没有逃过赵玉的耳朵,他立刻抻着脖子,冲张培培不客气地怼了一句回来,“你是那根葱啊?我哪儿不合规矩了?”

    “嗯……”张培培吓得向后一退。

    “培培……”

    高发财赶紧拦在了张培培跟前,可倔强的女孩还是不服气地对赵玉说了一句:“你……你打人!刑讯……逼供!”

    “呦?”赵玉一瞪眼珠子,宛若凶神恶煞。张培培没怎么着,被打的两个人却是浑身打了个冷颤。

    “好啊小妮子,竟敢质问起我来了!”赵玉开始撸袖子。

    “小赵,小赵……”高发财看到苗头不对,急忙劝阻。

    “来来来……”赵玉撸好袖子,指着两名被打者,理直气壮地说道,“让当事人来告诉一下事实真相,来,说话啊?”

    赵玉一吼,两人再次浑身一抖。

    蔡金达的二叔急忙点头如捣蒜地说道:“没有,我们骑三轮摔着了,脸上都是摔的!跟这位警官没有关系!”

    “是啊!是啊!”三叔亦是点头附和,“我们特别配合警方工作,这位警官找我们一谈,我们就主动交代了!”

    “唉!真是作孽啊!”二叔的鼻血孩子不停流淌,可他却装出一副很感慨的样子说道,“我大哥真是过分了!竟然搞大了刘彩云的肚子,这事办的……太不地道了!”

    “是啊,是啊!”另一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装作风轻云淡地感慨道,“真是多亏了警方明察秋毫,还给了我们一个真相啊!”

    “行了,行了!”赵玉不耐烦地说道,“赶紧的,到审讯室做笔录去,把你们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记录一下吧!”

    说完,他故意走到张培培的跟前,几乎贴到她的身上,就差一个壁咚。随后,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冷哼了一声,这才转身走了。

    张培培则吓得面无血色,浑身哆嗦,她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警察是赵玉这个样子……

    ……

    几分钟后,警局办公室内。

    “组长?竟然这么简单?”曾可挠头说道,“蔡金达的二叔和三叔知道这件事情,你动了动拳头就给解决了?我……我们昨天还想开棺呢竟然!”

    “他们交代,当年蔡项斌出事之后,他们哥仨找到岛上,想要跟刘彩云谈判,要她更改口供,救老四一命!”赵玉说道,“可是,刘彩云不答应,一直坚称,凶手就是蔡项斌!

    “后来,谈着谈着谈崩了,事情就没有控制住,动了手!撕扯之间,刘彩云的衣服被扯坏了,然后……他们哥仨见色起意,就把刘彩云按倒在了地上,并且做了那样的事情!

    “完事之后,他们担心刘彩云身上留有他们的液体证据,所以还强行给她做了清洗,并且威胁她,要是再不同意他们的提议,以后还来……

    “我估计,刘彩云应该受了很大的刺激,然后迫不得已逃离了永进岛,远走他乡的吧!”

    “我的天!”曾可撅嘴,“做了清洗都怀上了,这蔡家老大的能力,也是没谁了吧?”

    “那哥俩说,老大做了第一次之后,可能是上了瘾!后来应该还背着他们去过的!”赵玉说道,“但只是猜测而已!”

    “虽然老大是事实,可是……这哥仨也全都有罪吧?”曾可气愤地攥拳,“那可是强*暴啊!”

    “窦自力是老大的孩子,至少可以说明,老大是有罪的!”赵玉说道,“在我给他们‘滴血’验亲的时候,老三一直声称他没真来,只是在旁边搭了把手!但老二就不一样了,那家伙的眼神不对,虽然拒不承认,但好好审审,应该有问题的!”

    “嗯!我这就通知王成岗局长,让他严加审讯,一定把事实真相弄清楚!”曾可义正言辞地说道,“就算强‘坚’罪是几十年前犯下的,依然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没关系,吴秀敏那边来话了!”赵玉说道,“刘彩云的情况已经稳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继续审讯了!刘彩云是当事人,只要她肯说出真相,哪个也跑不了!”

    “嗯,对!”曾可叹道,“我现在特别想知道,如果窦自力知道他和母亲合力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行了,该面对的早晚得面对!”赵玉说道,“还是说正事吧,我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不会吧,组长!到现在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曾可微微一笑,“不但完成任务,不留痕迹,而且还会让它看上去是个意外!”

    “好……那就好……”赵玉想了想说,“哦,我听说,王局长联系海警队,要去打捞郭一航的尸体去了?不是说,那里是条海沟吗?”

    “嗯……对!虽然机会不大,但是按照程序,不管多么困难也要尝试一下的!王局长昨晚就去海警队了!”曾可摆手示意,“可能今天上午,就要带着窦自力去指认位置呢!”

    “唉!但愿能够找到吧!”赵玉摇头叹息,“七条人命,竟然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和每一次结案之后一样,在这场孤岛杀人案之中,赵玉依然找不到明晰的是非点,死的人身背污点,生前坏事做绝!凶手杀人自是罪大恶极,令人发指,可背后却又有隐藏着引人深思的原因。

    如果单单从法制的角度去看待,或许谁是谁非还能清楚,可若是从道德角度出发,赵玉却感觉一片困顿茫然。

    接下来,就在赵玉和曾可等待着进展的时候,赵玉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联络官陈铎打过来的。

    “喂?赵组长啊!紧急命令!”刚一接通,电话里便传来了陈铎急不可耐的声音,“明天上午8点之前,你们必须返回刑事厅报道!注意,是你们特调组的全体成员,一个也不能少!”

    “不会吧?”赵玉忽的想起了自己的卦文,忙问,“又特么出什么事儿了?不是跟你报告了吗?我这边还在收尾呢!还有一件旧案没有查清!”

    “放心,是好事!”陈铎说道,“明天上午,刑事厅将举行隆重的记者招待会,是关于无头女尸案结案的!这可是刑事厅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各级领导都来参加,作为当事人的你们,怎么能少呢?”

    “无头女尸案吗?记者招待会?什么意思?”赵玉皱眉,“让他们等两天不行吗?”

    “我的天,你说什么呢……”陈铎刚说了一句,一个女人便快速地抢过电话,对赵玉说道,“赵玉!我是焦国凤,赶紧的,放下手头的任何工作,明天一早必须回到刑事厅来!

    “还有,作为特调组组长的你还要准备一份至少20分钟的讲演稿,主要是关于无头女尸案侦破的,让你的组员给你写,写完马上给发给我看,我给你校正一下!”

    “焦……焦处长?”赵玉听出了焦国凤的声音,这才意识到,明天的这场招待会必然非同小可。

    “玉啊,先恭喜你又破了永进岛的案子,不过,收尾工作就交给他们当地省厅处理吧!”焦处长强调道,“你和你的人必须得赶回来,无头女尸案曾列为我国特级大案,一直备受各界关注,所以,你这次的侦破给我们刑事厅争了大光,厅长大人非常高兴,特意准备了这次盛大的新闻发布会,我们要向外界高调宣布结果。

    “明天,宣传部、电视台、全国最大的新闻媒体还有相关单位都会参加,一定要准备好你的讲演稿!赵玉,你和你的特调组,就要出名了!”

    “哦!”赵玉风轻云淡地点了点头,然后逼格震天地问了一句,“姐啊,那我那转正提干的事儿,是不是可以提上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