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87章 滴血认亲
    为什么?

    赵玉一屁股坐在床上,脑门上画满了问号。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系统已经连续四天开出了一模一样的“艮离”卦。

    这……

    事到如今,赵玉对卦文的重要性越发关注,如果不是基于对卦文的分析,他也不会那么确定,孤岛杀人案跟窦自力有关!

    可是,如今窦自力已经认罪了,那系统又开出一个代表着朋友的“离”卦,是个什么意思呢?

    赵玉静下心来仔细分析,觉得“艮”卦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虽然孤岛杀人案已经结束了,可当年的灯塔杀人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所以,既然能够开出“艮”卦,说明在新的一天里,案情还会有新的进展。

    可是,对于“离”卦可是越来越说不清楚了。难道……自己又会结识新的朋友?还是……这个“离”卦依然代表着窦自力?在窦自力身上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事情?

    啧啧……

    本来,赵玉已经非常困倦,可看到这不可理解的卦文之后,他不得不强打精神用心思索。

    少顷,他又把新开出的副本奇遇位置比对了一下,这下可好,当副本奇遇的位置一出来,他登时觉得脑袋更加混乱了。

    副本奇遇竟然指向了500公里开外的某处,根本就不在曲梁地区。而发生的时间,则是晚上八点一刻。

    我的天!

    这又是个什么鬼?

    为什么副本奇遇会指向了500公里开外?

    难不成……那里又有新的罪案发生?

    可是……

    “啊……英雄,请你陪我追美梦……”

    赫然间,赵玉的手机响了。寂静深夜,铃声突兀,而赵玉又正在用心思索事情,竟然又是吓了一跳。

    打开一看,但见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未知号码。

    谁呀,这是?

    赵玉看看表,现在都快半夜三点了,这个时间,谁会给他来电话?

    别介!

    赵玉不由得有些后悔开了新的一卦,他本能地意识到,这么晚的来电,必然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又是什么紧急情况,需要立马行动的……

    不过,电话一直在响,不接也不成。于是,他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哪位?”

    “喂?我听说……赵大组长又破了大案子了,恭喜啊……”电话里赫然传来一个爽朗的女人声音。

    “我去!”赵玉腾地从床上蹦起,“苗……苗喵喵……怎么是你啊?”

    赵玉万没想到,这个电话,竟然是苗英打过来的。自从新西兰回来之后,赵玉一直盼着苗英能与自己联系,却没想到直到今天,电话才终于打过来。

    “哇……奶奶熊呢?怎么没有听到?”电话里传来苗英的笑声,“看来,当了官儿就是不一样了,变文明了么?”

    “奶奶个熊!亲爱的,你在哪儿了?回来了?事儿解决了?想死我了可……”赵玉急切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呵呵呵……”苗英银铃般的一笑,说道,“放心吧亲爱的,差不多都解决了!过两天就能回去了!怎么样,北迁的恶魔案你还没动了吧,看来,我终于能赶上一次了!”

    “太好了!我刚刚把永进岛的案子解决了,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北迁追凶!”赵玉大为兴奋。

    “好!嗯……最近过得怎么样?估计没少惹事吧?”

    “说什么呢!我可是个文明人了,怎么能老惹祸呢?嚯哈哈……”赵玉哈哈大笑,“喵喵啊,你可想死我了!等你回来,我可得好好伺候伺候你……”

    “哼!三句话不离本行啊你……呵呵……”

    接下来,二人互诉衷肠,一解相思之苦。

    苗英告诉赵玉,说金融战争的事情已经开始,由于我方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已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他们将自顾不暇,所以不会再担心什么被报复的事情了。

    因此,苗英一家在海外的任务已经结束,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回国了。而且,苗英说,她还准备了一个惊喜给赵玉,见面之后,他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赵玉则开玩笑似得说,该不会是老丈人又给弄了一瓶红酒吧?二人哈哈大笑。

    随后,他们还聊了聊案情,赵玉把他大破永进岛杀人案的英雄事迹声情并茂地讲了一遍,听得苗英都快入了迷,只恨自己没有身在现场。

    “既然这样,那你明天用什么方法,可以给他们滴血认亲,搞清楚谁是谁的儿子呢?”苗英好奇地问道。

    “嘿?不愧是我媳妇啊!这都被你猜到了?”赵玉哈哈大笑,“明天,我还真的给他们准备了一场滴血认亲呢!”

    “行,有你的!不告诉我是吧?”苗英数落道,“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好啊,好啊!大战三百回合,床上和浴缸里都行!”赵玉趁机尿性大发,引来苗英一通责骂……

    ……

    次日清晨,高发财法医没有食言,一早带着他的美女学生来到了曲梁警局,准备参观赵玉所谓的好戏。

    谁知,他来的早了一些,赵玉还没到,他们只好去到会客室,边喝茶边等待。

    美女学生名叫张培培,虽然大学毕业没有多长时间,却已经成为了高法医的得力助手。

    “高老师,我不明白,当初你为什么要给赵玉他们提供那份假资料呢?”张培培说道,“要是窦自力万一没有招供的话,会让我们很麻烦的!”

    “什么假资料?”高发财气定神闲地说道,“哪里有假了?我化验的结果,证明窦自力和蔡金达有亲近的血缘关系,事实证明,他们就是亲兄弟嘛!”

    “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嗯……如果不是呢?如果窦自力真是守塔人夫妇的孩子,您还会帮助赵玉作假吗?”张培培郑重地问道。

    “呵呵……”谁知,高法医忽然笑了,“培培啊,你还年轻,有些事需要经历了才会懂得!”

    “我是在担心您呢!”张培培认真严肃地说道,“虽然结果是理想的,但是我对赵玉的做法非常不齿!高老师,我们身为警务人员都是庄严发过誓的,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怎么可以肆意妄为呢?造假证据的话,那可是犯罪啊!”

    “呵呵……”高法医仍然微笑着说道,“培培啊,你说得没错!我呢,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不过,你认为,赵玉今天会用什么办法,能把窦自力和蔡金达的身份验清楚呢?”

    “嗯……不……不知道啊!”张培培皱眉说道,“我觉得,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刘彩云身上吧?”

    谁知,张培培刚刚说完,门外面便赫然传来一阵喧哗。喧哗中,还夹杂着赵玉的声音。

    高发财急忙冲张培培打了个手势,然后放下茶杯来到了门外。

    但见赵玉一手拉拽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快步往审讯室而去。被他拉拽的两名男子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狼狈不堪。

    “哎?高法医,来了啊?”赵玉看到高发财以后,急忙问候了一声。

    “赵组长,您这是?”高发财看到那两名男子并不认识,遂问了一句。

    “哦,是这样的!”赵玉指着两名被打男子说道,“我本来是想来一场滴血认亲的,可没想到我一番晓以大义之后,这俩人已经招了!所以,窦自力和蔡金达的身世已经搞清楚了!”

    “啊?”高发财有些发愣,美女张培培亦是莫名其妙。

    “哦……看我这脑子!介绍一下,”赵玉指着两名被打男子说道,“这位是蔡金达的二叔,那位是他三叔!现在,他俩人已经交代了,在当年蔡项斌被判死刑之后,他们哥仨不止一次去过永进岛上找刘彩云谈判!

    “而且还有一次,他们谈崩了之后急了眼,就合伙儿干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蔡家老大还把刘彩云给那个了!所以,答案已经出来了,蔡项斌没有给他大哥戴绿帽子,窦自力和蔡金达,全都是蔡家老大的儿子!”

    “这……”高发财拧着眉毛,心里叹道,这个赵玉还真是个奇葩,自己想得那么复杂的一件事情,他只用拳头就给解决了!原来,他所说的“滴血”认亲,居然是这么个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