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86章 第四次
    “这不可能吧?亲兄弟!?”冉涛的脑袋转不过弯,眉毛快要拧成麻花。

    “这么说……”曾可琢磨着说,“如果窦自力和蔡金达是亲兄弟的话,说明蔡金达的父亲和刘彩云……”

    “老高!”赵玉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那刘彩云和窦自力……”

    “我拖了这么久才过来,就是因为在比对他们母子俩的数据!”高发财点头说道,“经检验,刘彩云确为窦自力的生母,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哇!没想到,几十年前的案子,竟然这么复杂?”冉涛拍着脑门,“刘彩云竟然和蔡金达的老爸有一腿?守塔人死得真够窝囊的!”

    “不!”吴秀敏说道,“窦自力的口供里有提到过,说蔡项斌在出事之后,蔡家人曾经到岛上骚扰过刘彩云,会不会是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太可能吧?”冉涛说道,“你想啊,蔡项斌就是因为强*暴刘彩云才被判了死刑!难道……蔡家人还敢把刘彩云怎么着吗?那样的话,刘彩云再告他们一状,蔡家的男人们岂不就全都完蛋了?”

    “或许……还有别的可能!”赵玉琢磨着说道,“比如……蔡项斌不老实,敢偷大嫂!蔡金达是蔡项斌所生,而窦自力的老爸也是蔡项斌……”

    “我的天呐!你……你都说了什么?”冉涛大摇其头,“就连到处留情的我都看不过去了!给自己的大哥戴绿帽子吗?还有跟刘彩云只一次就能中标?这蔡项斌的能力也太强了吧?”

    “从理论上说,是有可能的!”高法医言道,“可惜蔡项斌和蔡金达的父亲都不在了,我们无法获取到他们的dna数据,没有办法检验!”

    “从时间节点上看,二者皆有可能!”曾可眼睛紧紧盯着高法医的美女学生,故作认真专业地说道,“根据窦自力的出生日期来看,和蔡项斌强*暴刘彩云的时间吻合!可如果是在此之后,蔡金达的父亲也到岛上实施了强*暴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我倒是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吴秀敏说道,“在此之前,我专门负责调查灯塔案的情况,根据我的了解,我觉得窦自力和蔡金达是蔡项斌所出的可能性非常小!

    “第一,蔡项斌是一名海员,在别人家的渔船上帮忙。而蔡金达一家是经营渔产品加工的,两口子经常在家,形影不离。所以,蔡项斌想要跟自己的大嫂偷腥,似乎有些困难。

    “第二,蔡金达的父亲是老大,蔡项斌是老四,他们之间的年龄差着3岁。蔡金达的母亲与父亲同岁,那么蔡项斌得是什么口味,才能看上这个比自己大3岁的大嫂呢?

    “第三,你们也都看到蔡金达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了吧?”

    “呵呵……一看你就没有经验!”冉涛故意挑刺地说道,“戴绿帽子是不分长相的!在这件事上,也可能是大嫂勾引的小叔子嘛!蔡项斌年轻力壮,少不更事,禁不住诱惑也是常理!”

    “怎么?看来你有经验呗?”吴秀敏张嘴就是呛火,“还到处留情呢,看来,以前没少给别人戴绿帽子吧?”

    “你……”冉涛要急。

    “嗯……”赵玉赶紧插嘴打断道,“那会不会,在蔡项斌出事之前,蔡金达和刘彩云就有通*奸的可能呢?”

    “不会的!”吴秀敏立刻回答,“我了解过,在出事之前,蔡家人和守塔人夫妇并无来往,彼此都不认识的!不过,根据守塔人亲属的回忆,守塔人在那一方面的确是有些问题的,要不然,他和刘彩云应该早就有自己的孩子了!”

    “啧啧啧……”赵玉摇头叹道,“唉!真想不到,戏里还会有戏,窦自力和蔡金达到底是谁的孩子?”

    “要是蔡金达有个同胞的兄弟姐妹就好了!”高法医说道,“我们至少可以化验出来,他是不是他父亲的孩子!”

    “没有,蔡金达是独生子!”曾可摇头。

    “咳!其实也不难,”冉涛出主意道,“我们可以直接找蔡金达的母亲问问,戴没戴绿帽子,老太太肯定知道!”

    “傻瓜……换做是你,你会说吗?”吴秀敏摇头,“要我看,蔡金达的父亲死了不到五年,如果开棺的话,说不定还能提取到dna组织!”

    “那也太麻烦了吧?”曾可摇头,“再者说,就算证明了谁是谁的儿子,跟案情也没关系吧?我们还是不能知道,当年灯塔案的真相啊?”

    也对!

    曾可的话算是说到了点儿上,赵玉也是这么想的,当即点头说道:“所以,说一千道一万,关键点还是在刘彩云本人身上!但愿,她的病情能很快恢复过来吧!吴姐啊,你是心理专家,刘彩云口供的事,还得你来解决!”

    “放心吧,组长!”吴秀敏领命,“我这就去医院……”

    “冉涛……”赵玉趁机说道,“这大半夜的,吴姐一个人去,你丫放心吗?赶紧的,陪着一块儿去!”

    “哦……好……”冉涛虽然答应,却非常勉强。

    “曾可!”赵玉转而对曾可说道,“我现在有件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办,过来……”

    曾可凑到赵玉跟前,赵玉对他小声地叮嘱了些什么。

    “啊?这么做……恐怕不太好吧?”曾可皱眉,“那可是……”

    “少特么废话!”赵玉骂道,“出了事我担着!再说,灯塔案死了那么多人,你这么做,咱们也算积点儿阴德了懂不懂?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好……好……”曾可点头之后,先是依依不舍地看了看美女学生,这才赶紧按照赵玉的嘱咐去办了。

    “赵组长!”这时,高发财对赵玉说道,“吴探员说得也对,5年以内的尸体,还是能够提取到有效dna的,如果真的需要开棺,我可以效劳!”

    “呵呵呵,谢了老高!不过……”赵玉笑道,“还是不用了!要是连这么点儿小屁事都查不清楚的话,我这特调组组长也就别干了!放心,那么多当事人都还活着,还怕不知道谁是谁的儿子?再者说,处理绿帽子问题,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呢!”

    “嗯……这么说……你已经有办法了?”高发财意外。

    “非常简单,明天一早,我就能知道答案了!”赵玉笑道,“放心,有了答案,第一个告诉你!”

    “好……那我们明天也过来,好好欣赏一下赵组长的好戏!”高发财冲赵玉抱了抱拳,然后寒暄几句,便告辞离开了。

    此后,赵玉又找到王成岗局长,跟他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曲梁警局,回宾馆睡觉去了

    结果,当他刚刚打开房门进屋之后,脑中的系统便传来了结束声音。

    由于侦破了孤岛杀人案,这一次的“艮离”卦,他的完成度达到了惊人的87%!更是一口气得到了20件隐形浏览器,可谓收获颇丰!

    按道理讲,案子已经结束,赵玉应该停止开卦,好好休息休息才对。然而,为了获知当年灯塔案的真相,他还是又开了一卦。

    结果,这新的一卦又让赵玉感到意外了。

    没想到,他竟然又开出了一个“艮离”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