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785章 DNA真相
    “组长,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吧?”曾可站在刘彩云的审讯室门外,对赵玉问道,“刘彩云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所以,她应该会说实话的吧?她是当年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只要她开口,真相就一定能大白天下了!”

    “嘿嘿,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了!”旁边的冉涛点头说道,“就凭永进岛上的杀人大案,这母子两个全都够判死刑的了!既然怎么都是死,何不一吐为快呢?”

    “希望吴姐能一举拿下吧!”曾可祈祷般地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又能破解一桩陈年冤案了!”

    “不过……”冉涛摇头说道,“意义应该不是很大了吧?守塔人也死了,那个蔡项斌也死了!就算刘彩云说出真相,好像……”

    “不是啊!”曾可说道,“如果守塔人是刘彩云杀的,那蔡项斌就是被冤枉的!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沉冤昭雪的话,也可以为其正名啊!怎么能说意义不大呢?”

    “嗯,要我看啊!剧组拍摄的电影之中,或许有什么东西戳中了刘彩云的神经!”冉涛认真猜道,“所以,我更认为,刘彩云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想一想,当年的蔡项斌可是一个刚刚遭受了海难事故的幸存者,就算没有身受重伤,可也不可能轻易地会被刘彩云的美貌吸引,而去强*暴她吧!?

    “还有,如果是蔡项斌杀了人,为什么还要在岛上等着警察去抓?为什么警察抓他的时候,他还在睡觉?为什么被捕之后,他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呢?”冉涛确定地说道,“怎么样,曾可,要不,咱俩打个赌?老大,你打不?”

    “我打你个大头鬼!”赵玉瞪了冉涛一眼珠子,问道,“我的狗呢?”

    “哦……哦哦……车上!车上了!”冉涛赶紧比划,“我总不能带着那么一条大狼狗在人家警察局里面溜达吧?放心,那家伙能吃能拉能睡,舒服着呢!”

    “组长啊!关于灯塔杀人案的事情,你怎么看?”曾可看到赵玉一直紧锁眉头,便趁机问了一句。

    “不一定!”赵玉想了想,说道,“记得窦自力的供词里有提到过,每当刘彩云回到岛上,心情就特别放松吗?

    “想想吧,要是她和守塔人的感情不好,那么对于岛和灯塔来讲,给刘彩云带来的,应该是截然相反的感觉吧?”

    “这……”听到此话,冉涛有些傻眼。

    “嘿嘿嘿……”曾可趁机落井下石,“涛哥,还赌不赌?”

    “嗯……老大,老大!”冉涛挠了挠头,没有理会曾可,而是转而向赵玉问道,“我有个问题不太明白,想请教一下啊!”

    “吁……”曾可向冉涛做出了一个鄙夷的嘘声。

    “我刚才又把整个案情仔细想了一遍!”冉涛郑重其事地说道,“我觉得,窦自力的杀人计划真的挺完美的,几乎没有破绽!虽然他和刘彩云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还在当晚驾船出过海,可实际上,我们不能依此给他们定罪啊?”

    “别说,”曾可亦是说道,“我以前在鉴证科呆过,我知道,烟头或脚印上要是没有明显特征的话,是不能够判断出精准的时间的!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能够证明,丢弃在案发现场附近的烟头和脚印,是属于他们母子俩的,可因为无法断定其精准的时间,所以还是不能当做有效证据来使用!”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冉涛附和,“如果窦自力和刘彩云牙关紧咬,死不承认,我们很可能什么办法都没有!可是……老大的连环计,却奏效了,这是个什么道理?”

    “哼!”赵玉冷哼一声,脸上却是得色尽显,“要不然,我怎么能当上你们的组长呢?告诉你们吧,其实,我跟窦自力玩儿的,就是一场心理战!说白了,只有两个字方寸!”

    “方寸?”

    “对!”赵玉得意言道,“从怀疑窦自力之后,我就看得一清二楚,窦自力的算盘打得太精明了,只要找不到郭一航的尸体,我们就对他无计可施!

    “所以,我才决定铤而走险,利用一套连环计来打乱他和刘彩云的方寸!”赵玉掰着手指说道,“谢昊捕捉到的视频,李倩拿枪指着窦自力,张勇跳船逃跑,还有让曾可做剪辑视频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我精心设计好的!

    “其目的,就是要让窦自力方寸大乱!当他乱了方寸之后,他就会主动地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自己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重大漏洞,我才会像疯狗一样咬住他不放!让他心虚露怯,来不及静下心来思考别的!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找到机会!”

    “哦……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曾可说道,“说实在的,当时在指挥船上,看您说话的样子,我都害怕呢!”

    “不过……最致命的一击,”赵玉继续显摆道,“还是最后的那张dna比对!说起这件事来,可是真的多亏了高法医!虽然,窦自力的身份跟案情看似无关,可一旦窦自力知道,自己不是守塔人的孩子之后,那种心理落差,足以让他就范了!”

    “对!的确是够猛的!”曾可附和道,“窦自力甚至想要和灯塔一起毁掉呢!不过,说起自杀来,组长那一招儿也是真够厉害了,一个从那么高跳下来的人,竟然还能救下……”

    嘭……

    曾可正神采飞扬地说着,监听室的大门却忽然被一个人用力撞开,但见王成岗局长急匆匆地跑出来,大声吼道:“坏了,坏了!刘彩云崩溃了……”

    他一面喊着,一面朝手底下的警员们急促地命令道:“快……快喊大夫,叫救护车……快!”

    啊?

    赵玉三人大感意外,亦是赶紧冲进了审讯室。结果,只见刘彩云痛苦地趴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情况异常紧急。

    一位值守的警员不明状况,赶紧上前压住了刘彩云的身体。

    “别乱动!”吴秀敏大声命令道,“快,解开她的衣领和裤带!”

    说着话,她打开旁边的急救箱,将一卷绷带强行塞到了刘彩云的嘴里。这时,刘彩云不停地抽搐着身体,白眼翻起,似乎已经丧失了意识。

    “哇……好像……失*禁了……”正在解裤带的警员喊道。

    “别慌,别慌!”吴秀敏急忙从急救箱中掏出注射器,然后熟练地配置药品,然后给刘彩云注射了下去。

    很快,王局长带着医护人员赶来,然后将刘彩云抬上担架,往医院送去了。

    “组长!”吴秀敏擦着额头冷汗汇报道,“可能是神经性癫痫!真是大意了!刘彩云没有身份,我根本不清楚她的病史啊!”

    “那……她认了么?”曾可插嘴问了一句。

    吴秀敏摇头:“刚刚提到这个话题,她就受不了了!来得太突然了!不过,我已经给她注射了安定,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她的精神状态令人担忧啊!”

    “赵组长,在呢!”谁知,这边正在一片忙乱之间,高发财法医却带着他的美女学生,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曾可一见美女学生,顿时一阵脸红。

    “怎么了这是?救护车也来了?”高发财指着外面问道。

    赵玉这才赶紧上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给了高发财。

    “嗯!既然杀人案已经侦破了!那也不用太过着急了!”高发财说道,“至于几十年前的旧案子,慢慢来!喏,我这里有一份dna比对资料,说不定对你们有什么帮助呢!”

    说着,高法医将一份文件递给了赵玉。

    “哦!说起来,真是谢谢你了!”赵玉想起了做假资料的事情,急忙说道,“要不是你帮了我一个大忙,那窦自力是不可能招供的!”

    “赵组长,这一份资料也是有关窦自力的,只不过……”高发财皱着眉头说道,“这一份真实的比对报告,可能比假的那份更震撼呢!”

    “嗯?什么……什么意思?”赵玉好奇地接过文件,认真查看起来,结果,当他看到报告最后的比对结果之后,登时怔在了那里。

    “怎么了?怎么了?”众人好奇,全都上前观看。这一看之下,全都吃惊非小,张口结舌,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高法医!你确定,这一份是正确的,不会出什么差错?”赵玉拿着资料问道。

    “我比你们还不相信,所以一共比对了三遍!”高发财点头,“百分百确定无疑!窦自力和蔡金达并非叔伯兄弟,而是亲兄弟!!!”